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六十章 你倒是好算计
就在半个月前,宁夏城中的局势却到了最后的时刻(明朝好女婿760章)。
  
  五月十九夜,随着周昂大军被仇钺用计调出城,开拨去黄河渡口,整个宁夏城已然空虚。
  
  现在,整个银川盆地,也只有玉泉营一支机动部队。
  
  可以说,谁掌握了玉泉营,谁就掌握了整个宁夏(明朝好女婿760章)。
  
  各方势力都在等着这一夜,仇钺如此,苏木也是如此,只安化王一人被蒙在鼓里,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结局。
  
  目前的形势是,安化王是蝉,仇钺是螳螂,而苏木就是站在最后面的那只黄雀。
  
  按照苏木的计划,胡顺将在傍晚时分随谢自然一道进军营,而他则和胡进学留在城里,准备在玉泉营的部队开过来之后,先一步抢占城门,放大军进城。
  
  在目送周昂大军出发之后,谢自然和胡顺先一步回玉泉营布置,而苏木和胡进学却回了家,在家里静静地等待着决战时刻的来临。
  
  ……
  
  与内地到处都是瓢泼大雨不同,宁夏的夏季却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安详。
  
  特别是在玉泉营外的草甸上,开满了各色的野花,有红有蓝有粉有白。
  
  躺在高约一人的草丛里,抬头看天,头上却是纯洁的蓝色,蓝得如此通明,蓝得不带一丝杂色。
  
  谢自然就那么放松着身体,呆呆地看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觉得自己一点一点融化进那片蓝天里。
  
  微风抚过,草浪翻滚,间或声声驼铃,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夏天,同往常并没有任何不同。
  
  一遇到大事的时候,谢自然就喜欢找个没人的草地,就那么躺在地上,看看天空。如此良久,等到身体中那些烦乱的思绪彻底排空,心底就有一种力气点点滴滴冒起。
  
  今天晚上对恩师,对自己,对大明朝来说,就是一个关键时刻。如今,城中已经空虚,只要拿下玉泉营的兵权,就可以活捉贼王,整个宁夏的局势就平定了。
  
  否则,已经补足粮秣的叛军一旦守住黄河渡口,养蓄够力气,要想击溃陕西镇的疲军也不是什么难事。一战力威,陕西省立即就会糜烂下去,也不知道将来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记得母亲去世,自己成为孤儿,生活没有着落知时,谢自然在办完母亲丧事之后,也是这样找了片草地躺了一日。然后一咬牙起来,提了一口刀,带着自己仅有的一点财产毅然北上鞑靼草原。
  
  只不过四年时间,自己所失去的一切都成十倍地赚回来来了。
  
  现在,谢自然什么都不想,只需要将精神和力气提到最颠峰的状态。
  
  就在自己已经彻底陷入那种无欲无想的境界时,远处的长草发出哗啦的声音,好象有人靠近。
  
  谢自己立即醒过来,霍一声跃起,手已经摸在腰上的刀柄上。
  
  来的是一个女子,大约是被他眼睛里的凶光给吓住了,“啊”一声,一连退了几步,脚下一绊,就要摔倒在地。
  
  “原来是年小姐。”谢自然下意识地跨出一步,一把抓住她的手。
  
  入手处却是一片温润光滑。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被谢自然握住手,即便二人以前也私会过几次,年小姐还是一阵大羞愧,慌忙将手甩开。
  
  感觉自己的脸红得厉害,一颗心跳个不停:“谢相公万福。”
  
  谢自然也回了一礼,收拾好心情,微笑着问:“你怎么来了?”
  
  对于这个相貌普通的女子,谢自然也谈不上男女之情,对于她更多的是利用。为了恩师的大事,为了大明朝的江山社稷,也不能不虚与委蛇。
  
  年小姐听到谢自然问,头埋得更低:“爹爹和谢相公一直住在城里,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来玉泉营。今日听说你们都要回来,妾身等了半天,却没看到人,听人说,谢相公一个人先来了,就来问问,爹爹什么时候能到。”
  
  谢自然之所以提前回来,自然是要先仇钺一步安排好晚间的行动。经过他这段时间在仇钺军中的秘密运作,也收买了不少不得志的中下级军官。
  
  上层军官都是仇钺的心腹,他也开不出合适的价码来。不过,任何军队中都不乏郁郁不得志的野心家,尤其是那些百户之类的小人物。
  
  在他们面前,将锦衣卫百户、千户的告身一拍,看到的人几乎都是不假思索地点头应允,愿意同他一起担起这场血海干系。
  
  如果不出意外,事发之时,谢自然拉起一支数千人的部队当不成问题。再加上他手下二十来个武艺高强的伙计,几乎可以决定整个宁夏局势。
  
  现在听到年小姐说,他心中一动,忍不住问:“你爹爹和仇帅什么时候来。”具体时间,还得确定一下。
  
  年小姐:“爹爹带信说,他们晚饭的时候准到。想不到谢相公先一步回……回来了……妾身就先过来问……问问……”
  
