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四十七章 碾压
内附一说本是蒋勉的提议,刚才已经被苏木骂成李林甫,心中一口气正无处发作(明朝好女婿847章)。
  
  现在见苏木将矛头对准了自己,首先就按捺不住,喝道:“狂妄!苏木你虽然是两榜进士出身,又中了个状元。可学海无涯,难不成你还把握住了圣人经典的精髓了,那不成圣人了吗?”
  
  苏木大笑:“大道至简,圣人的道理其实说穿了也就那么几句话,要想理解也简单。只不过,要贯穿在做人做事上面,身体力行,却不那么容易。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吗:知易行难。可见,要明白道理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到要一辈子照圣人的道理行事,自己这一关却不好过。”
  
  蒋勉冷笑:“那你说来,这次对鞑靼用兵,依圣人之言来看,又有什么道理可循?”
  
  苏木声调更是激扬:“治国平边,不外是王道和霸道两种手段。治国当用王道。所谓王道,就是人们在一定历史时期,处理一切问题的时候,按照当时的人情和道德标准,制定相应的制度和法律。所谓霸道,就是对敌作战的时候,采取一切可能采取的手段,以胜利为目的。霸道一说,无所不用其极,君子不为。所以,我们儒家讲究的是王道,这大概也是阁老要让鞑靼内附的理论依据。”
  
  “老生常谈。”
  
  苏木:“依阁老先前所说,对于鞑靼人要用王道教化。”
  
  “又有何不可,夷入夏而为夏,夏入夷而为夷,只要归化,都是我大明朝的子民。”
  
  苏木大笑:“难不成阁楼觉得王道就是怀柔?”
  
  蒋勉点头。
  
  苏木摇头,突然冷笑起来:“谬论!”
  
  “怎么说?”正德反好奇起来,不觉问。
  
  苏木:“什么叫王道,就是对手不听话,从他身上碾压过去。”
  
  ……
  
  “什么叫霸道,对手听话,也从他身上碾压过去。”
  
  ……
  
  “什么叫孔孟之道,碾压之前跟他说一声,免得有人说我大明不教而诛!”
  
  ……
  
  这已经是彻底的杀气腾腾了。
  
  说完话,苏木将袖子一挥,长揖到地:“陛下,臣请集全国之兵对敌作战,毕其功于一役!我大明朝开国百年,十代君王雄主,不曾与外族和亲,不曾赔款给他人,不曾割地给他族,不曾给外族纳贡,天子守国门,忠臣死社稷。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难不成还不兴打回去。试问陛下,试问在座各位阁老。此情此景,若是换成洪武年,太祖又会如何处置?”
  
  “好!”听到苏木这一席话,正德猛地站了起来,一身激动得颤抖起来:“没错,若是换成太祖,又该如何?一个字,碾压。众卿不用再议,此战必打。至于军费,户部出三成,朕拿剩余的七成。”
  
  “陛下……”刘忠还要再说。
  
  这个时候,杨廷和突然走了出来:“无和亲,无岁币,无称臣纳贡,天子守国门,忠臣死社稷,说得好,臣附议!”
  
  苏木大为惊喜,他万万没想到杨廷和竟然选择和自己站在一起。
  
  转念一想,立即就明白过来。这个老杨头是个刚直之人,又性如烈火,只要是一个正常的读书人,自己国家被人如此欺凌,都不会坐视不管。
  
  李东阳也走出来:“臣附议。”
  
  “哈哈哈哈!”正德大笑起来:“就这么定了,打,集全国之兵,与敌决战!”
  
  这次御前会议的最后结果就是这样,对鞑靼全面战争的调子一定,剩下的就是该如何着手的问题了。
  
  据正德的表态看来,九边军镇至少有五镇要参与这次空前的国战,搞不好还有可能是六个军镇。再加上山、陕、顺天府的军户,大明朝八成的兵力都要投入这场规模空前的战争。
  
  李东阳又奏问:“陛下,此次对鞑靼作战,可位是发举国之兵,必须有一个懂得军事,又有威望之人统领,不知道这个督司一职可有人选?还有,监军一职也是非常要紧,还得议一议。”说着话,就将目光落到杨一清身上,
  
  其他人也同时微微点头,若说起军事经验来,在座众人又有谁比得上杨一清。至于威望,杨一清可是三朝元老,自不用多言。
  
  看情形,统帅一职非他莫属。至于监军,张永如今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脱不了身。估计朝廷会委派马永成,或者高凤。
  
  杨一清虽然反对用兵,但如今皇帝既然已经定了调子,自然是当仁不让,立即道:“陛下,臣愿往。”
  
  有他主动请缨,这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却不想正德却摇了摇头:“此事下来再议。”
  
  这个时候,一个太监适时道:“本次御前议论对西北用兵事到此为止,各位阁老,各位内相,散了吧!”
  
  内阁阁老们开完会之后,急着赶回内阁,开始筹措。
  
  司礼监众人也跟着离开。
  
  苏木正要随人群要退下,这个时候,一个太监喊道:“翰林院侍读学士,左庶子苏木留下奏对。”
  
  “是。”苏木心中微微一惊,自己和正德的关系已经恶劣,可以说他已经有两年没同皇帝单独相处过,这次被留下,不觉忐忑起来。
  
  很快屋中安静下来,只剩苏木和正德二人。
  
  正德却不理睬苏木,只低头翻看着苏木呈上来的那道折子。
  
  苏木不敢问,就那么静静地站着。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苏木感觉两腿有点发酸的时候,正德猛地抬起头来,冷笑一声:“危言耸听!”
  
  苏木以为正德是在说自己,吓了一跳:“臣不解,还请陛下明示。”、
  
  正德狠狠地看了苏木一眼:“不是说你,朕说的是那杨一清。杨一清刚才说,对鞑靼用兵,总军费需要六百万两,甚至上千万,真当朕是那么好哄骗的。朕算过了,若是发五镇边军于敌决战,也就四五百万左右,就算战事延宕,也就六百万顶天。他杨一清做过三边总制,千军万马都统帅过的人了,居然临敌畏缩,大负朕望。千不该万不该,竟然恐吓朕,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