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反转
这一声惨叫来得突兀,叫节堂中众人都是一凛,同时安静下来(明朝好女婿763章)。
  
  接着,就是一阵乱七八糟的叫喊声:“炸营了,炸营了!”
  
  “乱军来了,快跑啊!”
  
  叫声中,还夹杂着铠甲的铿锵声,兵器的碰击声,呼呼的风声,火苗子燃烧的声音。
  
  “应该是炸营了!”节堂中所有人都是一惊,都是带兵多年的宿将,如果不知道这情形意味着什么。
  
  所谓炸营就是士兵在前线的时候,尤其是在夜晚,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一旦有风吹草动,就疑婶疑鬼,怀疑敌人前来劫营。于是,所有人都在迷糊的中跳起来,提着兵器乱跑乱杀。
  
  遇到这种情形,就算是孙吴在世也是无可奈何,只得等到天明,士兵平静下来,才能恢复秩序。
  
  仇钺的将军都是面带晦气,周昂的大军已经被大帅用计调去黄河渡口,宁夏城中空虚,今天正是仇帅发起的良机,只要拿住贼王,宁夏必定,一件擎天大功到手。
  
  可现在军队却是无故啸营,等整顿好部队,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最麻烦的,这边若是乱得不成样子,惊动了城中的贼王,有了防备,要想进城已经没有可能。
  
  这宁夏局势瞬息万变,多拖延一分就多一分麻烦。
  
  想到这里,大家都是面容大变。
  
  倒是安化王派到玉泉营中的军官都面带喜色,那孙景文那张因为失血过多的脸更是遏制不住笑意。只是怕触怒了仇钺吃苦头,只将头埋了下去。
  
  仇钺也叫了一声晦气,自己手下的兵他最是清楚不错,这些家伙一个个都被自己惯得野了。这阵子宁夏到出都是乱兵,陕西镇又是大军压境,局势紧张,就算是他在这种压力之下,精神上都不可能做到淡如止水,更何况是普通大头兵。
  
  作为一军统帅,仇钺自然要保持镇静,立即大喝一声:“别担心,不过是几个士兵昏了头而已,乱不了,乱不了的,且听本帅安排!”
  
  正在这个时候,一队穿着明晃晃铠甲的士兵涌进节堂来,将所有门窗堵了个严实。
  
  这些士兵腰挎大刀,手中都端着鸟枪、步弓等远程武器,枪口和箭头指着众人。
  
  再看他们身上,都涂着淋漓的鲜血,面上都带着凛冽的杀气,显然是刚杀了不少人。
  
  一看到全副武装的士兵,节堂里的人心中又是一紧。
  
  不过,等到一个穿着铁甲的将领从人群中走出来,仇钺等人心中都是一松。
  
  这人正是仇钺将军最信重的年甘霖的学生,谢自然谢君服。
  
  看谢自然带了这么多兵过来,显然是他看到外面炸了营,在最短时间内组织起一支部队,赶过来保护仇帅的。
  
  这小子本就被仇帅看重,这次又立了如此大功劳,将来的前途还真是一片光明啊!
  
  仇钺一系的将领们心中都是一片羡慕,尤其是高克,更是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原来是君服,想不到你竟来了。”仇钺现在正缺一支部队稳定局势,看到谢自然,心中大喜,忍不住问:“外面情形如何?”
  
  谢自然手中端着两把手铳,火绳上的两点星火显得异常醒目。
  
  却不放下,笑道:“禀大帅,不过是有些混帐东西睡昏了头乱跑乱叫,说什么陕西军杀过来了。还有些不开眼的东西乘机杀人放火抢东西,小生刚才听人说有一队乱军杀到大帅行辕来了,就组织起一队人马赶过来。一口气杀了十几个人,总算将他们给拿下了,大帅你就安心吧!”
  
  听到他这么说,节堂中人还没意识到他话中的不对,同时叫道:“好一个谢君服,好汉子!”
  
  仇钺也哈哈笑起来:“很好,谢自然,你且随本帅一道出去平定叛乱。”
  
  “谨尊仇帅之命。”谢自然笑嘻嘻地应了一声,手中的火枪却不移开,依旧指着仇钺。
  
  仇钺这才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皱了一下眉头:“怎么了?”
  
  谢自然收起笑容,将目光落到坐在孙景文身边的年甘霖身上,道:“老师,学生有一句话想问问你。”
  
  年甘霖不疑有他:“君服都什么时候了,外面乱成这样,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谢自然:“老师,学生想问,你真的要跟仇帅举事吗?”
  
  年甘霖点点头:“仇帅为国为民,解民于水火,不负君恩,不愧于天地,一片赤忱热心。年甘霖虽一芥书生,却愿为我大明朝奉献绵薄之力。”
  
  “那……就没什么了。”谢自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疯了吗,这都什么时候,也是做狂生状的时候?”年甘霖眉头大皱。
  
  谢自然收起笑容,尖刻地喝道:“所以,你们就要奉天靖难?”
  
  话音刚落,抽中的火铳就响了。
  
  明朝的火枪因为火药没有实行颗粒化,燃烧不彻底,烟雾也特别大。
  
  只见两团白色的烟雾从谢自然身前猛地弥漫开去,瞬间就将他笼罩其中。
  
  仇钺好象被人抽了一鞭,触电般退后一步,仰天摔倒在地。
  
  定睛看过去,只见他心口和眉心都有一个笔管大小的黑洞,有汩汩热血如喷泉一样标出,显然是活不成了。
  
  这年月的火枪的准头很差,火枪和射击目标只要隔了二十米,基本上就要靠蒙。不过,谢自然这两枪几乎是顶着仇钺的身体击发,即便是一只苍蝇也能百发百中。
  
  惊人的一幕叫厅堂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烟雾还没散出,就有一条高大的身影站到谢自然身边,暴喝一声:“某乃锦衣亲军都指挥司经历司胡顺,尔等叛贼立即放下手中的兵器俯首就擒,否则杀无赦!”
  
  “啊,锦衣卫!”一阵大乱。
  
  年甘霖大叫:“原来是胡大人,误会,误会,可怜仇帅……”
  
  胡顺自然是知道仇钺底细的,如何肯让他把话说下去,又是一声厉喝:“叛贼,竟敢反抗,杀了!”
  
  “砰砰!”所有的火枪都在同一瞬间开火。
  
  然后,就是弓箭“咻咻”的破空声。
  
  节堂里瞬间被烟雾弥漫了,到处都是惨烈的叫声:“冤枉啊,冤枉啊!”
  
  “饶命,饶命!”
  
  “冲上去!”等到一轮火枪和弓箭之后,胡顺率先冲了出去,手中的腰刀泼风一般砍下去。
  
  可怜节堂中的军官们都是一身便服,即便侥幸逃过火枪和弓箭的射击,手中的刀砍在人家身上,也是不伤皮毛。
  
  而冲进来的士兵们可都是谢自然店中的伙计,这些人常年在草原行走,单就战斗力而言甚至比鞑靼人还要高上几分。如今又有精良装备之助,更是剽悍无比。
  
  战况呈一边倒的趋势,满厅堂都是残肢断臂飞舞,血点子溅得满墙都是。
  
  转眼,节堂里的众人,无论是仇钺系还是安王王系的军官都被屠了个干净,再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