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六十五章 火潮
谢自然:“嘿,胡大人还真瞧得起谢某人(明朝好女婿765章)!”
  
  他又转即一笑:“胡大人这是在招揽小生,要让小生入你的幕府啊?”
  
  胡顺嘿嘿一笑,也不回答。
  
  谢自然突然有些嘲讽地看着胡顺:“胡大人,听说你是是苏学士的岳丈,当然,从礼法上来说不算。不过,我谢自然是恩师的学生,将来的路子该怎么走,还得请恩师示下才是。”
  
  这话的意思已经说得很直白了,胡顺做为苏木的岳丈,居然想挖女婿手头的人才,这也太叫人匪夷所思了吧?
  
  嘿嘿,我谢自然能够有今天,全靠恩师,况且,他是囡囡的父亲,就是我谢自然的父亲。
  
  听到谢自然的话,胡顺老脸一红:“再说吧,再说吧!”
  
  说起来,大明朝的边军战斗力还真是不行,纪律混乱,尤其是在黑夜里行军对他们来说还是第一次。
  
  为了保密,部队也没有点火把。
  
  可这年头的人营养不良,普遍夜盲,今天的夜色虽然明亮,可还是有人走得昏头昏脑,找不着北。
  
  走着走着,就有人一头栽倒在路边的水渠里,急得哇哇大叫。走着走着,就有人放了鸭子,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
  
  胡顺和谢自然看情形实在太乱,心头都是大急,不住地骑马四下勒束部队,好半天,才行出去五里地。
  
  本预计一个时辰就能走完的路,走了半天,才行不到一半。
  
  两人都累得心力交悴,满身都是热汗。
  
  谢自然:“胡大人,干脆点上火把吧,否则,天明也到不了宁夏城。”
  
  胡顺有些犹豫:“点火把,若是惊动了城中的贼王,让他有了防备,又如何是好?”
  
  谢自然苦笑:“这么走,等天亮到了宁夏,贼王不一样有了防备。只怕,到时候,连苏学士和胡进学也要陷入危险之中。天一亮,城门的守军就要换岗。”
  
  胡顺一惊:“是是是,谢自然你说得是,我还真忘记这一点了。”
  
  说着,就大声喊:“传令下去,点火把,点火把,加快速度!”
  
  有了火把照路,部队的秩序总算恢复过来,又歇了一口气,走得比先前却要快了许多。
  
  一个时辰之后,有一个探子喊:“到了,到了(明朝好女婿765章)!”
  
  胡顺和谢自然放眼望去,只见,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一道黑黝黝的城墙,绵延三里,不是宁夏城又是什么。
  
  夜已经很深了,夏天的夜风吹来,城门楼子里一片舒爽。
  
  但胡进学却紧张得浑身绷紧了,他不住地抬头朝远方玉泉营的方向看去:“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
  
  “什么时候了,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了?”
  
  灯光闪烁中,额头上的汗水亮晶晶地闪烁着。
  
  一个锦衣卫力士小心地回答说:“小胡老爷,先前不是才打过更了吗,申时。依小人估摸,再有得一壶茶时间就该到卯时了。”
  
  “什么,都申时了!”胡进学声音高起来:“过得这么快?”
  
  这个年头的人都起得早,申时就有人起床。到卯时,各大衙门就要开门视事。
  
  等天一亮,换岗的士兵就要过来,到那时候,如果胡顺和谢自然还没带兵过来,事情就麻烦了。胡进学不认为但靠自己手下这一二十票人马,就能抵御住王府护卫的进攻。
  
  同胡进学坐立不安不一样,苏木却静静地坐在窗前那口椅子上,借着灯光读书。
  
  听到他的话,苏木笑了笑:“大个子稍安勿躁,这里是宁夏,可不是北京,不用担心。”
  
  胡进学喃喃说:“怎么能够不担心呢,怎么能够不担心呢?”
  
  一个当地的锦衣卫探子讨好地解释:“小胡老爷,京城那边卯时天就要亮了,咱们这里是宁夏,到了卯时,外面是黑漆马虎一片,要到上午时天才亮开。而且,这里山高皇帝远,可没有京城衙门那么多规矩。大老爷们不睡到日上三矸不会起床处置公务,所以,不用担心的。”
  
  胡进学才安稳了些,骂道:“怎么不早说……子乔,咳,子乔,都什么时候你还能看进去书?”
  
  苏木将书扔到几上:“怎么就不能百~万\小!说了,大个子,想当初咱们在甜水胡同的时候,被东厂围攻,也没见你紧张成这样?”
  
