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九十三章 我的儿子将来一定要姓朱
与此同时,驸马府书房里(明朝好女婿793章)。
  
  见太康公主这么说,手中的杯子又摔碎在地上。
  
  一饼惊叫一声,慌忙上前收拾地上的碎片。
  
  她从小时候太康公主长大,说话也很随便。对于顾润,一饼深为厌恶。这两年来,公主一天也没同顾润洞过房,说句实在话,她心中倒是非常高兴的。
  
  在一饼心目中,太康公主就是那天上的仙女,顾润这种肮脏物,又怎么配得上自家殿下,一想起就觉得恶心。
  
  “殿下,你……真得要召那姓顾的来侍寝”
  
  “什么姓顾的,是驸马。”太康淡淡地说。
  
  “恩,驸马,是是是,殿下说是,那就是了。可在咱们这些做下人的看来,他就是个无行的混蛋。殿下,切不可一时糊涂啊!”
  
  “住口!”太康突然怒喝一声:“一饼,你是主子还是本殿是主子?”
  
  听到这一声怒叱,一饼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道:“殿下自然是主子。”
  
  太康冷笑:“还好,你总算还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本殿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奴才来指手画脚(明朝好女婿793章)。叫你做什么,但做就是,废话什么?”
  
  “是,殿下。”一饼什么时候见太康公主对自己这么说过话,委屈都眼泪都落下来了。
  
  见自己最贴心的宫女满眼是泪,太康心中一软,叹息一声:“一饼,我知道你和二饼的心思,也知道你们看不上驸马。没错,莫说是你,就算是本殿,多看他一眼也是恶心反胃。”
  
  “可是,本殿毕竟嫁给了他,是人家的妻子。作为一个妻子,有的义务还是要尽的。本殿贵为公主,可又怎么样,说到底子,还不是一个女人。是女人,总归是要侍侯丈夫的,却也免不了走这么一回。”
  
  “很多事情,你都不能快意为之,任谁都是如此。想想,本殿也是太追求完美,可这世界上,那里有那么圆满。今日,权当是本殿本一团污泥,一团狗屎糊上了身。眼一闭,牙一咬,不就过去了。”
  
  太康的声音难得地柔柔和和,听起来已经不带半点感情se彩,冷静得让人心中发冷。
  
  “殿下,殿下的委屈,奴婢都知道,奴婢不甘心啊!”一饼大哭起来:“殿下心中委屈啊,奴婢这心窝子就好象被人插了一把刀。”
  
  “起来吧,别哭了,真的别哭了。”太康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掏出手绢递给一饼:“你不去,我也不难为你。来,替本殿卸装吧!”
  
  然后朝屋外喊了一声:“去,传驸马过来侍寝。”
  
  “是,殿下。”外面有宫女应了一声,飞快地跑去传顾润。
  
  “是,殿下。”一饼抽噎走上前来,慢慢地将太康公主一头的珠翠一件件起出,然后又小心地放在各色漆盒里。
  
  想不到一饼如此粗手大脚一个人,身子有笨,但侍侯起太康来动作却轻盈麻利。
  
  卸完首饰,她有拧了一张热毛巾,小心地擦掉太康的粉底、腮红和口红。
  
  古代的妆都有收束功能,太康着了一点装,面皮绷得难受,现在突然放松,只感觉脸上的八千颗毛孔都同时张开,舒服地出了一口气,微笑道:“一饼,你侍侯起人来越发地不错了。”
  
  “多谢殿下夸奖,奴婢替殿下更衣。”
  
  一饼说着话,就开始去脱太康罩在最外头的宫装。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去传驸马过来的宫女来回:“殿下,驸马估计还得耽搁片刻才能过来。”
  
  “哦,怎么了?”太康淡淡地问。
  
  宫女的声音带着一丝惊慌:“禀殿下,驸马……驸马他刚喝了些酒,已经睡下了,也叫不醒。”
  
  “喝酒,喝什么酒?”一饼高亢地问了一句:“和什么人一起喝酒?”
  
  “扑通”一声,外面的那个宫女显然已经跪了下去,然后传来咚咚的磕头声:“驸马今天带了一个……一个歌女进府,又是做诗,又是饮酒的。然后……然后就醉了……驸马、歌女和书童都是烂醉如泥,然后……这三人就挤在一块儿睡死过去,怎么也叫不醒。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什么!”一饼大叫一声,手中的宫装落到地上,一身都因为愤怒而颤抖起来:“伤风败俗,伤风败俗,居然从府外带女人回来,谁放他们进来的?”
  
