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九十六章 懒洋洋的正德皇帝
可是,张永等了半天却死活也没等到正德皇帝的答复(明朝好女婿796章)。
  
  他跪在地上良久,直跪得腿都酸了。
  
  再也忍不住,抬头看去。
  
  正德皇帝的模样叫张永大吃一惊,却看到正德皇帝已经将杨一清的折子扔到了一边,将目光落到棋盘上,用一只手支着下巴,好象在考虑着什么。
  
  “陛下……”一种不安从张永心头升,忍不住叫了一声。
  
  正德皇帝却不理睬,反催促胡顺:“胡顺,这种兵器的规则你大概也是知道了。听苏木说,你以前可是上个前线的,这次在宁夏,也带了一阵子兵。你想啊,以前吴世奇一个不知兵的读书人,不也将这棋玩得溜熟,难不成,你还比不上他。来来来,继续。”
  
  正德这个态度已经充分说明他并不将杨一清的折子当回事,张永提高声音,继续叫道:“万岁爷!”
  
  正德好象这才发现张永一样,转头看了他一眼,皱了下眉头,然后看了看厅堂里的众将,好象这才发现异样一般:“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也没什么大不了。大家接着玩,今天大家也不要将朕当成九五之尊的天子。权当我是同你们一样的带兵大将,我叫朱寿,大将军朱寿。你们就把这里当成军营,继续喝酒玩耍吧!”
  
  说完,就哈哈笑了一声。
  
  话虽然这么说,可张公公今天可是冒死弹劾大明朝最有权势的刘瑾,若不能顺利搬倒这个权宦官,等待他的结局只怕不太妙。
  
  所有的人都不敢说话,就连胡顺也捏着一颗棋子,久久无法落子。
  
  张永做梦也没想到正德会这样回答,背心中所有毛孔打开了,大冷天的,汗水却如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他今天是孤注一掷地将拼了命要弹劾刘瑾。却不想,等到的是这么一个结果。
  
  今天当着几十个有功将士,这里又有这么多太监内侍。
  
  这话一说出口,也许等不到明天,就要传遍整个皇宫。
  
  以刘瑾的性子,必然会动用手头所有的力量来对付他张永。
  
  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怎么办,又该如何是好?
  
  张永心中一片慌乱,忍不住抬头看了站在正德身后的苏木一眼,目光中尽是哀求。
  
  对于苏木的智慧,张永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刚才刘瑾赖在这里死活不离开,不也是苏木小施巧计才将他给骗走的吗?
  
  值此关键时刻,也只有他能帮上自己。
  
  苏木自然明白张永想对自己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偷偷伸出右手,狠狠地捏成拳头。
  
  一刹那,张永明白了:不能退让,不能退让,宁可一思进,不可一思停。这可是苏木以前在教正德拳经时最爱说的一句话,意思是,在你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根本就不要多想。进攻,进攻,不断的进攻。
  
  若是一犹豫,反乱了堕了心志,将自己置于最危险的关口。
  
  ……
  
  张永猛地从怀里掏出自己从安化王里拿到那本供状,放在地上,然后狠狠地磕了一个头。
  
  眼泪就流了下去:“既然万岁爷不肯听奴婢的话,奴婢这就告退,不在打搅。奴婢侍侯陛下多年,这一走,只怕再也看不到万岁爷了,陛下保重!”
  
  这份供状是张永和胡顺从安化王那里得来的,让安化王攀咬刘瑾是他叛乱的内应,其中也使了胁迫手段。如果安化王写下状纸,自然一好百好。否则,他绝对活不到京城。
  
  安化王本就是一个胆小如鼠之人,落到太监和锦衣卫手中,自然知道他们的厉害。这一厂一卫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心中一惧,就依张永的话写了一份状纸。
  
  当时张永在办件事的时候,苏木也是知道的,只不过装没看到而已。
  
  张永也知道安化王这份口供漏洞百出,经不起推敲,先前也没拿出来进呈御阅览。但紧急关头,也管不了这么多,有多少底牌,都在这一把全打出来。
  
  说着话,他就直起身来,慢慢地朝殿外退去。
  
  正德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张永这是要同刘瑾不死不休啊。
  
  如今,内庭之中,刘瑾是司礼监掌印东厂提督,张永是司礼监首席秉笔御马监管事牌子。可以说,这两人是禁中的一号二号人物。这两人不和正德也是知道的,他们若闹起来,皇帝也觉得很是头疼。不管是支持谁,内廷之中都会有一场大动荡。
  
  正德是个豁达之人,也不想在这种在他看狗皮倒灶的事情上面费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今天这事从一开始,正德抱的态度就是不表态,或者说是刻意回避。
  
  可看张永现在的态度是在以死抗争,正德这个马虎眼就再也打不过去了:“这是什么?”
  
  张永站住了,转身道:“禀陛下,这是安化王的供状,刘瑾勾结贼王,意欲谋反,夺取万岁爷的江山。证据确凿,请陛下诛了此等大逆不道的贼人。”
  
  想不到安化王将刘瑾供了出来,所有人都是一凛。
  
  “哦,供状那来朕看看。”
  
  一个太监三步并着两步拣起供状,递给正德。
  
  正德接过去,随意地看了两眼,就扔到一边:“原来还有口供啊,看来是真的。”
  
  听到这么说,张永和他手下人面上都是一喜。
  
  可苏木的面色去严肃起来,他看得出来,正德眼睛里闪过一丝讽刺,显然也看出这道口供漏洞不少。
  
  苏木以前也没看过这分口供,其实也不用看。
  
  实际上,安化王所写的这份东西根本就不具备法律上的效力。安化王落到张永手头几月,要想取得口供,有的是千万种手段。正德是何等精明之人,如果想不到这一点。
  
  “请陛下诛了此贼!”张永提高了声音。
  
  “哦,刘瑾要夺朕的江山啊!”正德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他要夺,自由得他。”
  
  正德这话一说出口,张永脑袋里就嗡一声,整个人就彻底傻了。
  
  他以前也想过刘瑾在皇帝心目的地位特殊,却没想到特殊成这样。
  
  看来,今天皇帝是选择了刘瑾。
  
  等待自己的,只怕就只有一个死字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