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一十章 朝局大变
也许,正德皇帝御驾亲征会提前吧,能够早几年解除明朝北方的边患也是一件好事(明朝好女婿810章)。
  
  可是,以正德现在对我苏木的态度,那一仗,我能赶上吗?
  
  一想到这事,苏木的头就疼起来,心情变得沉重。
  
  想了半天,死活也想不出该如何修补同正德的关系。
  
  在胡府住了一夜,苏木熬了夜,到中午时才回了自己家。
  
  刚进家门,就看到囡囡带着绣绣在院子里赏雪。
  
  绣绣活泼得叫人头疼,在院子里跑来来跑去,几个丫鬟惊叫着:“二小姐,别跑,别跑,仔细摔了!”
  
  绣绣见有人来追,更是来劲,咯咯地笑个不听。
  
  囡囡和吴夫人、小蝶则在旁边看得直笑。
  
  看到一家人如此高兴,苏木心中也是一畅,这才叫生活啊!
  
  他大步冲上前去,一把将苏绣绣给抱起来,使劲地亲着。
  
  “不要,不要!”小家伙使劲地挣扎着,奶声奶气喝道:“老实点,不许动。”
  
  “什么?”苏木一楞,小家伙不过一岁多,说起话来含糊不清,但这一句他却是听懂了(明朝好女婿810章)。
  
  苏绣绣不住地用小脚踢着父亲:“少废话,趴下,报上名来。”
  
  小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老爷,这是前几日二小姐上街玩时,看到一个锦衣卫盘查行人是听到的,就学来了,整日地说。”
  
  吴夫人突然有些忧愁:“这丫头,怎么像个男娃娃?”
  
  本来,胡克己有点笨这件事让苏木很不开心。却不想,绣绣如此精灵活泼,却让他大为惊喜。哈哈大笑道:“像个男娃娃有如何,我一样喜欢。”
  
  吴夫人等这才高兴起来。
  
  和女儿玩了半天,就有门房来报,说是北镇抚司的石大老爷来访。
  
  吴夫人等这才抱了绣绣,忙退回内宅里去。
  
  “石文义来了,大开中门,我去迎接。”
  
  石指挥今天的来意,苏木自然是知道的。
  
  开了中门,就看到这个锦衣卫头子手中提着一个小包裹恭敬地站在那里等着,那包裹看起来很沉重的样子。
  
  石文义连连拱手:“学士,刘瑾的案子总算办完了,本官这才得了清闲,前来叨扰,勿怪,勿怪!”
  
  进书房分宾主坐定之后,石文义将手中的小包裹放在苏木手边的茶几上。
  
  打开了,苏木一看,都是一百两面额的发展银行即兑钱票,大约有好几百张,几万两银子的样子。
  
  苏木:“石指挥,这是何意?”
  
  话还没有说完,石文义就扑通一声跪在苏木面前:“学士救命,学士救命。”
  
  苏木大惊,一把将他扶起:“这话怎么说的?”
  
  石文义小声地哽咽着:“学士,石某是怎么做的这个指挥使,昨天已经同你说得清楚了。可今日早朝,就有人上折子弹劾本官,说本官是刘瑾党羽,请陛下将我拿下,下到天牢里。还请学士替本官主持一个公道,还我的清白。锦衣卫指挥使本官也不想当了,只求平平安安地回家种地。昨天查抄刘府的时候,本来本官给学士留了些玩意儿的。不过,后来陛下过来查验,里面的东西须不好动。就折合成现银,还望学士不吝收下。”
  
  苏木淡淡一笑:“石指挥,你这是在贿赂下官吗?本官不过是一个待用的七品,又有何德何能帮上你的忙?”
  
  石文义:“别人不知道,下官还不知道吗,苏学士你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只要你说一句话,文官们就不会在上弹劾折子了。学士放心,只要过了这一关,本官立即上书请辞,好给胡顺胡经历腾出位置来。这钱也不是送给学士的,学士去求人办事,总归是要给人一些辛苦银子的,石某也不是不识相的,官场上的规矩全懂。”
  
  “给胡经历腾位置。”苏木苦笑一声,如果是在以前,运做一番,或许能够让自己这个泰山老丈人做锦衣卫指挥使。可以前正德已经同他苏木翻脸,胡顺也没这个可能了。
  
  刚才听到石文义说起今天早朝的事情,苏木心中一动,就问:“今天早朝是什么情形,陛下是怎么说的,刘瑾的案子定下来了吧?”
  
