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刘瑾的预感
此刻,在北京城中的一间巨大的宅门里,到处都是飘扬的白幡,到处都是烧纸钱的烟火味道(明朝好女婿783章)。
  
  在大厅堂里,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跪在哪里,不住地向前来吊唁的宾客磕头答礼。
  
  另外一边,则跪了二三十个婆子大娘,不住的号哭:“刘大爷啊,刘大老爷,你怎么就去了,留下孤儿寡母,该如何活啊?”
  
  不用问,这里正在办丧事。
  
  看宅子的规模,至少是王府一级,而往来的宾客非富即贵,满座都是朱袍。再看他们官府服上的补子,都是四品以上高官。
  
  至于四品以下的官员,连进厅堂的资格也没有。
  
  大厅一角,礼盒堆积如山,录名字的文书直写得手酸腕软。
  
  在那个孩子身边,立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见有人过来吊唁,只微微一拱手,算是答了礼。此人面白无须,身上穿着宫装,霍然正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当今正德陛下驾前最得宠的刘瑾刘大伴。
  
  这里正是刘瑾在宫外置办的私宅,自从兄长一家来北京之后,就安置在此。
  
  刘瑾本打算等兄长一来京城,就给他谋个官位(明朝好女婿783章)。只可惜,大哥一来北京只后就水土不服病倒在床。拖了半年,最后终于撒手人寰。
  
  一想到兄长辛苦了一辈子,临到死却没有享过一天福,刘瑾心中就一片悲痛,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哭了几场。
  
  到今天才算恢复过来,强提起力气置办他的丧事。
  
  可就在这一天,苏木、张永、胡顺押着安化王班师回朝了。
  
  张永和苏木如今已经是刘瑾的政敌,他们这次活捉了安化王,也算是将刘瑾一手制造的这场乱子给平定下去,内心中不免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对于此事,刘瑾的本打算来一个冷处理。反正安化王叛乱是皇室的事情,若再摆个什么庆功宴,并大大地表彰什么的,丢的可是皇家的脸。
  
  对于他这个意见,正德皇帝表示同意,就说,刘伴你看看该怎么办,下去做就是了。
  
  所以,刘瑾刚开始是这么定的,礼部尚书就不用亲自去迎接报捷大军。而军队也不用开进城来,就随便派两个官员出城,将苏木、张永接来,把安王王往监狱里一塞了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彩却提醒刘瑾,说张永一直欲对刘公公不利。只可惜,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刘公公你简在帝心,张永拿你也没法子。再加上张永这人才具有限,即便有别样心思,也没那个智梦。
  
  但这次却是不同,张永出京这么长时间,又和苏木、杨一清搞得热火朝天。这两人可都是当今天下一等一的厉害角色,单一人都叫人不好对付,更何况还凑成了一对。
  
  如果没想错,他们肯定会要对刘公公有所企图,还是提前做些准备为好。
  
  听张彩这么一说,刘瑾吓了一跳。杨一清且不说了,苏木的厉害他是知道的。此人在皇帝驾前的恩宠并不逊色自己多少,而且,此人诡计多端,他刘公公以前在苏木面前就吃过不少亏,印象甚是深刻。
  
  这次苏木若是出手,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可想了半天,刘瑾还是想不透苏木想对自己干什么。即便想不透,就别放他进城好了。等我将兄长的丧事办完,再慢慢应付好了。
  
  于是,刘瑾下令,封闭九门,报捷大军暂时在城外住一夜,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很快,张永等人在德胜门大闹的消息就传了过来,刘瑾只是不理,尽顾着在这里主持丧事。
  
  兄长这次撒手人寰,只留下一个孙子,好生可怜。
  
  兄长在陕西做了一辈子农户,吃尽了苦,却没有留下一点财产。今天正好借办丧事的机会收点礼,也好让这个侄孙积下足够吃用一生的银子。
  
  此刻,刘瑾只想着多捞点钱,对于城外的情形,他却没有功夫去想。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太监悄悄跑到刘瑾身后:“干爹,张相来了,在书房等着你呢。”
  
  “这个张彩,大家这么熟,又何必多礼呢?”刘瑾摇了摇头,张彩这人他是了解的,只喜欢权,对于钱没有什么爱好。入阁之后,为人也颇为清廉,身上却没有多少钱。
  
  作为自己阵营中最得力的干将,这次刘府新丧,怎么好意思叫他出钱。再说,他也没多少钱。
  
  等走进书房,张彩就劈头盖脸的喝道:“刘瑾,你好糊涂,谁叫你关闭九门的?”竟是十分的不客气。
  
  刘瑾这人心胸狭窄,见张彩说话如此难听,心中发怒,阴沉着脸道:“张相不是说叫咱家提防苏木和张永,要提前想法子吗?咱家可想不出什么法子,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既然想不透,索性让他们在城外呆一夜,明日再说。”
  
