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八十六章 臣记性不好
苏木听得又好气又好笑,心中对这个黄东还真是服了(明朝好女婿786章)。
  
  这家伙实在是猥琐,又野心勃勃。不过,此人有心计,行动力也是超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个人才,难怪入了太康的眼。
  
  人才和品德并不直接划等号,太康用人,还真不好说她什么。
  
  马车走地飞快,很快就到了皇城。
  
  黄东没资格进皇宫,就停到城门口。
  
  见苏木过来,早有一个宫女模样的人等在那里,见苏木过来,忙迎上来:“是大人来了,快随我去。”
  
  然后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一顶轿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轿子后面站了四个太监。
  
  能够在紫禁城中骑马、乘轿对大臣来说可是一项特殊的荣誉。皇城里实在太多,即便是健康的普通人,也有走上半天。
  
  一般来说,为了体恤年老多病的功勋老臣,皇帝在接见他们的时候,会特意赐下轿子和马匹,以免行走之苦。这种大臣,至少也得到一定年纪,品级至少也在正二品以上。
  
  但苏木现在不过二十来岁,正是龙精虎猛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正七品的翰林编纂。如果在平时,根本就没资格坐轿。此事若是传出去,还不惊得满朝文武目瞪口呆。
  
  只可惜苏木坐在轿子上并不感觉有什么可骄傲的,心中反一阵阵发憷。
  
  太后之所以赐下轿子,估计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脸,走漏了风声。
  
  “看来,今天这一关不太好过啊!”苏木坐在黑暗中,苦笑着摸着自己的鼻子。
  
  心中忐忑,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轿子停了下来,那宫女在轿子外面悄悄道:“先生,到地头了,你请进吧。”
  
  “好的。”下了轿子,苏木一看前面是一座普通的精舍,显得非常安静。再回头一看,那个宫女和四个抬轿子的太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退了下去。
  
  事情总该是必须要面对的,苏木深吸了一口冷咧的空气,大步朝房间里走去。
  
  进得屋中,他还随手将的大门关上。
  
  里面很安静,也没有其他人侍侯着,只隔了一道屏风。
  
  透过屏风薄薄的纱幔,依稀能够看到后面有一条窈窕的身影,不用问,自然是慈圣皇太后。
  
  “来了。”张太后略显威严的声音传来。
  
  “臣,苏木叩见慈圣皇太后。”
  
  正要行礼,张太后的声音又传来:“免了,站着说话吧!哀家已经许久不过问政事,这次召见外臣,原本就不该。哀家就问几句话,问完你自回去,用不着那么多礼节。”
  
  “是。”
  
  张太后顿了顿,缓缓道:“苏木,哀家且问你你一事,当初你在离开京城的时候,是否调阅过皇帝的医案?”
  
  苏木心中咯噔一声,背心的汗水就偷偷地沁了出来,暗想:果然如此,看来我先前没有猜错。想来是太康已经将这事告诉了张太后,我才一回京城,就被传到这里来。
  
  不过,这事却有些怪。
  
  当初太康发现不对劲的时候,然后急吼吼地跑过来逼问。为此,甚至还同我彻底闹翻了。从我这里没有得到答复,以太康的性格和手段肯定会彻查此事的。可是,事情过去都两年了,难道还没查出一个结果来?
  
  恩,应该是这样。
  
  今天这事倒是不难对付。
  
  苏木索性开始装糊涂:“太后,臣不明白。”
  
  张太后:“做为了一个臣子,做为陛下的东宫旧日,苏木你对万岁的忠诚,哀家自然是知道的。陛下的龙体关系到我大明朝的江山社稷,关系到亿兆生灵。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又话着实回就是了。”
  
  苏木:“两年前……臣记性不太好,真记不清了,好象没看过什么医案啊。臣不过是翰林院编纂,又不是医官,看医案做什么?”
  
  听到苏木装傻,太后的语气开始变得焦躁起来:“苏木,你堂堂状元公会记性不好吗?且不说你,就算是随便找个秀才,过目不忘乃是基本功。当初你离开京城去陕西巡按学政的时候,太康还亲自找上门来问过这事,难道你也忘记了?”
  
  苏木依旧摇头:“太后这么一说,臣还真记起了这事。不过,当初太康殿下来送臣的时候,说过什么话,臣真的忘记了。只记得殿下当年好象很恼怒的样子,臣只顾着害怕。”
  
  “害怕,哈哈,苏木,你还知道害怕!”太后气愤地大笑起来,“少在哀家面前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知道怕就好了。既然你记性不好,哀家就再给你一刻钟时间好好想想。想了你再来回话,若是想不出来嘛,嘿嘿!”
  
  张太后又是一阵冷笑,笑声中充满了杀意:“别以为哀家没杀过人,当年因为太康的事情,哀家可是一口气杖死了好几个奴才的,当时你也再场,别考验哀家的耐性。”
  
  听到这杀气腾腾的话,苏木心中发凉的同时,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一个不好,说不准就要遇到大麻烦。
  
  可是,若是将皇帝身体的事情合盘托出,为了掩盖这个秘密,搞不好还真走不出去了。
  
  皇宫是什么地方,那是天下一等一凶险的所在。尤其是在关系到皇嗣皇统的问题上,到时候,张太后来个杀人灭口,你也只能怪你命生得不好。
  
  不成,今天不但不能说实话,还不能示弱。
  
  想到这里,苏木一咬牙,正色道:“是,太后娘娘要杖杀几个不懂得规矩的家奴,别人也不好说什么,宫中自有宫中的规矩。可惜臣是外臣,翰林院编纂,若就这么不明不白被太后杖死在宫中,叫天下人如何心服。”
  
  “况且,如今已是夜里,太后传外臣入宫,若是传出去,也有损失太后清誉。”苏木越说越镇定,“如果太后没其他吩咐,臣告退。”
  
  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指责了,再怎么说,苏木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张太后虽然地位尊贵,却也只三十来岁。
  
  孤男寡女,深夜在宫中相会,若是落到旁人眼中,怎么看都带着一丝暧昧的味道。
  
  说着,就转过身,慢慢朝屋外走去。
  
  “你,好大胆子,站住!”苏木这话形同威胁,张太后终于爆发。
  
  “轰隆!”一声,屏风倒下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