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六十一章 我有花一朵
美人计,真的是美人吗?
  
  谢自然忍不住将目光落到年小姐身上,这一看,心中却是一阵荡漾(明朝好女婿761章)。
  
  说句实在话,无论从家世身材相貌还是学识人品来看,囡囡姑娘都甩年小姐八条街。年小姐生得又黑又瘦,面上还有些雀斑。
  
  可恩师苏子乔先生有一次和我喝酒的时候好象说过一句话: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的。
  
  一个女人一旦有了心仪的男子,受到滋润,总会焕发出一种别人所没有的美丽,只要留心,你总能发现到。
  
  此刻,在五月的阳光下,年小姐纤细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着,挂着泪水的脸在光影之中突然透明了一般,显得白皙而粉嫩。
  
  有风吹来,红色蓝色的花儿摇晃,香气飘扬,眼前如同云雾一样变得不真实。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花香如酒,突然间谢自然感觉到自己小腹中有一股热气腾起,竟是不可遏制。
  
  作为一个常年行走在草原的江湖书生,谢自然也不是没有碰过女人。鞑靼人,汉家女子,西域胡姬。只不过,也仅仅是浅尝试而已。在草原行商,靠的是武力。他年纪尚小,血气初成,正是修炼武艺打熬筋骨之时,加上又读了许多圣贤书,却也保持得住。
  
  可现在却感觉是如此的冲动:“妹……妹子……”
  
  “什……什么?”年小姐一颤。
  
  谢自然突然从旁边的草丛里摘下一朵蓝色的马兰花儿,插到她的头发上面。柔声道:“妹子,你就好象这花儿一样,真漂亮啊!”
  
  年小姐的泪水流得更多,声音也哽咽了:“妾身多谢相公爱惜,妾身……妾声……”
  
  谢自然:“嘘,什么也别说。”
  
  他猿臂一舒,竟一把将年小姐抱在坏里。
  
  “相公……”年小姐伸出双臂拢住谢自然的脖子,身子抖得更厉害。
  
  就在谢自然还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远处传来年小姐胡顺的声音:“谢相公,那边好大的烟尘,会不会是仇帅回来了。”
  
  一瞬间,谢自然立即清醒过来,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他猛地放开年小姐站起身来,却见胡顺已经化装成一个普通士兵,佝偻着身体立在草丛之中。
  
  远处,十里外有尘土飞扬,看情形显然是有一队骑兵正飞快地跑过来,人数大约在二十上下。
  
  心中的那一分柔情蜜意立即被愤怒所代替:好险,差一点被这个女子被缠住!年甘霖啊年甘霖,你还是不放心我谢自然,竟然在这么要紧时刻派你女儿来监视我。好好好,咱们的情分,今日却是尽了!
  
  “啊,爹爹回来了!”草丛中,年小姐惊喜地叫了一声,声音中还带着一丝羞羞的惊慌:“相公,你先躲躲,别叫爹爹看到了……妾身和你私会……不……不能叫别人看到……”
  
  正说着话,头上的天色突然一暗,已是黄昏时分了。
  
  没有了阳光的照射,身下的女子又恢复成当初那又黑又瘦的模样。
  
  谢自然心中突然闪过囡囡那如花的笑颜,一凛:我这是中了什么邪,竟然看上了年家女子,刚才甚至还想过要同她一道找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过上一辈子,她又有什么好?一个叛逆的女儿,又使出这样的毒计算你。谢自然,你的心性还是没有修炼到家啊!
  
  恩师说过,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丽的。
  
  可恩师还说过,恋爱中的女人是最聪明的。
  
  你差点被她给赚了。
  
  ……
  
  “就来,回营去!”谢自然忙朝胡顺那边奔去。
  
  “相公,相公……”
  
  谢自然心中的厌恶,突然无以复加。
  
  等奔到胡顺身边,胡顺问:“都准备好了?”
  
  “边走边说。”
  
  谢自然一边走,一边道:“已经联络了二十多个军官,都是军中实际掌兵的中下级官长。他们也都提出过不少条件,有的人想进锦衣卫当差,有的人想留在军中升上几级,有的人则想转去其他地方谋个肥缺。”
  
  胡顺:“都答应他们,胡某堂堂锦衣卫经历,后面还站着一个天子近臣翰林院学士,状元公,什么事情办不到?”
  
  谢自然:“可是,大家还是想见见你,想听你的亲口承诺。”
  
  胡顺:“也罢,见见他们也好。对了,可安排好了?”
  
  谢自然点头:“都安排好了,兵器铠甲都一备齐,只需到时发动。”
  
  两人越走越快,很快就进入了玉泉营中。
  
  已经到了黄昏时分,坐在宁夏城西门的城门楼子里,从窗户看出去,远方已是一片绚烂。
  
  夕阳如血,将万物染得粘稠的红色,就如同凝结的血液,浓得化不开。
  
  浓烈的酒肉香味在楼子里弥漫着,虽然不是自己准备的,但作为一个资深的吃客,苏木还是能够清晰地分辨出晚饭的成色。
  
  肉是鲜嫩的草原羊羔,加了花椒和茱萸,用倭瓜烧得正入味;酒是价格不菲的蒸馏白酒,就算是一条壮汉,喝上一斤也要被放倒在地。
  
  实际上,十多个守城的士兵也醉得厉害,一个个东倒西歪地趴在桌子上。有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断起酒碗喊:“谢逊,谢驼子,够意思啊,竟然舍得拿钱出来请我等吃酒。呵呵,谢逊,我的兄弟,来来来,陪哥再喝上一口。”
  
  话还没有说话,那军官手上的酒碗就落到桌子上,人朝前一扑,直接将肉埋在一盘手抓羊肉里,惊天动地地打起了胡噜。
  
  苏木一笑,挺直了身体。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快半年了。
  
  “子乔,如何?”一阵脚步声传来,十多条便装壮汉床了进来,为首的正是胡进学。
  
  “已经都醉了,守城的士兵都在这里。蒸馏白酒加上你们北镇抚司的麻药,神仙吃了也得睡上两日。”苏木淡淡道:“现在,且等着吧!也不知道泰山老丈人和谢自然那边如何了?”
  
  “动手!”胡进学一挥手,锦衣卫们就一涌而上,捆手的捆手,堵嘴的堵嘴,将守城兵笔绑成粽子,堆在墙角。
  
  一边干着活儿,一边笑道:“子乔放心好了,一切都会很是顺利的,叔是干老了这种事情的人,谢君服也是老江湖。”
  
  “估摸着,再过两个时辰,他们就该到了。”苏木的目光依旧落到西面。
  
  夕阳缓缓落山,转眼就看不见了。
  
  天边晚霞顿时一收,一切都黑暗下去,只剩下西边山脉那边还残留着一道耀眼的金边。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