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张太后的意志
苏木听到这话,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明朝好女婿797章)。
  
  表面上看来,正德这话说得混帐,这种话,也只有这种荒唐君主才能说得出来,难怪这姓朱的小子在历史上的口碑如此之糟。
  
  在写史书的文人笔下,正德简直就是集上下五千年所有昏君之大成。
  
  不过,苏木却知道,这就是正德的精明之处。他是早已经看出张永和刘瑾的私怨,也不相信这份口供。只是,这人生性幽默,这才故意捉弄张永罢了。
  
  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个二十出头的正德就是一个长不大的熊孩子,还是非常聪明的那种。
  
  但苏木并不担心,据史书记载,张永接下来的一句话终于打动了正德皇帝。
  
  作为一个旁观者,听到这里,苏木听起了精神。
  
  果然,如真实历史上一样,张永一张脸涨得血红。
  
  危急关头,张永爆发出所有的能量,大喝一声:“万岁爷,若江山被刘瑾夺了去,陛下将去哪里?”
  
  确实,这个问题问得好。
  
  从历史上来看,亡国之君的下场可都不太妙。国家亡了,大臣们大不了改换门庭,依旧做他的达官贵人。可君王却没有投降的可能,任何一个皇帝都不可能允许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有资格做皇帝人存在。
  
  北宋时的陈后主就是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如果刘瑾真的做了皇帝,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他朱厚照。
  
  正德就算再荒唐,可自己不可能不关心自己的性命。
  
  据苏木所看过的史料,当张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德皇帝终于变了脸,立即下令逮捕刘瑾。
  
  至此,权倾一时,一手遮天的刘瑾终于走到了末路。
  
  在这一片时空里,大概也是如此吧?
  
  听到张永这句话,苏木忍不住欣慰地朝他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可是,接下来正德的一句话,叫苏木大惊失色。
  
  正德笑起来:“刘瑾若夺了江山不更好吗,苏木不是说过,这做皇帝乃是世界上最苦最累的活儿。刘伴要想当皇帝,我就让他做几年好了,也省得清闲。到时候,我做大将军,带兵出塞,为国家立功不好吗?”
  
  说着话,正德的笑声越来越大,到最后竟然是无比的欢畅。
  
  “啊!”这下,顾不得君前失仪,所有的人都忍不住轻叫一声。
  
  张永的软软地倒在了地上,身上只感觉一阵接一阵的虚弱,绝望,无比的绝望。
  
  苏木也知道这是正德在说笑话,皇帝内心中根本就不相信刘瑾是叛逆,故尔故意作弄张永。
  
  不过,他这么干还是叫苏木意想不到:说出这种荒唐的话来,正德就不怕在史书上被人记上一笔吗?还有,眼前这一切,怎么同真实历史上不太一样,难道是所谓的蝴蝶效应?
  
  不不不,应该不是蝴蝶效应,此事从头到尾我苏木可都没介入过,怕的就是改变历史,引起不受控制的局面。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
  
  殿中,正德的笑声依旧洪亮地笑着:“今夜这事有些意思,苏木,将来我做了大将军,你就来当我的参谋吧,咱们到草原上好好打几仗过瘾!”
  
  苏木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看样子,要想板到刘瑾已是毫无办法。
  
  可是不对啊,这事怎么有地方不对劲呢?
  
  在真实的历史上,刘瑾明天就会被人抓起来,历史就算发生变化,也不可能如此之大。
  
  难道今夜还会有其他变故?
  
  正想着,突然间,外面有人来报:“万岁爷,太后那边的林森求见,说是带了太后的手信。”
  
  苏木心中一震,差点叫出声来:原来如此,原来刘瑾最后是栽倒在张太后手上的。只不过,后宫干政是大忌,这才没有记在史书上。先前我同张太后所说的那席话,想必已经打动了她,这才下定决心要除掉刘瑾。只不过,真实的历史上,张太后究竟是什么原因要动刘瑾,这倒是叫人想不透。
  
  朱厚照一愣:“大半夜的太后又有什么手信……传进来吧。”
  
  林森进了大殿,在正德面前磕了一个头,然后将一张写满了字的呈给正德。
  
  正德只看了一眼,然后霍一声转头看着苏木。
  
  这目光中却是红的,一双如同刀子一样的眼球里全是血丝。
  
  苏木从来没有被正德用这样的目光盯过,心中一个咯噔,死活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看自己。
  
  良久,正德面无表情地朝苏木招了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
  
  “陛下。”
  
  正德用两人才能看听到的声音冷冷道:“苏木,你果然不错,居然能够说动太后。朕怎么就想不明白,你为什么就那么容不下刘伴,朕以前还真是看错你了。”
  
  “什么……臣……”苏木没想到正德会说出这种话来,感觉就好象掉进冰窟窿,从头冷到了脚。
  
  “哈哈!”正德突然大笑一声,笑声中满是狰狞:“张永,站起来。张永、胡顺、苏木听旨!”
  
  张永触电一样地从地上爬起。
  
  胡顺也走了出来,站在张永身边。
  
  正德收起笑容,森然道:“刘瑾谋反,罪在不赦,着即,命张永暂代东缉事厂都督一职,会同翰林院编纂苏木、锦衣亲军都指挥司经历胡顺,立即捉拿刘瑾,现在就去,休要走了贼子!”
  
  “是,臣遵命!”
  
  “臣遵旨!”
  
  “臣领陛下圣!”
  
  三人同时大声领命,张永绝处逢生,面上全是狂喜,就连胡顺也露出笑容来。
  
  只苏木依旧面色不变。
  
  一个太监唱道:“今天的庆功宴就到这里了,各位有功将士退下吧!”
  
  众人乱糟糟地起身,朝外面退去。
  
  正德也是站起来,一挥袖子自回寝宫。
  
  苏木眼尖,在灯火中看到正德的眼睛里有两点闪光,那应该是泪水吧?
  
  他心头立即沉重起来,忍不住想叹息。
  
  刘瑾从小侍侯正德皇帝长大,或许,在正德心目中,刘瑾已经是他的亲人了。可如今太后要让刘瑾撕,正德也是无力反对。
  
  太后的意志,没人能够抗拒。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