  “定下来了。”听到苏木问,石文义忙道:“今日早朝,三法司将刘瑾一案的审结结果递了上去。本来,按照《大明律》,刘瑾谋反,但凌迟处死,诛三族。不过,皇帝想了想,念及旧情,就判了个绞刑,家人发配去边境为奴。”
  
  “本来,大臣们还不肯罢,又上前争执了半天,死活要判刘瑾一个千刀万剐,和万岁爷争了个面红耳赤。最后,万岁爷突然说了一声‘何必呢,毕竟是服侍朕十多年的大伴,下不了手啊!为君王者,讲究的是仁恕之心,这事就这么罢了好不好?’说着话,万岁爷眼睛里沁着泪花。”
  
  石文义越说表情越是精彩:“看到万岁爷流泪,大臣们这才罢了休。”
  
  苏木心中突然有些不好受,看来皇帝这次是真的伤了心,我苏木要想和正德修复关系,怕是有些难:“那么,刘瑾什么时候行刑?”
  
  “三日之后,学士要去看吗?”石文义讨好地问:“到时候,本官可派人侍侯学士。”
  
  苏木闷闷地坐在那里,在不说话。
  
  石文义等了半天,见苏木不发一言,知趣地悄悄退出了书房。
  
  良久,苏木才叹息一声,提笔给李东阳写了一封信,给石文义证明,说他不是刘瑾死党。
  
  得了人家的钱,自然是要办事的。
  
  三日之后,刘瑾在菜市口行刑,苏木也没去看。
  
  说句实在话,他心中还是非常难过的。毕竟,苏木和刘瑾认识五年了,怎么忍心眼睁睁去看他被人绞死?
  
  抛开私人恩怨不说,刘瑾其实并没有多大劣迹。关键问题是,刘瑾一手把持朝政,大力排挤文官势力,激怒了整个文官集团。将明朝中期以来皇权和文官治权的平衡彻底打破了,政治神态失衡的结果,必然是一场死与死的搏杀。
  
  只不过,这一阵,刘瑾败了,败得彻底。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朝廷就开始大力缉拿刘党派。
  
  六部中,凡是刘瑾提拔的官员都毫无例外地被罢黜回乡,交由地方官看管。
  
  石文义位高权重,本来,文官集团要办他一个胁从之罪的。后来,李东阳站了出来,说石文义不是刘瑾的人,也没有做过什么恶事。就来了个抄家免职了事。
  
  不管怎么说,石文义的一条命算是保住了。他家里又在经商,将来也能平平安安的做个富家翁。
  
  在保住一条命之后,石文义还亲自登门来拜谢苏木。
  
  对于这人,苏木自然是懒得见的。
  
  石文义被罢免之后,锦衣卫指挥使一职空了下去。
  
  这让胡顺来了精神,三天两头在外活动,将大把银子撒了出去,并不住地派人来请苏木过去商议。
  
  可怜苏木有苦难说,又如何好对老丈人说这事自己帮不上一点忙。真要出面,搞不好还能产生副作用。
  
  见了胡顺,只恩恩啊啊地含糊其词,应付了事。
  
  锦衣亲军何等要紧的部门,石文义被罢免那天,新的指挥使到任,不出意料,同真实历史上一样,新任指挥使叫钱宁。
  
  此人云南人氏,乃是太监钱能的干儿子,一身高明的武艺。在钱能的引荐下,又讨好了刘瑾,被派到正德皇帝身边做侍卫。由于有左右开弓的好箭法,大受宠幸,正德皇帝干啥都带钱宁当随身。正德遇宴饮喝醉,往往枕钱宁肚腹大睡。
  
  如今,更是拜正德做了干爹,自称“皇庶子钱宁”。
  
  这人在历史上名气极大,苏木以前也看过他的相关资料。后来因为混进了文官系统,对于宫中之事也不怎么上心。离京两年,这次回来,还从来没见过这人。
  
  钱宁做了指挥使,胡顺大问光火,不住在女婿面前抱怨。
  
  苏木也不理睬,且由他去。
  
  锦衣卫、东厂两个强力部门换将之后,接下来就该整顿内阁了。
  
  内阁四老中,张彩因为是刘瑾的得力干将,早就被抓捕归案,判了个斩首,陪刘瑾一起上了法场。
  
  至于焦芳,此人名望实在太高,文官集团网开一面。
  
  在焦芳上请辞折子之后,便准了,让他和同朝为官的儿子焦黄中一道回乡养老。
  
  刘瑾的其他人,比如段炅等人,也同时被罢免。
  
  如此一来,内阁和六部立即空出许多位置。
  
  很快,新的正德朝内阁又重新组建起来,依旧以李东阳为内阁首辅,扬廷和升任次辅,又补了刘忠、梁储、蒋勉三人入阁。
  
  这三个新阁老也没什么才具,在历史上也没有什么名气,不过,却是典型的明朝官僚。
  
  内阁人选定下来之后,六部也换了个遍,最大的变动是杨一清要进京做吏部尚书。
  
  在文官和皇帝的这一次战斗中,文官集团可谓是占足了上风。
  
  这一切都和真实历史上所记载的一样,苏木也不感到意外。
  
  不过,真叫他惊讶的是,好友康海竟然被人说成刘党罢了官。
  
  至于被人当成刘党的原因也很混帐。
  
  事情得从李梦阳身上说起。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