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卯上了
在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去向之后,苏木心情大好,就向正德敬酒(明朝好女婿795章)。
  
  正德身处一群武夫当中,没有了文官在旁约束,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也是酒到即干,显得很是豪爽。
  
  厅堂中的其他人都是第一次面圣,本都是战战兢兢,以为有严格的礼制。如今见了万岁,见他同普通的军官也没什么区别,心中都是一阵恍惚,感觉好象又会到了军营里,逐渐地放松下来,开始大碗喝酒。
  
  气氛越发地热烈起来。
  
  苏木也吃了不少酒,不过,他还是发现了这热闹场景中的不和谐处。
  
  定睛看过去,却发现刘瑾从头到尾都没喝一口酒,甚至没有动一下筷子。自从进入大厅堂,都用阴狠的目光看着张永,那目光中就好象藏着一条大虫,只要时机合适,就要跳出来将张永一口吞噬。
  
  而张永显然也发现刘瑾对自己深重的敌意,心中却是不惧。
  
  他和刘瑾互斗已经有三四年光景了,彼此互相攻击不下百次,彼此都已经熟透了。别说用眼睛杀人,私底下两人拳脚相交的次数也不少。
  
  以前闹得那么厉害,也不见刘瑾那他怎么着,这次自然也是如此。
  
  刘瑾自看他的张永却好整以暇地喝着酒,是不是还挑衅地举起杯子在刘瑾面前一晃。
  
  收获的自然是刘瑾更加血红的眼珠子。
  
  看到这情形,苏木心中却是一动。
  
  先前刘瑾关闭九门,死活不放有功将士入城,以至引起张永等人的骚乱。
  
  如果不是张太后突然派人过来诏苏木进宫问话,张永乘机入城的话,或许现在大家还在野地里喝西北风呢!
  
  进城之后,张永直接跑来西苑。
  
  按说,见到正德之后,大家应该就这件事扯上半天,争个面红耳赤才是。
  
  可说来也怪,庆功宴一开,大家却不再提起此事。就连正德,好象也没兴趣过问,做他们的仲裁者。
  
  这事,怎么就显得那么奇怪(明朝好女婿795章)。
  
  难道……
  
  难道今夜就是张永弹劾刘瑾的决战时刻,双方都在等待,等着最佳的出手时机?
  
  ……
  
  苏木想得没错,张永确实是在等待时机。
  
  他怀中揣着一份折子和一纸供状。
  
  折子是杨一清所写,上面历数了刘瑾的罪壮,请皇帝陛下对惹出宁夏之乱的刘瑾免职问罪,并废除改革军制的恶法。
  
  至于供状,则是安化王所写。内容是:他在叛乱之前已经联络了刘瑾,一旦宁夏大军杀到北京,刘瑾将打开九门放安化王进城,以求保住身家性命。
  
  这两样东西一旦拿出来,定然能将那刘瑾给办了。
  
  可是,张永也知道刘瑾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若是现在拿出来,只怕刘瑾立即就会有所反应。以皇帝念旧的性子,再加上刘瑾在旁辩驳,只怕这事还真就做不成了。
  
  必须等刘瑾离开之后,才能秘密想皇帝进言。
  
  可是,这个姓刘的好象也是意识到了什么,死活赖在这里,怎么也不肯离开。
  
  他若不走,却是找不到任何机会啊!
  
  张永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这夜越发地深了,心中不觉一阵焦急。
  
  ……
  
  张永的猜测是对的,刘瑾还真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
  
  按说白天时自己关闭九门这事做得的确有些过火,如此大一个把柄落到他手里,张永会放过吗?
  
  如果真摊开了说,自己免不得要受皇帝一通训斥。
  
  不过,对他刘瑾来说,也伤不了皮毛,最多在大家面前丢个面子而已。
  
  可是说来也怪,进豹房之后,张永却是一言不发,就那么不住喝酒。
  
  按说,这庆功宴也就是个形式,听完皇帝褒奖,再随意吃上几口,就可以结束了。可到现在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张永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难道他在等?
  
  在等我刘瑾离开之后,再单独和皇帝说话,然后对我刘瑾不利?
  
  对,肯定是的。
  
  嘿嘿,张永啊张永,你当我刘瑾是白痴啊,你要我走,咱家偏不走,看谁铆得过谁?
  
  又回想起张彩白天时说过的话,叫他隔绝中外。
  
  刘瑾立即有了主意:对对对,无论张永你有什么毒计,咱就就一个阻字,反正不给你同皇帝单独在一起的机会。看你能把咱家怎么着?
  
