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四十四章 谋反呢,严肃点
正是夏天,加上又喝了酒,人的气血正旺,那军官突然被人割断了颈动脉(明朝好女婿744章)。
  
  “扑哧!”一声,一股鲜红的血液喷出去一米远,淋了对面那人一头一脸。
  
  “啊!”几乎所有人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得呆住了,同时发出一声喊。
  
  就连苏木也被这惨烈的杀戮惊得直起了身体,目瞪口呆地看着凶案现场。只不过,大家都被吓得如中雷击,一时间倒没发现这个驼子突然变成了高个子。
  
  那个被割断了颈动脉的军官捂住脖子,喉咙里发了“咯吱”的声音,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下去。
  
  须臾,终于失去了力气,扑通一声扑倒在桌子上。
  
  “轰隆!”一声,大圆桌倒了下去,碗儿盏儿掉了一地。
  
  这个时候,那个军官所带来的两个亲卫这才醒过神来,大叫一声:“干什么!”就抽出兵器。
  
  可惜,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回过神来,同时发出一声大喊。
  
  场面上顿时一团大乱,那凶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人群消失不见了。
  
  到处都是乱奔乱蹿的人,都是军人,虽说不至于像普通人那样又哭又喊,可还是下意识地抽出兵器乱挥乱舞。
  
  如此一来,形势显得更乱。
  
  不断有人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戏台子上的安化王一声大喝:“都安静,孤有话说!”
  
  可惜,却没有人听他的话。
  
  已经有人醒过神来,提着兵器,抢先一步要朝外跑去。
  
  苏木心中一凛:正戏开锣,主角出场了!
  
  有忙将腰佝偻下去,眼角中看到谢自然已经绷紧了身子,手已经放在屁股下那张椅子的腿儿上。
  
  随着安化王这一声喊,突然间,有一种铿锵的脚步声如潮水一般涌来,其中还夹杂着铠甲叶子的沙沙声,显示是有一队全副武装的军队正开了过来。
  
  在座的都是带老了兵的将领,立即就能听出,这一队人马至少有三百之巨。
  
  抬头看去,前方全是闪烁的火把,兵器和铁甲闪成一片。
  
  队伍最前头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军官和一个文士。
  
  那军官大喝:“等站在原地别动,否则杀无赦!”
  
  这两人苏木却是认识的,文士那人乃是安化王的首席智囊孙景文,武官则是宁夏都指挥周昂。
  
  可是,大家都是一个马勺里舀食的,各自有各自的军队,谁怕谁。
  
  就有一个军官喊:“周指挥,让开,这里实在太凶险,先回营!”就朝前冲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十几支长矛同时捅过来。
  
  “啊!周昂,我日你先人……”
  
  朝地上那具尸吐了一口唾沫,周昂冷哼一声:“呸,叫你别动,当我说话放屁啊!”
  
  然后用冷厉的眼神扫过来:“今天是王爷的寿辰,你们都给我安静,听王爷的话。不给王爷的面子,就是不给我周昂的面子,咱是个粗人,手头的刀子须认不得人!”
  
  然后一挥手,三百多个士兵一涌而入,将所有来参加宴会的客人围在垓心,几乎每个有身份的人背后都顶着几根长矛。
  
  这个时候,大家才有些明白过来,刚才这一幕必定是安化王和周昂一手导演。血淋淋的杀戮镇得众人如堕冰窖。
  
  说来也怪,眼前的一幕好象都在仇钺的预料中一样,这一桌的人都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动。
  
  但宁夏总兵姜汉和巡抚安惟学是宁夏城中一文一武职位最高的官员,两人同时拍案而起,喝道:“周昂,你究竟想干什么?”
  
  周昂面上露出笑容,朝二人一拱手:“姜总兵、安巡抚稍安勿躁,且听安化王将话说完,等王爷说完话,你们就明白了。”
  
  听他这么说,所有人这才将目光投射到戏台子上的安化王身上。
  
  安化王见控制住局势,面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就从袖子里抽出一卷写满字的纸开始念起来。
  
  这篇文章自然是出自王府幕僚孙景文之手,文章写得不错,苏木听得竟然暗自点头,这个孙景文倒是有才的。
  
  不用问,自然是安化王的讨贼檄文,至于那个贼自然就是刘瑾了。
  
  檄文中,安化王历数刘瑾的罪行,罪大恶极,十恶不赦。又说他身为皇室的一员,有责任有义务为皇上清君侧,除奸佞。
  
  这可是活脱脱的谋反啊,听完,安巡抚的脸就变得铁青起来,沉声问:“安化王,你不是开玩笑吧?”
  
  安化王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理睬安巡抚,对着众人喝道:“你们都听明白了,如果愿意与本王风雨同舟,立此绝世功业,将来本王必不负尔等!”
  
  一片寂静,没有人吱声,只安巡抚愤怒地地将手按在桌上,那张大圆桌也随着他的身体剧烈地颤动着。
  
  “怎么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安化王有些惊讶,大感失落,忍不住又问了一声。
  
  这个时候,一个军官怯生生地地问:“王爷,你刚才在说什么呀,本将军怎么听不懂?”
  
  苏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原来,这安化王的檄文虽然写得极好,铿锵有力,又气韵生动,读起来还真有点让人热血的感觉。可惜实在太古雅,这群大头兵可都不识字,如何听得懂。
  
  “对啊,王爷,你刚才究竟是在说什么呀?”又有几个军官陆续问,目光中竟是迷茫。
  
  安化王一呆,感觉胸口像是被人打了一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自己刚才念檄文的时候,表情不可谓不壮怀激烈,声调不可谓不雄浑壮阔。为了今天这一出演讲,他私底下也演习过几次。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就好象是给瞎子抛媚眼,表错情了。
  
  下面,军官们终于恢复正常了,就有人小声议论:“王爷这是在说什么,搞不明白。”
  
  “是啊,我也听不懂,早知道就将师爷也带过来了。”
  
  “看王爷刚才激动成那样,是不是找到什么财路了,要咱们一起帮忙?”
  
  “这地方能够有什么财路?”
  
  “会不会是要打仗了?”
  
  “鞑靼人若真入侵,王爷害怕还不及,又怎么会高兴成这样。”
  
  “是啊,不明白,不明白。”
  
  下面议论声逐渐大起来,倒将戏台子上的安化王晾到一边。
  
  安化王被这群莽夫气得快要吐血,心头一股怒火涌了起来。当下也顾不得自己的王爷威仪,尖叫一声:“都安静,谋反呢,严肃点!”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