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二十六章 果然好种
听到张太后问,太康的眼圈也红了,再说不出话来(明朝好女婿826章)。
  
  正德皇帝不育之症以前也不过是听苏木说起,太康公主和张太后也不过是心中怀疑而已,但终究是不死心。
  
  经过苏木提醒,母女两人心想,既然人间的药石对皇帝的病情毫无用处,换冲虚的神仙手段未必没有办法。
  
  可惜,冲虚好象早已经预料到太康公主和太后会来问这件事一样,只回答说:“一切皆是命数。”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他这个态度已经说明问题了,太康和张太后只感觉一阵绝望。
  
  张太后一抹眼睛,面容变得刚强起来:“既然如此,太康,你可能得隐居半年了,可有好的去处?”
  
  太康咬牙道:“太后,女儿这些年经营发展银行,也置下了无数庄园和田地。在房山有一个小庄子,地方不大,也就一个聋哑老汉打理。他也不认识我,只知道女儿是银行里的人。到时候,太康可带一饼、二饼去那里待产。”
  
  说起自己腹中的孩子,太康一脸的甜蜜。
  
  张太后点点头:“既然你早有安排,那哀家就放心了。不过,好好的一个孩儿却要抱进宫来,驸马和顾家那边你该怎么解释?”
  
  提起顾家和驸马,太康淡淡一笑:“驸马最近老实了许多,也不出去花天酒地了。不过,他如今又迷上了佛学,在府中设了斋堂,整天吃斋念经。女儿一个月中和他也见不了几次面,他也就是个摆设。过得几日,女儿就乍称小产,要回宫里调养身子,估计也要用上五六个月。那驸马没人管束,欢喜还来不及,又如何会来问我的死活?如此,不就将世人给瞒过去了。”
  
  张太后幽幽一叹:“你却想得周全,这几年也算是历练出来了。”
  
  太康:“太后,我是谁的女儿,有你这么一个母亲,女儿自然得十分出色才算是不堕了你老人家的名头。不过,谈昭容那边还得想个法子瞒过世人的眼睛。”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一个傻女子,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娘到时候会处置好的。”
  
  太康还是有些害怕的样子:“太后,狸猫换太子,这可是大罪啊,将来女儿百年之后,又有何面目去见先帝?”想到恐惧处,太康一张美得让人不可逼视的脸白得可怕。
  
  没错,太康和张太后已经合计好了。只等太康肚子里的孩子一生出来,就偷偷送进宫,假称是谈昭容所生的龙种。
  
  谈昭容本就傻,家中也没有他人,正是一个合适的幌子。
  
  为了让谈昭容假扮孕妇模样,太康特意让冲虚开了一副方子给她服下。
  
  或许这张方子里里含了激素类药,又或者能够让人内分泌紊乱,谈昭容整个人都膨胀起来。从一个纤瘦的女人变成大腹便便的胖子,一副身怀六甲模样。
  
  道家玩的就是丹鼎铅汞那一套,给人下起药了,自然擅长。
  
  “刚才哀家说谈昭容傻,想不到你更傻。”张太后喉咙里低低咆哮一声:“你皇帝哥哥已经不能生孩子了,可以说,先帝这一脉从此就断了。你把你的孩子假装成陛下的龙种,算是过继给了你哥,把先帝这一支的香火延续起来。先帝泉下若有知,欢喜都还来不及,又如何肯怪你?说穿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身上还流着先帝的血,流着哀家的血。”
  
  “你哥哥千秋万岁之后,若是没有太子,这大位就怕要落到其他藩王头上,先帝在地上若是知道,也不知道要恼恨到何等程度。还有,你想过没有?”张太后的脸也跟着苍白起来:“苏木以前那席话说得很有道理,太康,你可掌握着发展银行这座皇家钱庄,是天下最有钱的人。而哀家垂帘一年,得群臣百官拥戴,却是这天上地下最有权势之人。势力使人争,这世上多少人为权钱二字争得头破血流。若是新的天子登基,容得下你我这两个天下最有钱最有权的人活着吗?”
  
  “到时候,你我活得凄惨,先帝在地下也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若是他知道你我今日所为,必然会赞同的。”张太后说到这里,终于停下来,狠狠地看着女儿:“太康,做事可不能软弱。这个世道,哀家是看清楚了,软弱的人没有活路。”
  
  太康听母亲提到先帝,眼泪终于落下来,哽咽着小声道:“可是,皇帝哥哥以后没准身子好起来了呢。”
  
  太后:“到时候,大不了让你的儿子做亲王,让皇帝的龙子正太子之位就是了。”
  
  “恩,女儿听娘就是了。”太康咬牙点了点头。
  
  太后最后道:“对了,你的事情得尽快办,再等上半月,你就要大出怀了。”所谓大出怀,就是女子在怀孕三个月以后,肚子就要大起来,根本就没办法瞒过人。
  
  “是,女儿今天晚上就假装小产,然后明日就躲房山去。御医那边……”
  
  “哀家已经吩咐下去了,且放心。”张太后,说着话,突然问:“对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太康吓了一跳:“自然是驸马的。”可脸却红了。
  
  张太后冷笑:“殿下自重,哀家就不相信你能看上那个肮脏货,下去吧!”
  
  太康:“母后,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声音虽大,却显得底气不足。
  
  张太后的冷笑声更大:“别当哀家是聋子瞎子,你的太康读书可是读得中了毒的,不是一心要寻你的宝玉哥哥吗?嘿嘿,宝玉哥哥你寻不到,却找了个东坡居士。”
  
  太康吓得魂飞魄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太后……女儿,女儿……”
  
  张太后一脸的疲倦,挥了挥手:“如此也好,那人身具绝世才华,又身子健壮,却是好种。娘年纪大了,也不想过问此事。只希望此事就此打住,也免得损了皇家颜面。免得到时候,哀家忍不住要下杀手。”
  
  太康颤声道:“是,女儿怀孕之后就没同那人再见过面了,以后也不会。”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