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我家老爷是苏木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调戏着关继宗,简直就是肆无忌惮了(明朝好女婿821章)。
  
  偏偏关继宗又发作不得,一张脸涨得通红,捏着筷子的手气得微微颤抖。
  
  苏木恼火起来,关继宗是自己请的客人。当着他的面前,客人被人羞辱,他这个做东的如何忍得下去。
  
  不过,自己现在身份尊贵,也没办法同两人翻脸。
  
  就冷冷地说道:“二位大人好象在吏部领了好差使?”
  
  这话一问出口,就连关继宗也留了意。
  
  姓卫的那人得意洋洋地看了关继宗一眼,炫耀道:“算不上什么好差事,不过是想为国为民做些事情而已。区区不才,即将出任河南怀庆府济源知县。”
  
  “那可是个好地方啊,中原地区,人接地灵,小弟就差了些。”姓梁的那个官员凑趣道:“在下去的是山东东昌府府学做学政,比不上卫兄这个正印官。”
  
  “真好啊,你们真好啊!”关继宗一副羡慕嫉妒的表情。
  
  两人更是得意,都同时笑起来。
  
  苏木哼了一声:“恭喜二位大人,在下还请了客人,就不打搅两位了。
  
  这已经是明显的逐客令,卫、梁二人没想到苏木如此不给面子,脸色难看起来,问关继宗:“这位是?”
  
  关继宗:“这位梅大人姓梅名富贵,原是沧州巡检。年轻有为,如今也是正七品,现在在……梅大人,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高就?”
  
  “以前……就在京城做官。”苏木道:“如今,刚被派去兵部。”
  
  话还没有说完,两人同时问:“兵部哪个衙门?”
  
  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是非科举出身,却也是正七品。正七品可是朝廷命官,想来他在京城也有不得了的背景。这次去兵部,命官一级的至少是正六品的主事。看来,这人来头不小,倒是不好得罪。
  
  苏木本懒得回答他,可关继宗却也跟着问:“梅大人,你究竟在兵部做什么,可有关系,能不能帮我去吏部通融一下?”
  
  苏木无奈地回答说:“关大人,你的事……我去兵部做会同馆大使。”当着卫、梁两人的面,苏木自然不好同他说自己已经同谷宏说好了让他去大同做知府。而且,杨一清那边也应该没任何问题。
  
  “原来这样,看来你也帮不上忙。”关继宗一脸的失望。
  
  “原来是个九品大使。”梁、卫两人都是一脸的鄙夷:“想来梅大人以前的七品官定然是花了钱得来的,是不是刘瑾门子?这次阉贼被诛,你受到牵连了吧?”
  
  卫知县冷哼一声:“阉党余孽,小小的正九品,会有什么不得了的客人?本官倒要等等看,看看来的究竟是什么人物。”
  
  梁学政也冷哼了一声,坐在椅子上不动,一脸的傲气。
  
  苏木大怒,正要动手赶人。
  
  突然间,楼梯一阵轰隆响,就看到谢自然面上似哭似笑地走过来。
  
  说话也哆嗦起来:“恩师,学生,学生……我我我……我得了官职了……”
  
  谢自然看起来如同被人抽离了魂魄,一副痴呆模样。
  
  “梅富贵,这位就是你的客人?”卫知县冷笑着问。
  
  苏木没理睬他,缓缓问:“得了官职了,去哪里?”
  
  谢自然:“去山西大同军中……”
  
  “原来是个军汉啊!”梁学政冷笑:“如此粗鄙之人,多看一眼也是脏了眼睛。”
  
  话还没有说话,谢自然接着说:“就任山西都指挥司都指挥佥事一职,学生能够得到这个职位,全凭老师恩典。”说到这里,他才恢复正常,眼睛里含着感激的泪花。
  
  “啊!”包括关继宗在内,三人都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这可是正三品的高官,虽然武官的品级都高,可地位却比武官要低些。
  
  但苏木这个小小的九品大使,却能让自己的学生做正三品武官,他……竟然有这个能量?
  
  不对,一个没功名非正经出身的九品官,怎么会有学生?
  
  正疑惑间,小二有恭敬地引着一个人上楼:“谷郎中,你老已经有好几日没来照顾了,快请快请。”
  
  来的人,不是吏部问选司郎中谷宏又是谁?
  
  天下间所有的官员都怕吏部的人,尤其是文选司郎中。毕竟,你的官帽子可是掌握在人家手头的。
  
  卫、梁二人一个激灵,触电一般站起来,连连作揖:“见过谷郎中。”
  
  谷宏也不理睬着两人,径直走到苏木面前,笑道:“子乔,我有紧急公务要办,这顿酒就不吃了,改日吧。对了,你叫关继宗?”
  
  目光落到关继宗身上。
  
  关继宗:“下官正是。”
  
  谷宏:“你的事情,本官去请示过杨部堂,部堂大人说了,让你去大同做知府,准备一下,出京去吧!子乔,正好你在,借你车用用,咱们一道走。”
  
  说到这里,谷宏苦笑:“这大中午的,根本就雇不到轿子。本官俸禄微薄,也养不起轿夫。京城居,大不易。”
  
  苏木:“那好,你要坐我苏木的轿子,我高兴还来不及了。”
  
  两人和谢自然一道下了楼。
  
  “啊,。太原知府,怎么可能?”等三人离开,半天,梁学政才惊叫一声。
  
  卫知县:“关大人,你竟然去了大同做知府,还惊动了杨应宁,太匪夷所思了吧,老实说,你走了什么门子?”
  
  关继宗却没有回答,就那么呆呆地坐在那里。
  
  刚才发生的一幕就如同做梦一般。
  
  大同其实不是一个好去处,可这个地方却非常适合养望。一般来说,去这样的地方做官都是一种锻炼,将来是要大用的。
  
  可我关继宗何德何能,怎么可能入了朝廷的法眼。就算要锻炼,也不可能锻炼我这么个已经到了年龄的老官员吧?
  
  心中一团迷糊,却是无法思考。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下人模样的人走到关继宗面前,将一张帖子塞到他手上:“关大人,我家大老爷说了,晚上若有空,去他府上说话。”
  
  “你家老爷是?”
  
  “我家老爷是苏木苏子乔,就是刚才同你吃酒的那位。”
  
  “刚才不是梅富贵吗……啊,苏子乔!”
  
  “啊,状元公,平定宁夏之乱和诛杀刘瑾的苏编纂!”梁、卫生两人也同时惊叫。
  
  然后,一张脸感到火辣辣的。刚才,他们竟然对苏木无礼,传出去,不是笑话吗?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