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零六章 审瑾
一夜,第二日起床,苏木只觉得浑身都是力气(明朝好女婿806章)。
  
  他入翰林已经三年,该是散馆的时候。
  
  按照后世的说话,就是在中央党校高级干部班的学习已经结束,到了正式分配工作的时候。
  
  第二日,苏木去翰林院办手续,顺便同以前的同事聊了半天。
  
  苏木在宁夏立下那么大功劳,还没正式任职就被朝廷封了一等伯,众人自然都是极为敬佩,都过来同他说话。
  
  没办法,苏木只得在酒楼里摆上了一桌,同大家聚了一次。
  
  席间,大家除了询问宁夏之外,谈得更多的就是刘瑾被捕下狱一事。一个个都是极为振奋,说除了这个奸佞,我大明朝将更家繁荣昌盛云云。
  
  做为亲历者和居中运筹者,苏木自然不能同大家说得太细,只随意发表了几句含糊不清不带任何立场的言论了事,弄得大家都说“苏子乔你怎么去宁夏一趟就被磨去棱角了,不好不好。”
  
  翰林院的庶吉士们都是耳报神,正吃着酒,三法司那边就不断有消息传来。说是刘瑾一大早就被大理寺、刑部和督察院提审,已经审了一个上午了,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结果,刘瑾顽固得紧。
  
  就有人忧愁道:“刘瑾毕竟是做了这么多年司礼监掌印太监,威风惯了的,三法司的人怕是镇他不住。”
  
  学士们都叹息一声,有人面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忧愁。
  
  不一刻,就有人来报说,三法司和张永暂领的东厂有去抄了一次刘瑾的家,说是这次总算掌握到了刘瑾谋反的铁证。
  
  这下,众人又开始振奋起来。
  
  因为三法司会审刘瑾一直处于保密的状态,里间内情大家也不是太清楚。那边传过来的消息不过是报信人根据蛛丝马迹推断而已,也做不得准。
  
  于是,庶吉士们都在热烈的讨论起来。
  
  这间酒楼的顾客大多是京城的读书人和官员,不断苏木等人,其他人也在讨论刘瑾一案。
  
  一时间,整个酒楼到处都是说话生,打听消息的人不住地在酒楼里进进出出。
  
  作为穿越者,没有人更清楚刘瑾一案的具体过程,苏木听得无趣。可是被同事们拉住,却是脱身不得。
  
  只能一杯杯接一杯地吃酒,提起精神与大家说话。
  
  这一席酒吃到后世北京时间下午三点钟模样还没吃完,苏木今天起床后就来了翰林院,一直没机会同两个女儿说话,心中不觉有些焦躁。
  
  可是同事们是如此热情,一时间却走不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寻上来,走到苏木面前,赔笑道:“学士,小人乃是会昌伯府上胡大老爷的长随,大小姐听说学士回来好几日,请学士过去。”
  
  原来却是胡莹派人找来了。
  
  “噗嗤!”就有一个庶吉士笑起来,指着苏木道:“原来是美人有约,子乔快去快去。”
  
  其他几个同事也笑起来:“是啊,子乔文采风流,既然美人有约,若是不去,那可是大大的罪过。”
  
  “那好,我先去了。”苏木难得地有些不好意思,忙起身拱了拱手,借这个机会走了。
  
  等到了胡府,胡顺却已经等在了那里。
  
  见了苏木,就道:“可算将贤婿给等到了,刘瑾那边好生精彩。”
  
  做为锦衣卫,他自然也参与进审讯刘瑾的案子之中。
  
  苏木忙问具体情形如何。
  
  胡顺笑道:“今日早朝贤婿你是没有参加,那才是真的翻了天。弹劾刘瑾的折子雪片一样飞过去,简直就要将万岁爷给埋了。”
  
  笑着,他就将这事从头说来。
  
  原来,今日一大早,一样隐忍的内阁首辅突然发动,带着内阁辅臣杨廷和,会同六部九卿,十三道御使弹劾刘瑾。
  
  有他们带头,其他在京四品以上的官员也同时附议。
  
  一时间,满朝都是要求正德皇帝杀刘瑾的声音。
  
  弹劾折子放在皇帝御案上,都叠了一尺高。
  
  这还是京官,据说,接下来,各地的知府以上的官员也要上弹劾折子。
  
  真真是万众一心,拧成一股绳了。
  
  说起六部九卿上书,还是在一年前,刘健、谢迁弹劾八虎。起结果是,两位阁老安然下野了事。
  
  但这次却是不同,声势比上一次还大。刘瑾已经被人抓住了把柄,又有张太后授意,正德皇帝也不能置之不理,甚至为刘瑾撑腰。
  
  “如此声势,想来万岁爷也不能再打马虎眼了。”胡顺笑道:“最最关键的是,刘瑾被人又抄了一次家,这次却是找到了最致命的证据了。”
  
  “什么证据。”即便已经预先知道了结果,苏木还是好奇地问。
  
  胡顺:“三法司和张永又从刘瑾府上抄出了一百多副铠甲和兵器。”
  
  “这次,刘瑾死定了!”胡顺很肯定地说:“神仙也帮不了他。”
  
  按照《大明律》,铠甲乃是违禁品,私人收藏一副都是死罪。这次张永还真是大手笔,直接在刘瑾府搜出一百副。
  
  一百副,至少需要一个两百平方的库房,张永这动作,还真是快啊!
  
  苏木不住摇头,要知道,昨天正德皇帝可是亲自去刘瑾家里检查过的,张永这么大动作,怎么可能骗得了他。这个张永,为了杀刘瑾,当真是不管不顾,完全不顾及皇帝感受。
  
  胡顺说到这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苏木:“胡大人因何发笑?”
  
  胡顺:“最最可笑的是,他们还从刘瑾的家里抄出一把扇子,扇子里面还藏着一把匕首,说是他准备带适当的机会带扇子进宫行刺万岁爷。哈哈,这证据……哈哈,太牵强了……还真把江湖上那一套拿到法庭上去说,太不严肃,太不严肃了……哈哈!”
  
  胡顺眼泪都笑出来了。
  
  苏木也是苦笑不得。
  
  半天,他才问:“然后呢,公堂之上又是什么情形。”
  
  胡顺笑了半天,才抹了抹眼睛。回过气来,就道:“还真别说,这个刘瑾是个人物。毕竟是做过内相的,司礼监掌印,把持国政多年,霸气,霸气啊!”
  
  “怎么说?”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