  ……
  
  就这样,张永慢慢地喝着酒,而刘瑾却恶狠狠地与他对事,事情就这么僵持下去。
  
  正德却不疑有他,他本就是一个顽童性格。像通宵宴饮娱乐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见有这么多人来陪自己耍,而且都是很对自己胃口的武官,心中大喜欢,就叫人去将兵棋拿来,要同前线军官下上几盘。
  
  他嗜好兵法,而将军们又有实战经验,这种学习机会可不能放过。
  
  看到这种情形,苏木心中不住叫苦:都累了一天了,大家还在这里蘑菇,可怜我也被陷在这里。我已经两年没见到妻儿,如今却过家门而不入。哎,你刘瑾和张永要打要杀,立即动手吧,别把我给耽搁在这里。
  
  一想到家中的妻子,苏木有一股怒气涌起来。
  
  心道:好,既然如此,张永,我教你一个法子好了。
  
  想到这里,苏木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朝张永晃了晃:“张公公,我见你手不释杯,酒量还真是不错啊。来来来,咱们喝上几杯。”
  
  张永并没意识到什么,一口将酒干掉:“苏先生敬酒,敢不受?”
  
  “好爽气,再来,再来。”
  
  张永又干了。
  
  “再来,再来。”苏木继续催促。
  
  张永这下意识到什么了,这个苏先生不住敬自己酒,究竟想干什么。
  
  见他疑惑,苏木偷偷朝他挤了一下眼睛,笑道:“张公公千军万马都统帅过来了,难道还怕喝酒?来来来,干了!”
  
  率先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刚喝完,苏木却将头一歪,径直扑倒在地,醉了过去。
  
  “哈哈,苏木,你这酒量也好意思同咱家拼酒?”张永现在已经完全明白苏木想干什么,哈哈大笑着,摇晃着身体欲起来,可是,身子刚一动,就醉得扑到桌子上,打起了响亮的鼾声。
  
  正德正在同胡顺讲解兵棋规则,看了他们一眼:“原来是醉了。”
  
  刘瑾年纪大了,而且,太监们阴阳失调,身子本弱,再这里坐了半天,身上又冷又软,早已经打熬不住了。见张永和苏木都醉了,心中一松,就走到皇帝身边:“陛下,夜已经深了,还是早些歇息。”
  
  正德皇帝本就爱玩,刚把兵棋规则教会胡顺,见刘瑾来催,心中不喜:“刘伴,你先下去吧,朕还一盘没玩了,你来扫什么兴?”
  
  刘瑾:“陛下……”
  
  “下去,下去,少废话。”正德有点恼怒。
  
  刘瑾不敢惹正德,回头一看,见苏木和张永不省人事,这才略微安心。看正德的意思,估计是要玩个通宵,以自己的身子骨,可没办法同他们耗下去。
  
  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奴婢告退。”
  
  等刘瑾离开,苏木和张永同时睁开了眼睛。
  
  苏木的眼色里带着一丝无可奈何的笑意,而张永看苏木的眼神中却满是敬佩。
  
  正德却惊讶地叫了一声:“你们两人不是醉了吗,怎么醒得如此之快?”
  
  张永突然普通一声跪在皇帝面前:“万岁,三边总制杨一清有机密奏报,托奴婢转呈御前!”
  
  这一声喊,如此响亮。
  
  胡顺手中正捏着一颗棋子,禁不住手一颤,落到棋盘上面,心中也意识到将有大事发生。如果杨一清真有密折上奏皇帝,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自可走密折路线进呈御览,又何必让张永转交?
  
  而且,这道折子张永迟不拿早不拿,偏偏要等刘瑾离开才拿出来。
  
  这事肯定不同寻常。
  
  厅堂中的众人也安静下来,都用惊疑的目光看着张永。
  
  “哦,杨一清的折子,把老看看。”正德任旧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苏木向前一步,将折子收了,转给皇帝。
  
  然后立在皇帝身后定睛看去。
  
  在真实的历史上,刘瑾就是死在这道折子上面的,作为一个历史发烧友,能够置身于这一起历史大事件之中,说不好奇也是假话。
  
  杨一清这道折子写得非常直接,其中罗列了刘瑾许多罪状。比如企图谋反、私藏甲兵、祸乱过政激起兵变以便行大逆不道之事……
  
  就苏木看来,刘瑾的罪状不外是在不合适的实际推行军制改革,激起了兵变。朝廷真要追究,也不过是训斥一番,罚俸了事。
  
  可杨一清所罗列的罪状中,桩桩件件都说刘瑾谋反,无论怎么看,都是死罪。
  
  果然,文官系统这次是真的要置刘瑾于死地了。
  
  实际上,文官系统中的如刘健、谢迁、马文升、刘大夏等领军人物可都是栽倒在刘瑾手上的,双方的矛盾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这算文官系统集中所有力量的一次反动,文官和刘瑾阉党开始正面交锋。这次斗争,已是脱离了私人恩怨的范畴。
  
  正德何等精明,一看就意识到其中所隐含的内容。
  
  眉头皱了起来,一份折子看得极认真,半天也没有看完。
  
  见皇帝如此郑重,立在他身后的苏木看得明白,跪在地上的张永面上露出狂喜之色。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