  胡进学苦笑:“当年厂卫互斗,大家手上都有分寸,不会要人命的。今次却不同,那可是刀刀见血,不死不休。”
  
  苏木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喝几个茶水,我刚得了一些贩卖去鞑靼草原的茶砖,滋味不错。”
  
  胡进学喝了一口,就扑哧一声吐到地上:“没意思,寡淡无味,比不上绿茶。”
  
  “这种发酵茶在后世可值钱了,你是体会不到其中的妙处。”
  
  “几个大子一匹,不少茶砖都放了十多年了,有什么好?子乔,说起来,你现在这模样还真有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味道,佩服佩服!”胡进学不以为然,不过,还是坐了下去,学着苏木的样子慢慢品起茶来。
  
  其实,苏木心中也挺紧张的,他也知道时间紧迫。顺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更是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可紧张又有能怎么样,也解决不了问题。
  
  这个时候,该做的已经做了,只能静静地等待。
  
  若是老天爷今天要收我,就算现在再做什么也没有用处。反之,就是一个爵位。
  
  就看它如何选择了。
  
  金黄色的茶水在杯子里轻轻荡漾,氤氲香气如蛇无孔不入。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宁夏的天果然如刚才那个锦衣卫力士所说的那样,亮得很迟。
  
  很快,卯时的更鼓响起。
  
  外面依旧是漆黑一片,就连月亮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个时候,城楼子下面传来隐约的人声和驴马的鸣叫,城楼子里的人同时面色大变。
  
  胡进学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地站起来,朝城下看去。
  
  苏木也忍不住不跟着朝下面端详,这一看,心中就是一紧。
  
  原来,外面是一群进城赶早集的农民,一个个都挑着担子,里面是各色蔬菜和粮食。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外面的农民也越来越多,都聚在城门口,等着开城门的那一刻。
  
  “完了,完了,快要天亮了,谢自然和叔怎么还不来,这不是误事吗?”胡进学一脸惨然。、
  
  楼子里的其他锦衣卫也都有些骚动起来。
  
  苏木心脏也跳得厉害,大声道:“大家不要慌,要相信胡大人,也许,他们马上就要到了。”
  
  “是的,叔一定回准时到的。”胡进学一咬牙,下令:“都换上衣裳,都换上衣裳。”
  
  一声令下,大家都默默地换上了锦衣卫的飞鱼服。
  
  就连苏木也穿上大红正七品朝服,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无论结局如何,都要勇敢面对。
  
  正在这个时候,远出传来一阵隐约的轰隆声,就如同有潮水涌来。
  
  刚开始的时候还很小声,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大,再分不清楚了。正是马蹄的声响,天上地下都是。
  
  低头看去,几上的茶水也剧烈地荡漾起来。
  
  “来了,来了!”一个锦衣卫惊喜地叫了一声,朝远方指去。
  
  但见得,远方有一条火龙蜿蜒而来,逐渐靠近,逐渐壮大,最后竟连成一片火的海洋。
  
  看到这片火把的海洋,楼下的农夫都惊疑地转头看去。
  
  胡进学提气大喊:“都让开,都让开,大军要进城了,踩死的怨自己命苦!”
  
  下面的农民这才意识到不好,一声呼啸,顿时散了个干净。
  
  又等了片刻,火把的海洋冲到城门口。苏木和胡进学看得明白,领头的正是一身铠甲的胡顺和谢自然。
  
  苏木心中一阵狂喜,大喊:“开城门,放大军入城!”
  
  城门缓缓地打开,整个宁夏城就如同一个剥光了少女横陈于苏木面前,等着他予取予求。
  
  这一刻,苏木有一种错觉:我就是世界之王!
  
  “捉拿逆贼,捉拿逆贼!”
  
  “朝廷讨逆大军到了!”
  
  “杀!”
  
  “万岁,万岁,万岁!”
  
  一声呼啸,火把的海洋奔泻入城,直扑安化王府。
  
  苏木在城头看得清楚,那一条火把的长龙去得如此之快,竟然毫无阻拦。
  
  现在,整个宁夏城还在沉睡之中,一切悬念都已经消失了。
  
  “恩师,恩师,你在吗?学生来迟,恕罪!”谢自然一身戎装地冲上城楼子来,见苏木毫发无损失,心中欢喜,忙一拱手要拜下去。
  
  苏木一把将他扶起,哈哈大笑:“不迟,不迟,还不快杀去贼王府,你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谢自然:“和恩师比起来,区区一个王府又算得了什么?”
  
  苏木:“混帐东西,现在可是获取战功,获取荣耀的时候,我这里不要紧,去吧,进学,你也去!”
  
  “是,学生这就去了!”谢自然随意地朝被俘获的捆成一团的守军指了指,命令手下伙计:“把他们都给杀了!”
  
  “啊!”苏木吃了一惊:“谢自然你这是要干什么?”
  
  谢自然:“这些人放在这里,和恩师在一起,学生总觉得不放心。”
  
  苏木苦笑:“我也马上要下城去,你又何必再造杀孽。”
  
  “是,恩师。”
  
  看着谢自然的背影,胡进学摇头:“这孩子,好大杀性,不像是个读书人。子乔,将来不妨和兵部打声招呼,提携一二。”
  
  苏木苦笑:“我看他也不像是个读书人。走吧,去王府!”
  
  胡进学:“走。”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