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九十八章 忙碌的一夜
等到正德离开,苏木等人出了门(明朝好女婿798章)。
  
  张永见没有皇帝在场,终于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翻来覆去地叫:“事成矣,事成矣!苏先生,张永能够有今日,全摆你所赐。以后若有事,尽管吩咐就是了,敢不从命!”
  
  他如今已经暂代了东厂厂公一职,如果不出意外,搬倒了刘瑾之后,他就是司礼监掌印。到那个时候,才真真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强烈的幸福感如潮水一样袭来,竟是失态了。
  
  可苏木心中却是没有半点欢喜,如果没猜错,张太后刚才的那道手信肯定是亲自下了懿旨,让正德派人治刘瑾一个谋逆之罪。
  
  当然,信上肯定没有提苏木。
  
  但这宫中全是刘瑾的耳目,正德又是何等精明之人,如何不知道在来西苑豹房之前苏木先去了张太后那里。
  
  正德心中肯定会想:好你个苏木,出门两年,这次回京。第一件事不是来面圣缴旨,不是回家看望妻儿,反先跑去见太后。若说没有天大之事才怪?这里前脚杨一清、张永告发刘瑾,后脚太后就摆明态度要办刘瑾,不是你苏木在太后面前进了谏言才怪。太后是何等刚强的一个人,这天底下也只有你苏木才能说动已经退居幕后四年的太后在关键时刻站出来。
  
  苏木啊苏木,你究竟跟朕有多大仇,要斩朕的一条臂膀,要灭了从小伏侍朕长大刘伴?
  
  ……
  
  苏木一阵苦笑,无论怎么说,自己先前是在张太后面前提出让让她铲除刘瑾,这次被正德发现,自己在驾前的情分算是尽了。
  
  可是,不这么干不成啊!
  
  刘瑾显然已经恨上了我苏木,如果这次不板倒他,将来我却有数不尽的麻烦。
  
  为了自保,不得以而为之。
  
  ……
  
  胡顺发现自己女婿的不妥,问:“苏学士,你没什么吧?”
  
  这才让张永安静下来,转头疑惑地看了过来。
  
  苏木苦笑:“没什么,咱们走吧,现在过去抓刘瑾。现在已经子时了,如果没有猜错,刘瑾肯定没有回家,而是歇在司礼监在西苑的值房里。胡大人,叫将士们都别散,先随我们去为国擒贼。”
  
  张永连声道:“对对对,这宫里宫外都是刘瑾的人,再去调兵怕是要走漏了风声,还是咱们自己的人用起来方便。”
  
  于是,一行人立即带上兵器,杀气腾腾地直扑司礼监值房。
  
  为了工作方便,司礼监值房离豹房并不太远,也就两里路样子。
  
  沿着南海走了片刻,拐过一个半岛,就看到回水的湾里有一片建筑。
  
  看到来了这么多武士,且身上都带着浓烈的杀气。
  
  门子认出是张永,知道这群人来者不善,脸都白了,惊问:“张公公大半夜地带了这么多人过来做什么?”
  
  张永冷笑:“刘瑾呢?”
  
  门子:“干爹刚睡下,张公公,实在太晚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一边说着话,一边偷偷地后退,想去报信。
  
  胡顺如何肯叫他跑了,朝身后递过去一个眼色,示意胡进学在最可能短的时间内制服那个门子,以免惊动了刘瑾。
  
  胡进学还没有动手,谢自然就抢先一步冲上去,双手一探,就将那个门子的下巴卸掉了,然后顺势一拳打在他的小腹。
  
  剧烈的疼痛袭来,那门子如同一只虾米般蜷缩下地,偏偏下巴脱臼,却叫出声来。
  
  张永欣赏地看了谢自然一眼,暗想:这个谢君服果然了得,不愧是苏木调教出来的弟子!
  
