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三十五章 苏木的打算
梅娘一脸的平静,缓缓道:“回佥事大老爷的话,梅娘先夫姓梅,民女自然是梅宫氏,又如何能叫汪宫氏?”
  
  谢自然:“可你嫁给了汪千户,三媒六聘,还是拜了天地的(明朝好女婿835章)。”
  
  梅娘:“小女子当初之所以嫁给汪千户,那是被父兄所迫,不得以。不过,这三年以来,民女都没让那汪千户碰一根指头,算是为先夫守住了贞洁。”
  
  “笑话!”谢自然冷笑起来:“你要为你先夫守节,大可以死明志。一个人连死都不怕,还怕被人所迫吗?”
  
  这话一说出口,梅娘眼睛里涌出泪水来:“大老爷说得是,梅娘当年就该死了干净的,又何苦在这个世界上受这么多罪?不过,父亲和兄长……他们,他们……”
  
  “他们胁迫你了,就为在汪千户那里谋个职,寻口饭吃。这更是笑话了。”谢自然道:“看你年纪,想必你父亲和兄长年纪也不甚大吧?”
  
  旁边,古松插嘴:“佥事,汪千户的岳丈今年不过五十出头,说起身子,怕是比他还好些。汪连的大舅哥,也才三十,年富力强。”
  
  谢自然大笑:“那就是了,汪宫氏,你休要哄骗本官。当初你嫁汪千户的时候,分明是看人家是个官儿,想去享他的富贵。可一见到人,却发现汪千户相貌丑陋,却是不愿意了。”
  
  “大老爷,不是的,不是的。”梅娘的眼泪落得更多:“当初梅娘嫁汪千户实在是迫不得以。民女还有一个女儿,同我失散了。据父兄说,他们已经将她卖给了别人。若民女不嫁给汪千户,就再让我看不到女儿了。”
  
  “结果呢,你嫁给了汪千户,见着你女儿了?”
  
  梅娘摇头:“每次问起父亲和兄长,他们都是吞吞吐吐,不肯吐露半点消息。”
  
  “哼,还在骗人,当本官年少可欺吗?”谢自然暴喝一声:“住口,汪宫氏,你可知道你如今犯下了什么罪吗?”
  
  梅娘依旧在抹眼泪,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谢自然一脸煞气:“按照大明律,谋害亲夫,当绞,本官已经上报了提刑按察司,只等明年秋决。汪宫氏,你还有何话说?”
  
  梅娘面色一白,神色惨然:“三年前,民女就心如死灰,对这人世也没有任何留恋,只放心不下年幼的女儿。民女死了不要紧,她今年才十几岁,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过得如何?”
  
  谢自然也懒得同她再说话,看玩笑,竟然敢杀我手下大将,虽然那汪连混蛋本就该死。不过,我谢自然的下属是那么好杀的!
  
  就铁青着脸吩咐下去:“等下录了她的口供,把卷宗发去太原山西提刑司,国法自有公断。”
  
  吩咐完,他有看了一眼正在无声流泪的梅娘,突然发现这女人和囡囡还真有几分仿佛。心中莫名其妙一软,道:“毕竟是千户军官的娘子,住在这肮脏的牢房里不体面。给她安排一间单独干净的牢房,还有,将牢子都换成女差役。此女蛇蝎心肠,国法难容,但怎么说也关系到咱们行都司的面子,不可慢待。”
  
  “是,谨遵佥事大老爷之命。”众人连声应允。
  
  天色已经暗淡下去,处置完这件案子,谢自然回到书房,开始做事。
  
  他执掌行都司,万事开头难,得抓紧时间熟悉公务。
  
  看了大约一个时辰,一个兵丁来报说牢房汪宫氏那边有情形。
  
  “芝麻绿豆大点事也来报?”谢自然很不客气。
  
  兵丁被呵斥得面容发白。
  
  谢自然放下手头卷宗,问:“怎么了?”
  
  兵丁:“方才汪千户又来了,在牢房里见了他浑家。”
  
  “怎么说?”
  
  “他老婆依旧不理睬汪千户,汪千户讨了个没趣,只得讷讷地走了。不过,走之前还拿出了上百两银子撒给大家,请大家多关照关照他娘子,休要让她受半点委屈。”
  
  “世界上竟然有这种男人,太贱了!”谢自然大怒:“咱们行都司的脸都给汪连给丢尽了,以后那边的事就不要同我说,听着就心烦。”
  
  “是是是,大老爷!”
  
  此刻,北京城中,咸宁伯苏木府。
  
  同大同一般模样,入冬以来,天气就冷了下去,天下飘着雪雨。
  
  那种的冷,就好象是附进人骨子里一般,叫人身上不住打哆嗦。
  
  不过,在书房中,因为烧了地龙,却温暖如春。
  
  苏木端着茶杯子,目光落到前方,好象正在想着什么。大约是胸中正在酝酿着什么,嘴唇无声地动着,好象在念着什么。
  
  茶杯中有腾腾热气冒出,如云一般浮在半空。
  
  前面,吴夫人挽起了袖子,白皙细长的手臂悬在半空,正慢慢地磨着墨。
  
  良久,吴夫人将墨锭轻轻放在砚台边上,微笑道:“老爷,墨已经磨好,可以用了。今次,却不知道老爷又有什么精美文章面世。”
  
  “这篇折子,当写得简单、简约、直白,一开始就要亮明观点。所谓文章,立意当为第一要素。”喃喃地说出声来。
  
  吴夫人一惊,然后小声道:“老爷这是要写折子给圣上,妾身以为老爷做了一年多会同馆大使,已经无意宦途,一心做你的逍遥伯爵了呢?那不成,老爷打算东山再起?”
  
  苏木缓缓点点头,道:“过去一年多时间,苏木不过是收敛锋芒而已。不是我不想振作,实在是时机未到,所谓欲速则不达。”
  
  吴夫人一阵惊奇:“如此说来,时机已经成熟了?”
  
  苏木:“确实已经成熟了,鞑靼不是入侵应州吗。前两次,小王子入寇,都是抢一把就走,真真是来去如风,就算朝廷有意征讨,也是捕捉不到战机,反劳民伤财。这次却不同,看鞑靼人举族南迁的架势,是要将应州,甚至山西当成他们的冬牧场。如此决战良机,如何能够放过,正该集全国之力,一举除此边患。这一点,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皇帝陛下肯定是能敏锐察觉到的。”
  
  说着话,他仿佛是在坚定自己的信心:“土木堡之后,我大明朝的精气神好象都被人打没了。一说起对外用兵,都是避而不谈。就算天子有用兵的心思,也要顾及到百官的看法。所以,这个头就由我来开吧!”
  
  “这,正是我苏木重回朝廷决策核心的好时机。”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