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三十二章 克夫的女人
“什么,是汪连的浑家刺伤了他,究竟怎么回事?”谢自然一呆(明朝好女婿832章)。
  
  谢自然身后的几个随从也都是一片哗然:“这不是谋杀亲夫吗?”
  
  兵丁:“大老爷,小的不敢说。”
  
  谢自然大怒,正要喝令他接着说下去,就到了山西行都司衙门。
  
  原来,大同城并不太大,而山西行都司衙门离知府衙门也就两条街,说话间就到了地头。
  
  谢自然对这距离倒是挺满意的,未来他要跟关继宗有许多接触,如此倒也方便。
  
  既然到了衙门,谢自然也不方便再问下去,还是先交接关防、兵符要紧。
  
  就一挥手,那兵丁如蒙大赦,一道烟似地跑了。
  
  新官到任,自然是一通忙乱。
  
  就有两个副都司带着一群千户百户迎上来,说:“早就接到山西都指挥使司衙门的军令,知道谢佥事要来兼都司一职,大家早就盼着你来呢,佥事大人真是年轻有为啊!”
  
  进了衙门,升堂,交接完军务之后,就开始点卯,算是同各位同僚认识。
  
  这一点卯,汪连汪千户因为被老婆刺成重伤,自然不能过来。
  
  谢自然想到自己刚到大同,手下无端端地就被人放倒了一个,面色难看起来。
  
  接着,就是处理以前所积压的军务,谢自然心中积着一股火,对待下属也是分外严厉,搞得气氛很是紧张。
  
  众人见谢自然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就做了正三品的佥事,而且,他这个佥事还是掌印佥事。虽说在都指挥使司中仅仅排名第四,可担负起联络上下,沟通左右的要职。若说起实权来,却能排到第二,仅次于都指挥使大人。
  
  这么大点年纪就手握重权,说不准是朝廷拿位重量级大姥的门生,却是得罪不得。
  
  新官上任三把火,所有人自然要战战兢兢侍侯着。
  
  谢自然处置完积压公务,又同大家商议起由各军户出头安置流民,并以土地补偿大家的一事。
  
  大同府因为是军事重镇,同宁夏一样,军户所也特别多,可以说是一座军城。就谢自然治下,一共有十四个前户所,一百四十余百户所。
  
  以一个百户所接收一百多个流民来看,压力虽大,却不是不可以承受。
  
  如关继宗所说,能够平白得不少土地,大家自然是很乐意的。不过,有人顾虑说,新开垦的都是生地。若想变成熟地,出货,起码得两三年,这可是亏本声音。
  
  谢自然冷笑:“你们尽想着得好处,又不肯拿本钱出来,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新长官一发怒,大家都紧张起来。
  
  大约是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生硬,谢自然缓和了一下语气,道:“大家都先掏点粮食出来把流民安置好了。看鞑靼人的意思,会在应州地区呆上一阵子,朝廷肯定会发兵征讨。到时候,本佥事当奏报朝廷,看能不能给大家讨些军费下来,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齐声道:“多谢佥事体恤,我等感激不尽。都是本地本方的,把赈济收容流民义不容辞。”
  
  谢自然见大家答应,松了一口气:“就这样吧,各回本所,不日本佥事就会拿个章程出来,你们先备好粮食,供灾民过冬的窝棚也要先建设好了。”
  
  等大家退下,谢自然突然想起汪连汪千户的案子,就叫住一人:“古副使,你留一下,我有话问你。”
  
  那个叫古松的副都司负责军法,听到谢自然喊,就站住了,小心问:“佥事有何吩咐?”
  
  谢自然皱眉:“那个汪连怎么回事?”
  
  “啊,原来佥事要问汪千户的事啊!”古松那张脸瞬间精彩起来,扑哧一声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严肃点。”
  
  “是是是。”口中虽然应着,古松还是在不停笑:“这个汪连啊,惧内的名声可谓是震惊整个大同了。”
  
  “怎么说?”
  
