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五十三章 自控力
那宫女估计是平日间很受张太后的宠信,再加上又负责照料福王的日常起居,自恃有些身份(明朝好女婿853章)。
  
  见苏木说话粗俗难听,很明显的斥责福王殿下柔弱得不想男儿,也跟着发怒了,回嘴道:“你一个臣子,竟敢在殿下面前如此无礼,好大胆子?”
  
  苏木不想跟一个宫女纠缠下去,森然道:“天地君亲师,伦理纲常,乱不得。既然陛下让我做福王的老师,只要王爷一日不是皇帝,苏木就是他的老师。福王见了苏木,也得上前行礼。你什么身份,王爷学业也是你能插嘴的,却不知道这可是皇宫的规矩。如果真这样,苏木无话可说,告辞!”
  
  说着话,就一拱手,转身朝殿外走去。
  
  苏木可没有兴趣教一个一岁多的学生,眼前这小子生得实在不可爱,最适合他的地方是幼儿园。找个阿姨带最好不过,现在学习读书写字也确实早了一点。
  
  正好借这个机会离开这里。
  
  一见苏木要走,那个宫女这才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连声叫道:“学士,学士(明朝好女婿853章)。”
  
  其他几个宫女也唧唧喳喳地喊:“苏学士请等等,请等等。”
  
  苏木装着没有听到,眼见着就要走出大殿,突然间,一条华丽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笑吟吟道:“怎么,苏学士不肯做福王的老师,这可是你的职责。”
  
  定睛看过去,却是一年多没有见到面的太康公主。
  
  同一年前相比,太康略微胖了些,但胸脯却饱满了许多。依旧是那副国色天香的模样,却显示出惊人的诱惑力。
  
  苏木一刹那简直就像是被晃花了眼睛,呆了片刻,这才将头低下:“苏木见过太康殿下。”
  
  敏锐观察到苏木色授魂予的神情,太康眼神中闪过一丝得意,笑道:“下面的人不懂事,不过,那也是对福王的一片忠心,可以理解。若有得罪之处,太康替她们,替福王千岁向苏学士赔罪了。苏学士乃是海内知名的大学问家,也只有你这样的人物才配做福王的老师。还请看在本宫的面子上,大人有大量,不要同下面的人计较。”
  
  虽说是赔罪,可太康的身子却没有动上一丝。
  
  苏木和她本就非常熟悉,也不放在心上,苦笑道:“既然殿下这么说,苏木若还执意要走,岂不是不通人情?”
  
  太康听到苏木答应给福王做老师,面上闪过一丝欢喜,一伸手做了个请的肢势:“苏学士请上座,本宫就让千岁殿下行拜师礼。”
  
  “慢着,拜师的事情也不用急。”
  
  苏木摇头。
  
  “怎么?”太康问。
  
  “福王千岁年纪还小,还没有到读书识字的时候,现在拜师尚早。只怕千岁就算勉强叩下头去,心中对我苏木也没有丝毫尊敬之意,反堕了师道尊严。”苏木淡淡地说。
  
  确实,一岁大的娃娃,读什么书写什么字。就算在现代社会,也不过是在上幼儿园小班。即便是要赢在起跑线上,到中班级再开始人字也不迟。
  
  况且,自家事自家最清楚。苏木的大名士名头主要来自抄袭,虽然经过这些年的恶补,但国学水准也就比普通秀才好一些。用来教授很有可能成为储君的福王,若是有的地方教出了纰漏,那不是给自己惹麻烦吗?
  
  这种事情是干不得的,先胡乱应酬过去,等福王到了读书识字年龄,再推荐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两榜进士入宫好了。
  
  听苏木这么说,太康一呆:“不教福王读书识字,教什么呀?”
  
  “玩。”
  
  “什么,玩?”太康惊叫一声。
  
  “对,玩,这个年纪的孩子主要任务是玩。在游戏中培养性格,养成良好的待人接物和生活习惯。说句实在话,福王殿下太柔弱了,而且做事不专心,这种性子,将来成的了什么事?苏木今日,就是要将殿下培养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如果公主觉得我教得不好,另请高明好了。”苏木翻了翻白眼,不客气地冷笑起来。
  
  其他几个宫女真要发作,太康却是一摆手,一笑:“那好,本殿就看看苏学士是怎么同殿下玩,又是怎么样将殿下培养成一个真正男子汉的。”
  
  苏木点了点头,“太康殿下,等下你也要参加。”
  
  “我也要参加……”太康吃惊地指了指自己的下巴。
  
  苏木也不理睬她,径直走到福王的面前俯下身子问:“殿下,你平日间喜欢什么小动物。”
  
  福王刚才号啕大哭,经过宫女的一番安慰之后,总算安静起来。可注意力却转移到一个宫女宫装上的花纹上面,只歪着脑袋看个不停,对于苏木的询问置之不理,好象没听到一样。
  
  苏木一连问了几句,不觉皱起眉头,心中就有了个主意:这个福王好象有注意力不集中的毛病,按照后世的说法,就是有轻度的小儿多动症,恩,有了!
  
