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三十章 以工代赈
书办听到这话,心头震撼(明朝好女婿830章)。
  
  他先前之所以在关继宗面前说苏木如何如何了得,叫府台大人写信给苏木讨赈济款云云,除了处于一个读书人对海内第一名士的崇拜之外,还存了一份试试也无妨的心理。
  
  在内心中,他不认为这一封信写出去之后第一就会有效果。可作为大同府的土著,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同乡难民饿死吧?
  
  可现在听这个兵丁这么一说,他这才清楚苏木的能耐。区区一个小小的兵部会同馆大使,就能让他门生做正三品的高级将领。放眼全天下,只怕也只有内阁阁老们有这种本事。
  
  自家府君和苏子乔私交如此之好,请他奏报朝廷要写赈济款子应该不难。
  
  书办心中一阵喜悦,心中叫了一声阿弥陀佛,大同百姓有救了!
  
  谢自然和关继宗约好,等他见完大同镇的总兵官王勋之后就到知府衙门。
  
  ……
  
  关继宗毕竟是七十岁的老人了,虽说对外号称只五十出头。在野地里赈济了一天流民,只感觉心力憔悴。又吹了风,坐在大堂里,将手盖在火笼上,口中发出丝丝声,却是半天也缓不过劲来。
  
  厅堂外,北方还在呼啸着,雪粒子更密实了些。
  
  看着他身上的官服都是泥点子,又抖瑟得厉害,谢自然心中不以为然,暗道:恩师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提携了这么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又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若是这关老头将来有个好歹,又或者犯了老糊涂,岂不引起物议,损了恩师的清名。
  
  恩师什么都好,就是念旧,重感情。只要是他自己的人,无论多么废物,只要求到他门上去,都会给几分面子。
  
  哎,有的时候真真叫人无奈啊!
  
  不过,本以为这关知府也就是个尸位素餐混日子的老官僚。
  
  今日到大同,却听人说关知府在外面抚慰百姓多日。
  
  又看到他已经皲裂的面庞和双手,谢自然却暗自有些佩服,这却是个忠于王事之人,倒同我从前所想的不一样。
  
  谢自然在观察关继宗,关知府也在观察这个少年将军。
  
  实际上,在一年前,两人因为都是出自苏木门下,同为苏学士一系,到山西的时候,他们也见过一面。
  
  想当年见到谢自然的时候,关继宗还很不以为然,觉得这就是一个毛头小伙子。而且,这小子骤然被提拔到正三品的高位,少年得意,身上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轻狂之气。
  
  今日见了谢自然,却见这小子身材又高了些,魁梧了许多。人也黑了,显示出一股精悍之气,炯炯的目光犀利得如同两把刀子。
  
  大冷天的只穿了一件单衣,挺拔地坐在那里,只将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纹丝不动。身上气势惊人,就如同一个征战沙场多年的骁将。
  
  烤了好半天火,关继宗这才感觉到身上有了些热气,缓过劲来,道:“君服,这次若不是你押送十船粮食过来,这两万多流民明日就要断炊了,本府替大同百姓谢谢你。”
  
  说着,就拱了拱手。
  
  谢自然:“不过是举手之劳,府君是恩师举荐的,若在你治下饿死了人,恩师面上也是无光。”
  
  这话说得有些不太客气,关继宗却不生气,反苦笑道:“君服说得是,可这十船粮草也吃不了多长时间,刚才本府还想过是不是给子乔写一封信,请他帮忙在内阁阁老们前说说话,看能不能让朝廷再拨些款子下来,只少也得将这个冬天对付过去吧。”
  
  谢自然却是摇了摇头:“关府君,我劝你还是别写这封信,就算写了,只怕恩师他老人家也没那闲工夫给你带话。”
  
  关继宗一呆,急问:“怎么了,难不成眼睁睁看着百姓饿死不成?”
  
  谢自然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皱眉想了片刻,道:“这十船粮食,还是我在山西都指挥司指挥使大人面前求了情,才凑够的。指挥使大人也是卖了末将的薄面,这才点了头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关继宗:“多谢君服,咳,毕竟你是掌印佥事,这点面子指挥使还是要给的。”
  
  山西都指挥司有指挥正二品指挥使一人,从二品指挥同知两人,接下来就是正三品都指挥佥事四人。所谓佥事,说穿了就是办公室主任。而谢自然是掌印佥事,负责都指挥司机要,是都指挥司的第四号人物。
  
  赞叹了一句,关继宗又接着问:“如果你那里再没有法子可想,那么,该如何是好?”、
  
  谢自然:“此事我已经想好了,这大同因为和鞑靼接壤,处于边防前线,百姓逃亡也多,土地抛荒厉害。不过,这里的军户所也多。不如将这两万流民分散道军户所去。”
  
  话还没有说完,关继宗就摇头道:“不成,流民都是民户,就算饿死只怕他们也不肯去做军户。”
  
  谢自然:“关府君你且听我说下去,我的意思又不是让他们去做军户。而是将流民分散到军户所去,叫军户供养他们。而流民则开垦荒地,开垦出来的荒地则归军户所所有。军户所那些军官我是知道的,眼睛里只有钱,只要看到实际的好处,他们不会反对的。”
  
  关继宗眼睛一亮,一拍火笼:“原来是以工代赈,好主意。如此一来,百姓得了赈济,军户所得了土地,地方上也繁荣了,一举数得,君服你果然好计较。”
  
  一想到两万多百姓有救,关继宗激动起来。因为太用力,火笼子里的灰腾了起来。
  
  可是,转念一想,关继宗突然颓丧起来:“只怕还是不成,这新开垦的土地都是生地,至少要侍侯两年才能有一定产量,只怕军户所的人不太愿意。”
  
  谢自然冷冷一下:“不愿意也得愿意。”
  
  “怎么说?”关继宗好奇地问。
  
  谢自然淡淡道:“我刚讨了个差使,暂兼山西行都司都司一职,直接管着大同的军户所。非常之时,当用非常手段,若有人不开眼想让我谢自然不开心,我就叫他一辈子不开心。”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