  宫女:“一饼姐姐,殿下以前不是说过吗,无论驸马做什么,都不要管,由着他。”
  
  一饼语塞,良久才喝了一声:“殿下传驸马侍侯,你们怎么不长脑子,他不是醒不过来吗,去,弄盆凉水泼。”
  
  “等等!”太康喝了一声,然后恢复成平静模样:“不要打搅驸马,今日的事情就算了。”
  
  “是,殿下。”
  
  没有人说话,一饼小心地看着太康公主。
  
  却见,卸装之后的太康俏玲玲地站在那里。她穿着贴身亵衣,火暴的身材叫人看了触目惊心。比起先前浓装艳抹时,反倒要美上三分。
  
  如果说先前的太康乃是娇艳富贵的牡丹,现在的她则是一朵不胜娇美的荷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
  
  “一饼,你也不用这样看着本殿。”太康轻轻一笑:“如此也好,本殿也是寂寞了,想要个孩子。这个时候去传驸马了,人家刚风流过,就算来,也是有心无力不说,还脏得很。本殿什么身份,怎肯同一个歌女分享同一个男人。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个书童。”
  
  “殿下……”一饼,又要流泪了。
  
  可太康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她的眼泪硬生生吓了回去。
  
  “一饼,就叫黄东过来。”
  
  “殿下,黄……黄……东。”
  
  太康咯咯一笑:“你想什么呢,本殿有差使交代他出去办。”
  
  ……
  
  “黄东拜见公主殿下。”大半夜地被人从热被窝里叫起来,黄东不但没有不高兴,反感觉浑身上下都是兴奋。
  
  他白天时在苏木面前牛皮吹得大,说自己是驸马府太康殿下跟前第一信重之人。其实,说起来他也不过是一个门房罢了。
  
  这次被殿下派去给苏木传话,黄东就敏锐地察觉自己已经入了公主殿下的法眼。在外人看来,太康也就是一个公主而已。可自从入了她的幕府,太康手头掌握的力量让他暗自心惊。
  
  也知道,自己只要能够得了太康欢心,将来有的是飞黄腾达的机会。
  
  睁着惺忪的眼睛,只抬头看了太康公主一眼,黄东就被那惊人的美丽吓得慌忙将头低了下去。
  
  太康公主威严的声音传来:“黄东,本殿要让你去办一件事情,就在这两日。”
  
  黄东:“请公主吩咐。”
  
  太康:“想办法把苏木给我带进驸马府来,你是苏木得意门生谢自然的同窗,应该会有法子的。”
  
  黄东有些迟疑:“殿下若要见苏学士,直接传来就是了,何必让小生绕这么大一个弯子。”
  
  “你这就不知道了,先前本殿让你去带苏木进城,那是有太后懿旨,苏木不敢违抗。至于我太康,苏木只怕不会给面子的,这人的性子本殿最是清楚不过。”太康解释了一句,又道:“所以,这事得你出面。”
  
  黄东听太康这么说,小心地回答道:“禀殿下,黄东以前在扶风的时候同谢自然关系不太融洽,这次若去请他,只怕他不会答应。甚至还要将苏学士给带进府中,怕是更难。”
  
  太康冷笑;“那就不是本殿操心的事情了。”
  
  “是是是,小生这就去办。”黄东知道这可是自己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如何肯放过。
  
  白天时,他代慈圣太后传旨,现在又要替太康殿下半事。如果这件事办妥当了,当一跃成为太康殿下的心腹。
  
  丞相家人七品官,更何况太康公主的权势,只怕比内阁的阁老们还大。
  
  真到那一天,我黄东在京城可以横着走了。
  
  那滋味,比做官还带劲。
  
  等黄东退下去。
  
  “殿下……”一饼用发亮的目光看着太康公主:“你传苏木先生进府……”
  
  太康:“什么也不要问。”
  
  然后幽幽一叹:“作为一个女人,总归要有儿有女,才算完整。人来这世上一遭也不容易,按照佛家的说法。这人死后,要经过五道轮回。也不知道要修了什么福,才能入了人道。正因为入人道如此艰难,什么都要尝试一下,才不白来这一回。说到底,我也是个女人。总不可能这么孤苦一世过下去吧。”
  
  “是。”一饼突然明白了什么,面上全是喜悦:“殿下英明,驸马那里殿下且放心,奴婢知道怎么做,管叫他不敢多一句废话。”
  
  太康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个废物混帐东西就交给你和二饼。”
  
  等一饼退了下去,太康看了看镜子。
  
  镜中,是一张国色天香的脸。
  
  夜已经深了,太康内心中却仿佛有一团烈火熊熊燃烧,禁不住剧烈地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如此美貌?最是残酷帝王家,非是为男女之情,而是为了活下去。活着!”
  
  “我要好好活下去,太后,你放心好了,女儿有这个心志,也有这个手段。咱们家的帝位,绝对不能旁落到别的人手上。我的儿子,将来一定要姓朱。”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