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五十二章 和福王的相会
杨一清得了如此重任,意识到自己责任的重大,抖擞起精神,很快就拟订出一个粗略的军事计划(明朝好女婿852章)。
  
  现在是正德六年十一月中旬,朝廷先期要凑集到三百万两军费,用与前期军事开销。
  
  这事也简单,户部腾挪了十天,总算挤出了六十万两。
  
  然后,兵部和杨一清奏请皇帝发内驽,也就是说,让皇帝自己掏点腰包出来补上不足的部分。
  
  这次,一向吝啬的正德倒也爽快,很干脆地从内库里拿了两百万两出来。
  
  至于不足的部分,则让六大军镇自己先垫着,等朝廷有钱来在返还给他们。
  
  有了钱,一声令下,六镇兵马开始集结,不断朝大同开去。
  
  古代交通条件落后,又是千军万马出征,一天能够走上二十里路就算是好的了,尤其是辽东镇边军,按照杨一清估算,最早也得春节期间才能赶到战场,搞不好要等到开春。
  
  所以,杨一清的计划是开春后等部队集结完毕,这才与鞑靼决战。
  
  至于山西个军镇、卫所,则紧守城、堡,保存力。
  
  对于这个决策,苏木深以为然。
  
  确实,大冷天的也没办法作战。而且,鞑靼人强在马上,而明军多是步卒,秋后马肥,这个时候和敌人作战,基本没有胜算。不如拖延到明年初春,经过一个冬天之后,青黄不接,鞑靼人战马掉膘之时。
  
  况且,军队集结也是需要时间的。
  
  由这个作战计划来看,杨一清对于军事还是很精通的。
  
  作为翰林院侍读学士,苏木名义上是皇帝的贴身秘书,这种中枢机要他自然是能够知道的。只不过,皇帝现在并没有拿他当贴身秘书看待罢了。
  
  这段时间,苏木就在琢磨,该如何说服正德皇帝御驾亲征,自己也好随侍驾前,上战场获取战功。
  
  不过,自从那日进言之后,苏木一直没有机会再去见正德皇帝,只能郁闷地呆在翰林院里。
  
  家里人见苏木心情不好,也不方便询问,只小心地侍侯着。为了开解苏木,吴夫人甚至派人去将胡克己接过府来陪他。
  
  再加上囡囡,三个子女环绕身边,苏木不觉有一种温馨宁静的感觉,忍不住叹息一声:我现在是越来越享受这种平静而温暖的家庭生活,难道我的心态也变老了吗?我才二十七岁,正是做事的年纪啊!
  
  难得一家团圆,苏木又闲得无聊,就开始亲自教授起子女的学业。
  
  这一教,才发现这三个儿女的性子各不相同。
  
  胡克己的性格宽厚憨厚,一句话说半天也抖不伸展,有点口吃的嫌疑。不过,这小子是真的喜欢自己这个父亲,同苏木非常亲近。
  
  看样子,儿子不是个读书的料,苏木有些头疼,索性也不教他什么,只陪着他不住说话,让这个小子学会表达。
  
  至于苏绣绣,根本就是个女顽童,好象得了多动症,一天到晚都不见她闲着,根本就读不进去书。
  
  倒是囡囡很是叫人惊喜,无论自己教她什么,一说就懂,一点就透。
  
  苏木不觉感慨,如果她是个男孩子就好了,将来保不准能中个进士。至于举人,应该不难。
  
  这一日,他正在翰林院当值,就有一个太监过来宣旨,说是慈圣太后的意思,让苏木进宫去给福王启蒙。
  
  苏木现在乃是翰林院侍读学士,不过,还兼了一个詹事府左庶子一职。这个职位主要的职责是管理太子东宫的日常事务,并做太子的老师。
  
  这可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位置啊,太子将来可是要做皇帝的,你苏木去给福王启蒙,那就是帝王师,前途不可限量啊!
  
  所有的翰林院同僚都露出了羡慕之色。
  
  可苏木却是一阵苦笑:看情形,正德的不育症已经好了,将来也不知道会生多少皇子。听人说,福王生性懦弱,身子又极差,不是福寿之相,很不得皇帝欢心,因此,都一岁多了,才不过被封为一个亲王爵位。
  
  看样子,将来太子位并不稳当。
  
  我苏木是东宫左庶子,辅佐的是太子,可不是亲王。
  
  估计是这个福王很多张太后欢喜,这才叫我去做他老师。如此一来,我苏木天然就在额头上烙下了福王系的烙印。将来如果明朝另外立了一个太子,夹在中间可就难受了。
  
  前途不可限量,嘿嘿,我当初在西苑的时候就前途不可限量,我前途不可限量都快十年了,如今不也灰溜溜的好生丧气。
  
  可既然张太后有诏,苏木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跟那个太监进了宫。
  
  一路上,苏木心中都在嘀咕:福王福王,究竟是谁给他起了这个可恶的名字,真实历史上福王下场可不妙,争位失败之后被赶出京城,去了开封。李自成破开封之后,将福王和他王府里养的鹿和在一起煮了一大锅肉汤,举办了一个盛大的篝火晚会,还美其名曰福禄宴。
  
  想起这段历史,苏木就觉得一阵晦气。
  
  一个才一岁多的孩子,话都说不全,刚学会走路,又有什么好教的?
  
  心中腹诽,很快苏木就到了太子东宫。
  
  就看到一个小孩子在宫女的围绕中,怯生生地看着自己。
  
  苏木定睛看过去,心中就是大大地不喜。
  
  这孩子生得面黄肌瘦,下巴也尖,小胳膊小腿的跟麻秆一样,面容苍白,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应该有的红润。
  
  太监:“福王千岁,这位是翰林院苏学士,以后就是你的老师了,快过来给学士见礼。“
  
  小孩子看了苏木一眼,畏惧地朝宫女身后躲去。
  
  苏木冷着脸上前,一拱手:“福王千岁,苏木拜见!”
  
  大约是脸色不好看,声音又大了些,那孩子突然“哇!“”一声哭起来,抓住一个宫女的手就奶声奶气地叫道:“不要他,打他,打他!”
  
  “是是是,千岁,奴婢打他。”
  
  一个宫女抬起头来,作势要朝苏木的身上拍。
  
  苏木大怒,厉喝一声:“闪开,好胆!”
  
  宫女大惊,不觉后退一步。
  
  苏木这几日心情正恶劣,想不到一进宫,连一个小小的宫女也敢对自己无礼,顿时恼了:“福王,你摸摸你的下面,那物还在不在?你也是个堂堂男儿,如今却生在深宫,长在妇人之手,将来能够有什么出息?过来,开课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