  实际上,她也不过是想找一个借口来看看谢自然而已。
  
  谢自然听她这么说,知道年老先生已经提前将信带过来,就想再问问仇钺带了多少人过来:“此地风光甚好,年小姐不如坐下说话,这里的野草有一人多高,你走过来估计也累了,不如休息片刻。”
  
  “啊……谢相公要妾身做什么?”谢小姐一张脸红得更厉害,就如同熟透了的花红一样。
  
  看她羞成这样,谢自然突然明白是年小姐误会了。
  
  这里的草生得茂盛,约一人高,若是坐在里面,根本就不会被人发现。
  
  年小姐站在那里不动,低声道:“多谢相公垂爱,妾身铭感无内。不过……不过……妾身不想因此被相公看不起……总归……总归要等到那一日才好。爹爹不过是仇帅的幕僚,仇帅从了贼……你是读圣贤书的,自然瞧不起爹爹。可他也是无奈啊……实在不成,等过了这阵子,局势稍微平稳些,妾身会劝爹爹离开宁夏,找个安静的地方归隐田园……妾身也看出来了,相公这是爱怜妾身,这才不离不放弃。否则,以你的性子,只怕早就走了……”
  
  说到委屈处,年小姐的眼睛里有泪水沁出。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谢自然面前表露心迹,心中又是疼痛又是甜蜜,更多的是忐忑不安。
  
  对于年先生这么一个满口圣人之言的道德先生居然投靠贼王,谢自然内心中还是有所怀疑的,也一直为此而痛苦。要知道,在以前,年教授可是他的偶像,如今,这座道德偶像却崩塌了。
  
  他忍不住又问:“年小姐,那么,年师为什么要跟仇钺一起投靠安化王呢?”
  
  年小姐的泪水还在流:“想当年,爹爹也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可自从中了举人之后,连续考了十年,死活也中不了进士。这才做了县学教授,估计也是没有了心气。不过,爹爹心中的苦,妾身也是知道的。他一直想做一番大事业,不肯与草木同朽。这才……这才一时糊涂。相公且放心,妾身会劝爹爹的,功名利禄其实并不要紧,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算是粗茶淡饭,也是好的。只需过了这一阵子,相公……你等妾身一阵子……”
  
  说着话,她一咬牙,突然抓住谢自然的右手。
  
  感觉,那只小手在微微地颤抖着。
  
  明白了,彻底明白了,谢自然心中冷笑。刚开始的时候,年小姐说她会劝年教授离开仇钺离开叛军,谢自然还相信了。
  
  又感觉到年小姐对自己的一往情深,一刹那间,谢自然竟然动摇了。一想起年师对自己的恩情,年小姐对自己的情义,谢自然只想立即带着他们离开这该死的宁夏,什么安化王,什么仇钺,什么大明朝的江山社稷,管他娘的!
  
  没错,自己对囡囡姑娘爱到骨子里。可是,对于年师,对于年小姐,自己总得有个交代。男子汉大丈夫,得有所担待。囡囡姑娘,是我谢自然没福,你的情意,恩师的期许,只能来生再报了。
  
  可等听到年小姐说,等过了这一阵子再说时,谢自然立即清醒过来,心中不住冷笑:过一阵子,嘿嘿,过一阵子,你倒是好算计,想来今日的话定然是年甘霖让你过来说的。
  
  别说等一阵子,过了今夜,仇钺镇压了玉泉营的骚乱,掌握了军队,只怕过明日就能杀过黄河去,以宁夏军的战斗力,整个陕西可没人能制住安化王叛军。
  
  还有,我这段时间到处收买军队中的低下层军官,动作太多。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想必已经引起了仇钺等人的注意,年甘霖就派他女儿过来试我。
  
  真当我谢自然是十六岁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可笑!
  
  ……
  
  谢自然这人有勇有谋,心机也是便给,否则也不可能在四年的时间里从一个穷光蛋变成富豪,变成一个举人老爷。
  
  不过,他毕竟年纪尚轻,性子有的时候还不够沉稳。
  
  血一上头,内心中立即被强烈的愤怒所占据了。
  
  年师啊年师,你使出这美女计,也太小看你的学生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