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是我做得还不够好
“什么叫命硬,根本就是个歹毒的妇人(明朝好女婿833章)。”谢自然大怒,一桌子:“婚姻这种事情,讲究的是三媒六聘。我且问问你,当初梅娘被她父亲许配给汪千户的时候,是否正式拜堂?”
  
  见长官发怒,古松一凛,这才想起谢佥事乃是举人功名,读书人出身,最重礼法。就小心地回答说:“是,是正式拜堂了的,当年行都司的军官们都去观礼。”
  
  谢自然:“那就是了,梅娘当初如果不肯嫁给汪千户,要为前夫守节,大可向她父亲明言。若他父亲不肯,也可向官府呈请。想来,梅娘的父亲也不肯强来,否则就会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受到国法的惩处。”
  
  古松陪笑:“汪宫氏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子,又如何知道这一点,自然不晓得要去告官。”
  
  谢自然不以为然:“就算梅娘不知道去找官府主持公道,要做那贞烈女人,大可以死明志。如此,世人还会竖起大拇指,夸一声好。这么不明白不白嫁过去,不肯承担起为汪千户生儿育女的责任不说,反处心积虑要谋杀亲夫,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古松:“佥事说得是。”因为谢自然是上司,又在气头上,他也只能随声附和。不过,总感觉谢自然这话逻辑上有问题。具体什么地方有问题,自己也想不出来。
  
  谢自然突然一拍额头:“咳,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梅娘全家不是真定来的灾民,衣事无着吗?她父亲将她嫁给汪千户,不过是想讨一口饭吃。梅娘若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父兄就要饿死。所以……”
  
  “所以怎样?”古松问。
  
  谢自然:“所以,梅娘索性就嫁了过去,将父兄安置妥当了,这才决定杀了汪某为丈夫守节云云。”
  
  古松瞠目结舌:“不对,不对,佥事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谢自然心中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他觉得梅娘并不像世人所以为的那样要为死去的丈夫守节。大约是看那汪千户生得不好看,心中有了嫌弃之心,这才不肯让他近自己的身而已。
  
  谢自然本是江湖人物出身,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一遇到事,就习惯往坏处想。
  
  “有什么不明白的?”谢自然呵斥道:“本佥事心中有数,对了,我且问你,那汪连是不是生得很丑?”
  
  古松:“是有点,过得一阵子,等汪千户的身子好些了,自然会来拜见佥事。到时候,大人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古松又小心问:“佥事,卑职想问一句,这事该如何处置?”
  
  谢自然:“你以为呢?”
  
  古松:“毕竟是汪千户的家务事,也没死人。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依卑职看来,不如将汪宫氏发还夫家,让汪千户好生管教就是了。怎么说梅娘也是汪千户明媒正娶的妻子,关在监狱里也不象话。现在已经是下午,若不早些发还,在监狱里过夜,对她名节上也有损,汪千户面子上须不好看。”
  
  听他这么一说,谢自然点点头:“倒是提醒了我,对,派个人去给汪家带信,叫他们派人来将梅娘领回家去吧!”
  
  监狱历来都是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尤其是关押普通犯人的地方。一个女犯人进了监狱,又有几分姿色,落到监狱卒手头,能有个好?
  
  不少女犯人,尤其是有凶案在身的那种,被里面的牢子肆意侮辱也是常事。
  
  因此,只要女人在监狱里呆上一夜。将来就算出去,夫家也不肯要了。
  
  当然,看在汪千户的面子上,里面的人也不会拿梅娘如何。
  
  可外面的人不清楚里间情形,怕是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谢自然刚到山西行都司,将来做事,还要大力依仗手下的千户军官们,自然不会让汪千户太难堪。
  
  正要叫人传令给汪家,这个时候,一个兵丁跑进来,“佥事老爷,同知老爷,汪千户来拜见两位大老爷了。”
  
  谢自然一呆:“汪连不是被刺成重伤了吗,怎么跑过来了?”
  
  古松忙道:“谢佥事今日刚来山西行都司任职,如今军情紧急,想必那汪千户强忍着身上的伤痛,过来拜见吧。”
  
  谢自然满意地点了点头,确实,他手头事务实在太多,这个汪连勇于任事,倒叫他心中颇为欣慰:“叫他进来吧。”
  
  不片刻,就走进来一个矮小的军官。
  
  只看了他一眼,谢自然就抽了一口冷气:这不是一只大马猴吗?
  
  只见这个汪千户又瘦又小,身高大约只一米五十。据这个汪连的挡案来看,也不过四十出头,不过,一张脸尖脸上却已经生了许多皱纹。
  
  这个年纪的人,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可这人看起来却是一脸的愁苦,头发已经谢顶了。焦黄的头发挽到脑后,只有一把簪子别住。
  
  他外面只披着一件棉袄,里面光着,露出厚厚的白色纱布。
  
  “见过佥事,见过同知。”大约是受伤重,汪千户说起话来中气不足,一施礼,就露出了一双细细的手臂。
  
  蹲在那里,跟猴子一样。
  
  谢自然低头看去,虽然汪千户埋着头,却还是能够看到他鼻子里支出来的黑色鼻毛。
  
  汪千户这个外形状,实在不能给人好感。
  
  想必那梅娘不肯让汪连近身,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谢自然心想:恩师的《红楼梦》中有一句诗说得好: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
  
  古松:“汪千户,你来得正好,我刚才还和佥事大人说起你浑家那件案子呢……”
  
  话还没有说完,汪连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狠狠地磕了几个头,叫道:“佥事大人,佥事大人,请你看在我浑家是个女流之辈,头发长见识短的份上,饶她一回吧。求你了,呜呜!”
  
  说到这里,竟放声大哭起来:“若是没有我浑家,汪连也不活了!”
  
  “啊!”谢自然惊得叫了一声。他本就打算叫汪家派人来将梅娘领回家去,却不想,这个汪千户竟然自己过来求情,还哭成这样。
  
  照说,汪家就算要领梅娘回去,只需说一声就是,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可这个汪连竟然如同卑躬屈膝,这这这,这还像是一个军官吗?
  
  古松也是又惊又怒:“汪连,你干什么,成何体统,快起来,快起来!”
  
  “不,若两位大人不放人,下官就跪死在这里。”
  
  谢自然越看越怒,表面上却笑起来:“汪千户,梅娘可是要杀你啊,你还敢领回家去吗,难道你就不怕她以后把你给害了?依本官看来,这种女人直接休了,打发回娘家正经。”
  
  “她是一时糊涂,佥事大人啊,其实,梅娘的心好得很的。”汪连大哭:“我也知道梅娘之所以做出这种事来,那是一时冲动。她是看不上我汪连,但是,这也是我平日间对她不好,今后,就算我死在她手上,也是我的错,是我做得不够好!”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