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零五章 深得我心
张永听了苏木的话,心中一松,正琢磨着该如何说动文官们集体弹劾刘瑾(明朝好女婿805章)。
  
  说句实在话,明朝的文官对宦官可没客气过,一见了面就“阉贼,阉贼”地叫得难听,若想同他们合作,却是甚难。
  
  说句实在话,满朝官中,他也就同杨一清合得来,可现在杨总制还在山西,却帮不上他的忙。
  
  苏木说家中肯定会有文官上门,到时候可以同他好好谈谈。
  
  对此,张永将信将疑。
  
  心中也是烦恼,如果苏木说得差了,又该怎么和文官们接上头。
  
  看苏木的模样,他明显是不想介入太深。这一点也可以理解,苏木如今已经触怒了皇帝陛下,这个时候自然是要低调的,也不好再去为难他。
  
  依着苏木的嘱咐,张永也没有入宫,而是特意去了自己在宫外的家。
  
  同刘瑾置下一间大院子不同,张永在宫外的家要低调得多。也就是一间两进的院子,乍看去,也就是普通人家。
  
  大半夜的刚一到家门,就看到里面灯火通明。
  
  张永心中咯噔一声:有客,看来,苏木还真说中了。
  
  刚进门,照壁后就闪过来一个小太监,低声道:“干爹,你老人家可算回来了,家中来了客人。”
  
  面色却是无比的凝重。
  
  张永:“谁来了?”
  
  那小太监敏捷而小心地关上大门,关门的一刻还朝外面看了两眼,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才道:“干爹,那人用斗篷遮了脸,死活也不放下来。小的识不出他来,也不敢问。”
  
  张永身边一个太监就低声呵斥:“不认识你放进家来做什么?”
  
  小太监面容一白:“可是……可是,那人看起来好生气派,只说,以前经常和干爹见面。那人……又直呼干爹名讳,小人也不敢得罪,就引进书房里去了。说来也怪,那人进书房之后就将门关上了,说干爹没回来之前,不需要人服侍。”
  
  张永:“好了,退下吧,咱家自去见他。”
  
  走到书房门口,一条清瘦的人影印在窗户纸上,里面那人正捧着一本书在读。
  
  张永心中疑惑,这人以前经常和自己见面,如果没猜猜错,品级应该不小,至少是有资格上早朝的正四品以上的京官。
  
  那么,究竟是谁呢?
  
  张永在门口叫道:“里面是哪位大人,半夜来寻张永所为何事。”
  
  温和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张公公进来不就知道了。”
  
  “李相……”张永吓了一跳,里面那人霍然是当朝首辅李东阳。
  
  苏木说过肯定有人会来找自己,张永本还不信。却不想刚一回家,书房里就坐着一个人,还是当朝内阁元首。
  
  他心中一颤,这个苏木,竟然算中了!
  
  苏木说来的人能够将刘瑾给办了,没错,躺躺首辅。弘治朝断、侃、谋中的谋亲自登门,显然是为刘瑾而来。
  
  有他出手,还有什么事情办不妥当?
  
  张永浑身都是力气,忙推门进去,一作揖:“想不到首辅居然光临寒舍,直叫张永蓬壁生辉啊!”
  
  李东阳忙将张永扶起来:“张公公请起请起,无需多礼。张公公定然奇怪,老夫大半夜来你这里等着,究竟为何?”
  
  张永:“若是平日,张永却是奇怪,但现在却在意料之中。”
  
  李东阳眉毛一扬,三缕长须无风自动:“何解。”
  
  “元辅请坐,请张永慢慢道来。”
  
  两人分宾主坐好,张永才将刚才在半路上碰到苏木,苏木说只要回家定然有人等着之事说了。
  
  然后小心地道:“张永先前还是疑惑,却不想首辅亲自来了,真叫人又意外又振奋。”
  
  李东阳大为惊讶:“苏木竟然算到老夫要来你这里?”
  
  张永说起花来更是小心:“苏学士还说,必是为刘瑾之事而来,然后叫张永见了来者,什么话也别说,只求你联络六部九卿十三道御使,明日早朝是同时弹劾刘瑾。还说,只有如此,才能彻底断了陛下对刘瑾的怜悯之心,为国家诛此恶贼!首辅,你觉得苏木此计可行否?”
  
  李东阳一楞,坐了半天,才长长一叹:“苏子乔真不愧是健公调教出来的好弟子,又在陕西两年,算是历练出来了。没错,老夫老的时候正要同你商议此事。既然苏木都已经想到了,老夫也不用废话。”
  
  张永听李东阳答应此事,心中欢喜,恭维道:“苏木是健公的弟子,不也是首辅的弟子?”
  
  李东阳喃喃道:“这个苏木,算是将陛下的心思揣摩到了十足,知道天子还在念刘贼旧情,索性说动了太后,如今又要让外臣们一同发力,果然好计较。张公公放心好,老夫和六部九卿全力配合就是了,务必要为国除奸。不过,你那边还要有所准备。”
  
  张永听李东阳说到正事,提起了精神:“首辅且说。”
  
  李东阳:“虽说你和杨总制拿了安化王的口供,却忘记一点,不经过三法司的口供是不算数的,因此,这道口供还不至于给刘瑾定罪。”
  
  张永:“还请教,我该怎么做?”
  
  李东阳:“张公公,你还得连夜抄一次刘瑾的家,拿到铁证才好。”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张永一眼。
  
  张永一拍大腿:“话不说不明白,等下咱们家就再抄一次刘瑾的家,总归要抄出几具铠甲兵器什么的,才好定他个谋反之罪。”
  
  李东阳只当没听道:“还有,三法司会审刘瑾的时候,却有一桩难处。”
  
  张永:“张永不明。”
  
  李东阳:“刘瑾狂妄,怕是要咆哮公堂,还得找个镇得住他的人在场。”
  
  张永苦笑:“刘瑾已经是司礼监掌印了,还有谁能镇得住他?”
  
  李东阳淡淡地说:“镇得住他的人或许找不到,但寻个不怕他的人还是可以找得到的。”
  
  张永:“首辅的意思咱家明白,不就是找个二楞子退了刘瑾的火气吗?按说,过堂的时候罪犯都要吃杀威棍,刘瑾位高权重也没人敢打他。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
  
  李东阳连这些细枝末节都能想到,不愧是李公谋啊,张永心中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李东阳摆了摆手:“你找谁我也不想听,就这样吧。”
  
  说完话,就大步走了出去。
  
  等李东阳回了家,厅堂里早就等了十几个官员,都是二三品大员。
  
  见首辅回来,同时起身问:“首辅,如何了/”
  
  李东阳淡淡一笑:“也不需废,张永已经答应了。实际上,今天根本就不用我亲自去一躺的,苏木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说着,就将刚才从张永那里听来的话说了一遍,最后道:“诸君,若不是苏木这次说动慈圣太后,只怕我们还真拿刘瑾没办法。若能还我大明朝朗朗乾坤,苏木居功至伟!”
  
  “没错,苏木当居首功,不愧是首辅的得意弟子啊!”众人都大为欣慰,纷纷赞不绝口。
  
  “苏木才这般年纪,就能想得如此深远,将来必是我大明朝的柱石。”
  
  “后继有人,健公和谢公算是为我大明朝留下一得用人才呐!”
  
  ……
  
  这个时候,李东阳那张不健康的白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苏木虽然和他没有师生之名,却有师生之实。有如此佳弟子,想不得意都难。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