  这个时候,苏木突然做出一个叫所有人都惊讶的动作,一把将福王的脑袋扳了过来,恶狠狠地看着他的眼睛,问:“殿下,你究竟喜欢什么小动物。”
  
  福王显然是被苏木犀利的目光吓了一跳,半天才怯生生回答:“仙……仙鹤……”
  
  苏木面上突然露出温和的笑容:“仙鹤啊,我也喜欢。殿下,要不我们就用仙鹤为题做个游戏好不好?”
  
  “好……”依旧是怯生生的回答。
  
  苏木:“这样,我对你说‘仙鹤,摸摸你的膝盖’时,你就摸自己的膝盖;而我说‘摸摸你的膝盖’而没有说‘仙鹤’是,你就不用做,好不好?”
  
  “好。”
  
  “仙鹤,摸摸你的膝盖。”
  
  小家伙就伸出胖乎乎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膝盖。
  
  苏木摸了摸他的脑袋,夸奖道:“做得好。摸摸你的膝盖。”
  
  这个时候,小家伙突然伸出手摸住了自己的膝盖。
  
  苏木哈哈大笑:“你输了,我可没说仙鹤。换你来说了。”
  
  福王:“仙鹤,摸摸你的膝盖。”
  
  ……
  
  “仙鹤,摸摸你的膝盖!”
  
  ……
  
  为了逗小家伙高兴,苏木好几次都故意败下阵来。
  
  在游戏中,福王逐渐放开了,开始咯咯大笑。
  
  看到苏木和福王玩得如此开心,太康心中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可怜我儿到今日才见到他的父亲,今日,咱们一家三口才算是真正团圆了。俗话说,血浓于水,这父子二人以前虽然没见过面,可刚一看着人,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可惜啊,最最残酷帝王家,咱们这一家人,这一辈子却不能想普通人家那样享受天伦之乐了。
  
  想到这里,太康的眼圈却是一红,差点掉下泪来。
  
  苏木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也参与其中。
  
  玩了半天,直到福王玩得累了,才停了下来。
  
  福王毕竟是一个一岁大的孩子,身子又弱,不片刻,就开始眼皮打架,太康公主朝宫女递过去一个眼色,就有一个宫女过来将福王抱走了。
  
  等福王自去睡觉,太康已经整理好心绪,好奇地问:“苏木,别人教书,不过是《三字经》、《百家姓》,你却好,直接叫孩子玩耍,这又有什么说道?”
  
  苏木正色道:“公主殿下,福王的情形想必你也看到了,别人同他说话的时候,他根本就不听,自己玩自己的。”
  
  太康想了想:“确实如此。”
  
  苏木:“这可是一种病。”
  
  太康吓了一跳,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想不关心也不成,急问:“什么病,可要紧?”
  
  “倒没什么要紧的,就是自控力太差。自控力可是一个人是否能够成事的重要太监,孩子都喜欢玩。可一旦开始读书,老师在课堂上讲课时说得口吐白沫,学生在下面却自己玩自己的,就算再好的老师,也拿他没有办法。所以,自控力得从小开始培养。”
  
  苏木这套理论叫太康耳目一新,忍不住击节叫好,欢喜地说:“苏木你说得很多,确实是这个道理,看来太后叫你来教导福王是对的。”
  
  苏木也是心中得意,道:“这孩子读书发蒙太早未必就是好事,其实,帝王之家也不需要参加科举考试,也不需要为生计奔波忧愁,书读得好坏也没有什么打紧,主要目的是读书之后懂得做人的道理。所以,教福王千岁如何做人做事才是教育的最终目的。”
  
  “而孩子都贪玩,若是一味用强,强迫他读书,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就会适得其反。所以,如果能够在游戏中教他做人,形成完整的正确的人格那就最好不过了。”
  
  苏木一点说,太康一边猛力点头。
  
  最后苏木补充一句:“至于读书识字,我认为到六岁也不迟,当然五岁也可以。朝中有的是道德文章大家,苏木才具不足,不足以担当如此大任。”
  
  太康突然提高了警惕,淡淡一笑:“怎么,左庶子你想撂挑子,别忘了,福王可是陛下唯一的骨血,是大明朝未来的储君,你有辅佐之责。等下我就去奏明太后,让你每隔一日就来东宫给福王殿下开一堂课。”
  
  “糟糕,糟糕!”苏木心中叫了一声苦:“如果我每隔一日就进宫一次,还怎么去山西,怎么在战场上获取我的封爵?”
  
  这才是,所有的不顺利都聚在一块儿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