  古松:“这话得从三年前说起,话说,汪千户老婆死得早,一直想找个女子续弦。按说,以汪千户的地位,大家闺秀或许攀不上,一个良善人家的黄花闺女却还是能娶到手的。可就在这个时候,真定那边不是发了大水吗,不少流民涌到大同。咳,咱们大同啊,真是一个风水宝地啊。无论什么地方受了灾,老百姓都会朝这里跑,就好象这里遍地白面馒头一样。”
  
  古松实在太唠叨,谢自然大为不满:“说重点。”
  
  “是是是,这个时候啊,从真定来的流民中有一户姓宫的人家,大约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想托庇到汪千户家里,就要将女儿说给汪千户。他女儿原本是有丈夫的,后来据说是在前线战死了,是个寡妇,闺名宫梅,大家都叫她梅娘。”
  
  “汪千户一听说是寡妇,心中就不乐意了。寡妇命都硬,已经克死了一个丈夫,汪千户若是娶了她,岂不也要被克。”
  
  “都是军户,将来保不准要上战场,军户都信鬼神风水命数,汪千户就想回了这门亲事。可那梅娘的父兄本是无赖,一心要到汪千户那里享福,就说千户大人啊,我家女儿命硬不硬本是无稽之谈,再说,千户大人火力足,鬼神辟易,怕什么,不如先去看看梅娘的模样再做定夺。”
  
  “汪千户也是抱着随便看看的心思,这一看,却是魂不守舍了。原来,那梅娘却生得国色天香,简直就是个绝世尤物。”
  
  “汪千户一看,就再挪不开眼睛。叫了一声,如果能娶这样的老婆,就算是立即死了,也心甘情愿。”
  
  “于是,就草草地办了婚事,把那女子接回家去。这下可就热闹了。”
  
  谢自然:“怎么个热闹法?”
  
  古松:“这女子却是刚烈得很,进洞房那天,身上就藏了一把剪子,一看到汪连就将剪子抵在自己心口,说是若汪千户若要用强,就立即死在这里。”
  
  古松说到这里,一脸的鄙夷:“佥事大人你是不知道,这个汪连虽然是千户,却是袭的军职,本就是个窝囊废,胆子小得很,性子又弱。看到梅娘如此刚强,立即吓得逃出了洞房。这两三年间,硬是没办法碰梅娘一根指头。”
  
  “这事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哪里有娶了浑家又不敢去睡的。平日间,同僚们都不停挖苦汪连,说他没种,不是男人。佥事大人今天不要来大同上任吗,军官们都进城侯着,就去了郑千户家吃午饭。”
  
  原来,军官们都有钱,尤其是千户军官,不少人还在城中买了宅子安了家。平日里都呆在这里,至于千户所,每月只不过去两三次。
  
  “大家在一起吃酒的时候,又说起这事。大概是喝得有些醉,汪千户受激不过,拍案而起,说是立即就回去睡梅娘,请大家一道同他去,在门外听动静做个见证,今日须让大家看看我汪连是不是个男人。”
  
  谢自然一脸铁青:“荒唐,堂堂千户,还要不要体面了。”
  
  古松:“大家都本着看热闹的心思,就跟着汪连一道去了他就啊。等汪千户进去不片刻,里面就传来一声惨叫,就看到汪连肚子上插着一把剪刀浑身是血地出来。”
  
  古松说到这里,不觉动容:“想不到都三年来,这个梅娘竟然是刀不离身。”
  
  他叹息一声,说:“大家看到这情形,叫了一声,谋杀亲夫,这还得了,就一涌而入将那梅娘擒住,送到行都司衙门,下了大狱。”
  
  古松不住摆头:“那剪子若是再深入片刻,就要刺中汪千户的肝脏,真那样,神仙也救不活。梅娘已经克死了一个丈夫,这第二个丈夫也险些死在她手头,果然是个命硬的妇人。”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