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一十一章 被折腾得够戗的谢自然
当年康海中榜眼之后,名声大躁(明朝好女婿811章)。
  
  刘瑾是陕西兴平县人,以其与康海为同乡,又风闻康海的才名,企图拉拢康海作为同党,康海一直不肯去见刘瑾。
  
  恰巧他另外一个陕西老乡李梦阳因为代尚书韩文草拟弹劾刘瑾的奏章,事情暴露后,刘瑾加给李梦阳其他罪名,将其逮捕人狱,准备处死。
  
  李梦阳知道刘瑾看重康海,为了活命,就从狱中给康海递了一张纸条,上写“对山救我”四字。
  
  “对山”为康海的别号。康海义不容辞,虽然一直不肯登刘瑾之门,但为了朋友,只得硬着头皮去拜谒刘瑾。
  
  刘瑾听说康海登门求见,高兴万分,急忙跑出去迎接,下榻时十分匆忙,连鞋也没有穿正,倒足汲着鞋跑出门迎接,并将康海奉为上宾。康海在刘瑾面前,多方为李梦阳辩解,刘瑾一心想拉拢康海,遂看在康海面上,第二天便释放了李梦阳
  
  刘瑾因谋反罪被朝廷处死,朝廷清查刘瑾一案,康海因与刘瑾有过来往,遂被列为同党,削职为民。正在这个时候,已经官复原职的李梦阳,不但不为曾救自己一命的朋友两肋插刀,反过头来倒打一耙,诬陷嫉害。
  
  李梦阳和康海同为诗坛七子之一,乃是文学界的泰斗,地位尊崇。同康海刚入仕不过几年不一样,李梦阳在官场上混了十多年,品级颇高。
  
  他要干倒康海,自然容易。
  
  至于李梦阳为什么要恩将仇报,下来之后苏木也分析过。这个李梦阳在外人面前一样以铮铮铁骨刚直不阿著称,尤其是在殴打国舅爷张鹤龄之后,更是文官集团的清流代表。
  
  不过,上次被刘瑾抓捕下狱,并要处死之时,李梦阳却是惧了,于是,写信向康海求救。希望他能够利用和刘瑾是老乡的关系,帮说说情。
  
  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对于李梦阳的名声却是大大有损失。
  
  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李梦阳索性将康海一并给做了,赶出了官场。
  
  按说,康海这事真若要查,也能查得清楚。可惜,康海在江西主持乡试的时候,为官实在太清廉,将地方大族得罪个了遍。
  
  而江西是明朝出状元出进士最的科举大省,朝中六部官,以及在京备选、待考的举人中有一小半是江西籍。
  
  得罪了江西大族,可谓是得罪了半个大明朝,单从这一点来看,康海是彻底没救了。
  
  苏木即便有心帮忙,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暗自叹息。各人有各人的禀性,若换成他苏木去江西当大主考,怎么会弄成这样的结局?
  
  如今,苏木也只能给陕西地方官带个信,请他们关照一下康海,做为一个朋友,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六部各衙门都换了不少新人,万事开头来,这次朝廷动荡估计还得一阵子才能平稳下来。
  
  所以,苏木去兵部做侍郎的任命也就那么搁置下去。
  
  据苏木预测,起码要等过了年才谈得上。
  
  离家两年,难得有这么一个长假,苏木干脆什么也不管。要么是同官场和文坛上的友人聚会,要么是在家里读书陪老婆孩子。
  
  囡囡被吴夫人正式认为女儿,对于这个机灵的女孩子,她是打心底的喜爱,就亲自担任起了教导囡囡的任务。每天都会在家上开一堂课,给囡囡讲学。
  
  吴夫人的才学本就高过苏木这个二调子,教起学来效果也要好上许多。
  
  于此同时,谢自然也跑过,表面上是要聆听恩师的教诲,实际上是找机会同囡囡见面。
  
  只不过,这里是京城,苏家家规在那里,要想见上囡囡一面却不甚容易。
  
  也只有在吴夫人讲课时,他才能和囡囡说上几句话。
  
  吴夫人的学问高绝如此,自然令他十分震撼。心中感叹:恩师的学问已经高到这种程度,想不到师母竟然比恩师还渊博,这世间竟然有如此人物啊!
  
  对待吴夫人,谢自然敬之如师逢之如母。
  
  对于自己这个可能的未来女婿,吴夫人也挺满意,只对苏木说此人学问人品都是不错,就是身上杀气太重,像是个军汉和乡绅土豪。
  
  苏木哈哈一笑,他本来就是要安排谢自然去从军的。军人虽然地位不高,但却容易获取功劳,将来若是封了爵位,就是勋贵了,岂不强似在文官集团里熬资历。
  
  当然,这话他自是不回同妻子讲的。
  
  过了一阵子,这几日却是奇怪,谢自然已经有两天没过苏木这里来请安了,搞得听讲的囡囡也是心神不宁。
  
  当吴夫人说起这事时,苏木随意道:“谢君服正是青春少年,又少年得意,在外面必然有不少应酬,夫人无需担心。”
  
  吴夫人深以为然:“只是囡囡……”
  
  正要开上几句玩笑,赵葫芦就来报,说是谢老爷过来给大老爷请安了。
  
  苏木一笑:“说曹操,曹操就到。”
  
  等看到谢自然,苏木顿时吃了一惊。几日不见,却见谢自然混身酒气,眼睛里全是红丝,看起来甚是邋遢。
  
  苏木有些生气,沉着脸道:“人少年时血气初成,得爱惜自己的身子。你这几日想必是在外面纵情声色,荒唐胡闹了?”
  
  谢自然忙道:“恩师误会学生了,谢自然一直都记得恩师的教诲,怎么可能放纵自己,实在是,实在是……”
  
  “实在是什么?”
  
  听苏木问起,谢自然一脸的愤慨:“实在是黄东那贼厮鸟太可恶,若不是看到他和学生同窗一场的份上,这次非拔了他鸟毛不可。”
  
  谢自然是个土豪,虽然规为举人,说话却不讲究。
  
  大约也是被那黄东给气坏了,立即暴了粗口。
  
  旁边的赵葫芦就呵斥道:“谢老爷,夫人在这里,说话注意些儿。”
  
  吴夫人微微一笑,起身:“老爷,你和君服说话,妾身先去看看女儿。”
  
  等到夫人离开,苏木才问:“究竟怎么回事,又和黄东有什么关系?”
  
  谢自然:“那黄东……那鸟人前天跑来找学生,问恩师这次抄刘瑾府是不是得了许多奇珍异宝。又说太康殿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命他过来问恩师你可否得了希望物。如果有,就让她开开眼界。恩师为官清廉,世人共知,黄东这不是血口喷人吗?学生不耐,就说没有。却不想,那黄东就来缠学生。学生本来不想给他好脸色的,可说来也怪,这鸟人不知道从那里寻来许多凤翔府在京城的士子,整天跑来学生家里又是作文会,又是谈天说地。学生可以不给黄东面子,可老乡的面子却不能不给。”
  
  “这几日,一群凤翔府的读书种子在学生的家里,和学生同吃同住,学生都快被他们给弄疯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