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一支笔说了算
吊蓝升了上来,一看到里面的东西,苏木寒毛得竖了起来,禁不住退了一步:“这……”
  
  里面堆了一大堆人头,都用石灰腌了(明朝好女婿768章)。
  
  一颗颗看起来张牙咧嘴,甚是恐惧。
  
  “什么东西?”胡顺也吓了一跳。
  
  “禀胡大人,苏大人,这是叛将周昂和他亲信军官的头颅。小的们见了苏学士的公告,如同醍醐灌顶,幡然悔悟,砍了他们的人头,特来献与两位大人。请二位大人念在小人等浪子回头的份上,饶我等一命。”
  
  随吊蓝上来的几个军官匍匐于地,不住磕头,直将额头都磕出血来。眼泪不住落下,因为实在紧张,竟有些口不择言了。
  
  “快看看,里面是不是有周昂。”苏木急道。
  
  胡顺忙和胡进学在那一堆人头里翻了半天,然后突然发出一声欢呼:“在里面,周昂和他手下的几个主要带兵大将都在里面。”
  
  苏木大喜,绷紧的神经放松下去。到现在,宁夏战事总算是彻底结束了,可写捷报了。
  
  一把将那个跪在地上的将领扶起来,温言道:“起来吧,将军阵前起义,不但无罪,反而有功。本官当上表朝廷,将你们的功劳也一并算上。”
  
  几个军官听到苏木这么说,面上露出如释重负的喜色:“多谢苏大人,多谢苏大老爷。大老爷不杀之恩,小人等没齿难忘,只求能够保得一条小命,功劳就不敢奢望了。”
  
  苏木摇头:“功是功,过是过。你们诛杀叛逆的功劳,任何人都是抹杀不了的。下去之后你们暂代营着军官的职务,等候朝廷旨意。”
  
  “是是是,小人等谨遵大人只命。”
  
  几个军官松了一口气,正要退下。
  
  苏木又喝了一声:“等等,还有,部队将各归建制,不得骚扰百姓。安化王叛乱那一夜,你们抢劫百姓,可是有前科的,今次不能在犯,否则,本大人手中的钢刀可认不你们。”
  
  “是是是。”几人战战兢兢地又要磕下去。
  
  “下去,将有功将士的名单报上来,本大人要写表上奏朝廷了。”
  
  等到众人退下去,收好周昂等人的头颅,胡顺道:“贤婿,这几人怎么说都是附逆。咱们不清算他们的罪恶就算是他们祖上烧高香,你怎么还要为他们表功?”
  
  苏木摇头:“如今,朝廷讨逆大军估计还在陕西,起码要等到一两个月才能来宁夏。这么长时间,镇守宁夏防备鞑靼乘机过来占便宜,稳定地方,都需要这些镇军出力,当用怀柔手段。又何必抓住他们的谋逆之罪不放,搞得军队人心惶惶?”
  
  “恩师说得是。”旁边的谢自然也点了点头,道:“胡大人,我玉泉营不过万余人马,且,就这一万人也未必与咱们一条心。虽说首逆已除,可下面的士兵若是军心不稳,又骚乱起来,怕是又有变数。所以,收买人心才是第一要务。”
  
  说到这里,谢自然突然又是一笑:“如此讨逆大功,那可是实打实的。刚才恩师让他们拟个名单上来,谁上名单,谁不上,只怕还有计较。到时候,军中的将领们免得了有些孝敬。”
  
  胡顺一呆,不觉看着苏木:“原来你昨天说自然有人将银子送过来,说得就是这桩?”
  
  苏木只微笑不语。
  
  得了苏木的安抚,叛乱的军队很快组织起来,各回本镇,静待朝廷旨意。
  
  乱了将近一月的安化王叛乱就这么在两日两夜的工夫,彻底地被平定了。
  
  到了次日,苏木正在王府里写折子报捷的时候,起义军官的名单送过来了,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百多个名字。
  
  胡顺吓了一跳,喝道:“这么多,你们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都想来分一杯羹,混帐东西!”
  
  跪在地上的几个军官互相看了几眼,为首那人小心地说:“苏大老爷,胡大老爷,这些可都是诛杀周昂的有功之人啊!”
  
  “诛杀周昂,开玩笑,这么多人,一人一刀,那周昂只怕早就成肉酱了。”
  
  “胡大老爷,反正也不过是录一个名字而已。小的们也不白写名字上去,每个名字愿奉上白银三千两。”
  
  胡顺一听到银子,眼睛就放出光来,一百多人,这可是三十万两啊!
  
  他大笑一声:“你们这些鸟人,上次抢劫城中富户得了不少好处吧。嘿嘿,后来又为什么闹军饷?引起贼王又去抢宗室皇亲。贼王、周昂、仇钺之败,其实就是败在你们这群贪婪成性的吸血鬼手上。”
  
  苏木也是一楞,早就听说军官,尤其是九边的军官有钱,却不想有钱成这般程度。
  
  几个军官听到胡顺的挖苦,都大为惭愧,期期艾艾半天,才讷讷道:“咱们军户没钱惯了,遇到打仗这种事情,自然是抓紧机会捞上一笔。”
  
  苏木:“收下吧,把钱还给被抢的百姓和宗室。”
  
  等到众人退下,胡顺:“贤婿你为什么要收钱,得了钱,怎么又要还给百姓和宗室?”
  
  “不是泰山老丈人你要收钱吗?”苏木开着玩笑,道:“其实,这些人之所以在上面录了这么多人的名字,又送钱来,不过是买个安心。只要咱们收了他们的孝敬,就表示以后不再追究他们的罪责,至于捷报上写不写他们的名字,倒没什么要紧。为了稳定军心,这钱,咱们还真不能不收。”
  
  胡顺这才恍然大悟:“还是贤婿你想得透,不过,这钱得了却要发还给百姓和宗室,咱们不是白忙一场?”
  
  苏木:“城中被抢劫的百姓自然要尽数还回去的,至于被抢劫的宗室,一家随便意思个几百两。被抢的钱,原本就没指望发还。这几百两等于是白得的,他们只会感激咱们,而不会说什么的。对了,这笔钱中,咱们还得分一半出来,缴入天子的内库。”
  
  胡顺有些不高兴:“这里分那里分,咱们落到手也没几个了。贤婿,可以写捷报了吗?”
  
  苏木:“放心好了,还会有人送钱过来的,这次是一条大鱼。捷报,且不忙写。”
  
  开玩笑,捷报一但发出去,这宁夏也没我苏木什么事情了。
  
  一天不奏报朝廷,这宁夏谁是功臣,谁是叛逆还不是凭我苏木一支笔说了算。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