  当下率先进了值房,身后,其他将士一涌而入。
  
  刘瑾今天确实没有回家,今天晚上的事情搞得他有些心神不灵,总感觉张永和苏木会对自己不利。可具体什么地方不对劲,他也说不出来。
  
  因此,他就住司礼监值房里。这里作为大明朝帝国目前的政治中枢,只要占据这里,就能随时应付可能出现的恶劣状况。
  
  可躺在床上,刘瑾死活也睡不着。
  
  正这个时候,外面却是一片雪亮,抬头朝窗户看去,外面全是明晃晃的火把,间夹着潮水一般的脚步声。
  
  刘瑾大惊,顾不得穿衣服,猛地跳下床,大喊:“怎么回事,来人啦,来人啦!”
  
  “轰隆!”一声,门推开了。
  
  苏木和张永、胡顺背着手走进来,身后全是剽悍的士卒。
  
  苏木:“有圣旨,刘瑾跪下接旨。”
  
  看到这一幕,刘瑾什么都明白了:“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
  
  张永一拳打出去,正好打到刘瑾的嘴唇上。
  
  刘瑾嘴唇破了,满口是血,再说不出话来。
  
  苏木朗声道:“陛下口喻,刘瑾勾结安化王,图谋不轨,着即缉拿下狱,会同三法司审讯,钦此!”
  
  胡顺一挥手:“带走,带去北镇抚司严加看管!”
  
  两个军官抢进来,如提小鸡一样把刘瑾给提了出去。
  
  刘瑾这人职权实在太重,可以说这宫里都是他的人。
  
  苏木、张永也知道其中的厉害,自然不敢久留。
  
  抓住刘瑾之后,径直去了锦衣卫北镇抚司。这里可是胡顺的地盘,只要将他下在天牢里,刘瑾再想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看到北衙的大门,苏木等人才松了一口气。
  
  守门的力士自然是认的刘瑾、张永、苏木三人的,这三人可都是当今大明朝最有权势或者最有威望之人,可以说跺一跺脚,九门都要晃几晃,立即疯一样跑去禀告。
  
  牟斌被刘瑾免去了锦衣卫指挥使一职之后,如今的指挥使一职落到一个叫石文义的人手上。
  
  这人以前是个锦衣佥事,是个很没存在感的人,最大的特点是有钱和胆小。
  
  牟斌被免职之后忧愤交加,一病不起之后,此刻看到了机会,拿出了二十多万两银子贿赂了刘瑾,得了指挥使一职。
  
  今天因为张永带兵进城,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他自然要值班。
  
  听到手下来报,忙跑出来,见刘瑾被张永等人抓住,顿时吓得浑身发颤。在外人看来,他石文义可是刘瑾的党羽。
  
  好在张永等人并没有提这茬,只宣了旨,让他将刘瑾下到牢房里了事,这让石指挥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小心地将张永和苏木引到大堂里,安排酒食。
  
  等到一切办妥,天已经朦胧亮开了。
  
  苏木看了看天色,叹息一声对张永道:“张公公,想不到我一回家就遇到这事,也不知道家中可好。”
  
  张永呵呵一笑,面上的兴奋之色就没消退过,整个人都处于亢奋的状态之中。
  
  他抹了抹嘴,起身道:“办了刘瑾,咱家又是司礼监首席秉笔,身上还有事务要做,就先去侍侯陛下了。苏先生你也累了一夜,我派辆车,等下就送你回府。”
  
  等张永离开,苏木正要回家,又有圣旨来了。
  
  这倒圣旨却是给苏木和石文义的,内容很简单,命他和石文义一道去抄刘瑾的家。
  
  苏木心中苦恼:抄家这种事情,派谁去都好,怎么也轮不到我呀。
  
  心中正疑惑,那个传旨的太监宣完旨意之后,悄悄在苏木耳边道:“苏先生,小人的干爹乃是王岳公公。干爹被刘瑾陷害,被发配去南京守陵。先生这次办了刘瑾,干爹想必会非常高兴的。不过,小人听人说,万岁爷对先生很不高兴。这回甚至还让先生去抄刘瑾的家,万岁爷说‘这个苏木既然喜欢多管闲事,那就让他去刘瑾家找点谋反的证据吧,如果刘瑾真有罪,肯定能有所收获。如果没有,嘿嘿……’然后,万岁爷就冷笑起来……先生以后须小心些。”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