  “咳,咳,咳,叫我怎么说你!”张彩不住跺脚:“苏木张永要对公公不利,那是肯定的,保不准手头还弄了什么假证据什么的。其实,要想应对也很容易。只需隔绝中外,不让他们见到陛下就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拖上几日,没准就能查出他们想干什么。现在可好,你关闭九门,弄得人尽皆知,而张永他们聚在德胜门胡闹,摆明了是想将事情闹大,惊动陛下。你今日,却是大大地败招。”
  
  刘瑾怒道:“事情不出已经出了,又能有什么法子,张彩,少在咱家面前说这些。今天是我兄长出殡的日子,又什么事情比这要紧。你跑过来说这些不着调的,有意思吗。别忘了,你能够入阁,还不是我在陛下面前说起的。”
  
  “你……不足以谋!”张彩顿时气得白了脸,一挥袖子气冲冲地走了。
  
  等张彩离开,回想起他刚才所说的话,刘瑾这才发现自己这事好象办得是有些欠妥。
  
  可现在已经这样了,总不可能再开城放他们进来吧,否则,我刘瑾的面子往那里搁?
  
  还有,张永、苏木这么急要进城,难不成他们手头正有对咱家不利的东西?
  
  一想到苏木的手段,刘瑾寒毛都竖了起来,当下就决定:不行,这事不能再不管了。如今的关键是……关键是……还是先去陛下那里,请万岁爷下一道旨意,叫他们暂时不进城。
  
  对,有了圣旨,苏木、张永他们也不敢闹了。
  
  只要拖延上两日,总归是能查出他们这次进京意欲何为的。我刘瑾手头好歹掌握着东肠,而且军队中也安插了耳目。
  
  想到这里,刘瑾就急忙出了宅子,坐上马车,就要去西苑见正德皇帝。
  
  这个时候,一匹快马奔来,正是东厂的番子。
  
  那人一脸的惊慌,滚落下来,低声道:“干爹,苏木……苏木,进城了。”
  
  “什么,不是关闭九门了吗?”刘瑾大惊,连声问:“又是哪个胆大包天的贼子不听号令,不想做官了?”
  
  那个东厂的番子忙道:“干爹,城门是关上了。可苏木走的并不是德胜门,而是西面的西直门。西直门的看门军官有些来头。”
  
  “什么来头,敢不听咱家的话?”刘瑾冷笑。
  
  “那人叫顾容。”
  
  “顾容是谁?”刘瑾怎么想也想不出这人是什么来历。
  
  番子:“禀干爹,顾容乃是顾润的二哥,得了云骑尉的爵位,如今正在西直门当差吃皇粮。”
  
  刘瑾还是不明白:“顾润是谁?”
  
  番子:“就是顾驸马?”
  
  “顾驸马,顾驸马的二哥在守西直门!”刘瑾抽了一口冷气,一种强烈的不安从心头升起。
  
  做为皇帝的大伴,刘瑾很多时候其实扮演的是皇室大管家的角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皇家的事情。
  
  也知道,太康公主和苏木有说不清道不明白的瓜葛。
  
  太康公主和皇帝占绝大股份的发展银行,好象就是苏木一手弄起来的。
  
  可以说,苏木就是太康殿下的金主。世界上所谓的同盟,在刘瑾看来不过是因利而聚。有了共同的利益,这个同盟就会分外的牢靠。
  
  这次苏木居然动用太康公主的关系,从西直门进城,还如此急切,肯定是出大事了。
  
  而这件大事,刘瑾有七八成把握是要对自己不利。
  
  搞不好,他们手头还弄了什么证据,要诬陷咱家。
  
  不成,不成,必须拦住苏木,不能叫他进城。
  
  这个念头从心底冒起来,竟不可遏制。
  
  至于怎么拦住苏木,刘瑾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只跳上马车叫道:“快快快,快去西直门,若是迟了,咱家要你们的脑袋!”
  
  见刘公公一脸铁青,车夫大骇,当下将鞭子抽得山响。
  
  马车风驰电掣地冲了出去,还好街上没什么人,还好刘瑾在宫外的宅子离西直门没多远,只片刻就到了地头。
  
  就看到城门缓缓地打开了,一辆马车正好开进城来。
  
  “拦住他,拦住他!”
  
  刘瑾的车夫也是了得,当下把缰绳一勒,马车横了过去,拦住路口。
  
  两车险些撞在一起。
  
  “怎么回事,想死吗?”从那辆马车后面有一个骑士策马冲过来,高声怒喝。
  
  刘瑾冷哼一声从马车里跳下地,叫道:“可是苏木,下来说话。”
  
  那骑士正是谢自然,见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宫装的太监,一楞:“敢问公公是谁?”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