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归来
自从宁夏安化王叛乱以来,到现在已经四个月,整个京城都被一起接一起的谣言所笼罩(明朝好女婿779章)。
  
  贼兵初起的时候,就有流言说安化王已经席卷了整个宁夏,提十万精直下关中,准备以陕西为根据地,直扑山西。
  
  而山西那边的宣、大两镇兵马深恨刘瑾,准备等宁夏军一到,就群起响应。
  
  宣、大两镇不但是大明朝北方边防的第一线,也是京城的门户。这两镇兵马若反,一出居庸关,就是光坦坦无遮无挡的华北平原。可以说,整个京城都暴露在敌人面前。
  
  人心惶惶自不待言,兵戈一起,生灵涂炭。
  
  于是,京城中的商贾和富贵人家都悄悄地收拾好了行囊,只待宁夏军一进山西,就带着金银细软出城跑南方去躲上一阵子,以免遭了池鱼之灾。
  
  可是,等了一个多月,安化王那边一直没有动静,就好象这场叛乱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这就不得不叫人心生疑惑了。
  
  同时陆陆续续有小道消息过来,说安化王最近一段时间都忙着筹集钱粮,一直龟缩在宁夏一地,无力南下关中。
  
  大家心中都是奇怪,你造反吧,总得提前做好准备才好动手。这人做生意,还知道要准备些本钱,造反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不先将粮秣备齐?
  
  难不成,你安化王还想空手套白狼,这不是笑话吗?
  
  心中虽然疑惑,但还是非常担心,毕竟,传回来的都是小道消息,当不得准,前线的事情谁知道呢?
  
  等到朝廷派杨一清率讨逆大军出发之后,京城的人心在稍微安定了些。
  
  可就在今天,更惊人的消息传来:安化王叛乱竟然被状元公苏木一个人给平了,没有费朝廷一兵一卒,前后不过用了二十天。
  
  这下,整个京城都震动了。
  
  这可是正德朝第一次大军事行动,本以为怎么也要打个地动山摇雷霆闪电,大家甚至做好了一旦贼军杀进京城来后该怎么办的准备。
  
  却不想,就怎么被人轻易地平定了。
  
  这个苏状元,还真是一个神人啊,单身入宁夏,一人平银川,要说传奇,这才是真正的传奇。
  
  消息一来,满城。
  
  到处都是欢呼奔走相告的人群,到处都是庆贺的鞭炮声。
  
  在京城百姓的心目中,这个苏木简直就是一个军神了。
  
  “终于回家了!”远远地看着京城巍峨的城墙,苏木忍不住感叹一声。
  
  现在是正德四年九月十五,从正德二年年底出京,至回京,已经快两年了。
  
  在离开京城的这两年间,无论是朝堂还是自己家中,都发生了许多大事。
  
  朝堂之上,刘健、谢迁、马文升、刘大夏去职,内阁、六部几乎换了个遍,而刘瑾则大权独揽,用物是人非来形容却是最恰当不过。
  
  家中,一二一女已经一岁多,应该能叫爹娘,能走路了。
  
  “可惜啊,我苏木错过了这个重要的阶段,这是一生的遗憾。但是,有的事情,却不能不去做,也是那么让日呢无奈!”
  
  现在已经是深秋,看着路边红得像火的枫叶黄得如金的杨树,苏木只恨不得身长插了翅膀,也好早一些飞进城去,飞到妻子儿女身边。
  
  大概是看出苏木的心中,旁边的胡顺笑道:“贤婿,只怕你我今天还进不了城。你急着去见儿子,老夫也急着去看孙子啊,我比你还急。”
  
  苏木一笑,已经到家门口了,他的神经也彻底放松下来,就同胡顺开起了玩笑:“小婿不懂,请会昌伯说明白些。”
  
  胡顺哈哈一笑:“咸宁伯你这就不知道了,大军进京报捷献俘,等先在城外驻扎,有圣旨之后才能进城。”
  
  “哦,原来是这样,会昌伯说得是,咱们就先驻扎下来吧。”
  
  两人你一句“会昌伯”我一句“咸宁伯”地称呼着,叫身后的胡进学和谢自然也忍不住笑起来。
  
  这两人都是一身戎装,先起来显得非常精神。
  
  尤其是谢自然,更是俊朗英武,一表人才。看得人眼睛一亮,不觉在心中赞道:好一个少年英雄!
  
  张永咯咯地尖笑一声:“好了,两位伯爵大人就别互相恭维了。现在是上午,先扎下营来,然后飞骑报信给圣上。估计,到下午的时候就可以举行入城仪式了。对了,这个进京献俘议事二位伯爵大人可清楚,如果不甚明白,等下咱家给你们说一遍,大家先演习演习。”
  
  苏木:“还真不知道,先扎营。”
  
  一声令下,大军停了下来,埋锅造饭。
  
  这次朝廷征讨大军归来,大军行到大同的时候,杨一清就先带主力回归本镇,他现在是三边总督,刚上任,军务繁忙,没办法来京城。
  
  于是,就拨出一千人马交给苏木和张永,连同陕西镇指挥使何指挥和宁夏镇的有功将士代表,加一起有两千多人。
  
  队伍进入顺天府的时候,朝廷的旨意就下来了。不出苏木的意料,自己和胡顺都顺利地拿到了爵位,连带着谢自然、胡进学他们也受到封赏,可谓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圣旨一道,官迷胡顺高兴得整天合不拢嘴,见人都露着牙齿,连声念叨:胡家祖坟风水好啊,叫老夫得了个好女婿,五年间从一个普通军户摇身一变变成锦衣卫经历,如今又成了伯爵贵胄。到现在,连孙子都有了。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就连胡进学,也兴奋得骑着马跑过来跑过去,浑身的精力没处消散。
  
  倒是那谢自然一脸的平静,很是沉得住气。
  
  苏木看着喜不自胜的胡顺,心中却不以为然:不过是一个伯爵而已,又不是世袭惘替,又不能传给子孙,也没多大意思。即便是封了侯,也不能世袭。有生之年,无论如何得弄个国公当当才成。
  
  军功,必须再弄些军功。
  
  军功这种东西,在正德朝应该不难弄到,再过得几年,鞑靼人应该会入侵,到那时,就是我苏木的机会。
  
  这次能够顺利得得到爵位,却是一个好的开始。
  
  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
  
  不过,唯一让人不满意的是,这个咸宁伯的封号在真实的历史上是属于仇钺的,现在却落到我头上来。
  
  正德啊正德,你换个名字封我不成吗,就算封我一个鹿鼎伯也好啊。
  
  顶着一个本该属于死人的封号,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些不是味道。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