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五十八章 尴尬的旅程
从居庸关出来,正德也不停留,一口气跑到了怀来(明朝好女婿858章)。
  
  在当地住了一夜,又继续西行,过宣府、怀安之后,就进了山西大同府境内。
  
  这里已经是口外,雪大得厉害,一路走得也非常辛苦。
  
  冲嘴总算学回了骑马,整个人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去,而苏木的体重也轻了几斤,在经过刚开初的疲倦之后,他现在的精神却比以前要好上许多,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
  
  一路风雪甚大,苏木本以为囡囡会受不了。却不想,这小家伙这次能够出远门,一路上都显得极其兴奋。她为人开朗,一路上竟同正德手下的侍卫们混得熟了。整天不是同他们赛马,就是说笑。
  
  她个子小,马术又好,一骑上马,就跑得飞快,如同一只雪地上的灵狐。
  
  有她的笑声,这一路也不寂寞。
  
  就连正德也忍不住在苏木面前冷冷道:“这才像是你女儿,不练武可惜了。苏木,看看你现在暮气沉沉,简直就是个腐儒,看得叫人心头生厌。”
  
  苏木一阵无语,心道:女孩子家耍刀弄枪总归是不好的,你哪里知道,这小丫头片子是因为可以看到谢自然,高兴的。
  
  “陛下教训得是。”
  
  “你笼了吗,跟你说过一百遍了,请叫我朱大将。”
  
  “是,大将军说的是。”苏木忍住气应了一声。
  
  这一路上,虽然苏木有一意思地接近正德皇帝,可朱厚照这小子对苏木却总是不冷不热爱理不理的。
  
  其他侍卫还好,尊敬苏木是翰林院学士。
  
  钱宁那家伙的态度就恶劣了,表面上不好说苏木什么,但对于赵葫芦却是不住地呵斥。赵葫芦这些年跟着苏木风光惯了,什么时候碰到过这种人物。偏偏人家又是锦衣卫指挥使,惹不起。
  
  弄到最后,赵葫芦都快得抑郁症了。
  
  正德皇帝对苏木如此态度,苏木也犯了脾气:姓朱的小子,你他娘是要同我恩断义绝,不认我这个朋友了。好,你不理我,我苏木也不会将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
  
  走了十天左右,苏木和正德皇帝加一起也没说上十句话。
  
  这一路上全是兵,时不是看到一对人马在官道上蜿蜒前行,所有人都是神情紧。
  
  现在已经要快春了,等到雪化,青黄不接鞑靼人战马掉膘,就是两军决战的时候。
  
  “快来!”囡囡骑了一匹马冲上前面那道山梁,不住地朝大家招手。
  
  这个时候,正德身边突然有一个侍卫大声道:“到了,到了,到地头了。”
  
  “你可看得仔细了?”正德神情一凛,急问。
  
  那侍卫一拱手:“回大将军的话,小人乃是大同人氏,自然看得明白。前面就是白登山,翻过这片上梁,只二十来里地就是大同城了。”
  
  “好,终于到了。”正德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笑着用鞭子指了指前面的那片山地,道:“昔日汉高祖刘邦征讨匈奴,就被人家围在这里好几日,几乎身陷敌手。最后,迫不得已,汉朝只能派人买通匈奴阏氏,这才脱了身。这一仗,刘邦的一统天下囊括寰宇的百战精锐被匈奴人打掉了精气神,从此,有生之年再不敢北上。只将公主嫁给匈大单,并年年送上大量财物结其欢心。说起来,朕这次与鞑靼人决战,也会在这一片,难道,这是历史的巧合?”
  
  他猛地回头看了众人一眼:“你们说,本帅会重蹈覆辙吗?”
  
  侍卫们没有说话。
  
  正德又高声道:“不会啊,不会的!汉朝开国之初,国力微弱,贸然出击,定然会自取其辱。我大明经英宗、代宗、孝宗三代皇帝精励图治,国势已强,而鞑靼人又受了雪灾。此消彼涨,这一仗却是赢定了。日后,本帅当在此山上勒石为记,封狼居胥。听我将令,进大同!我大明,必胜!”
  
  说完,就一挥鞭子,骑着战马冲了出去。
  
  “我大明,必胜!”
  
  二十多骑滚滚而出。
  
  苏木正要骑马跟上去,钱宁却一把将他的战马拉住:“苏学士,你就不用去了。”
  
  苏木一惊,沉声问:“你什么意思?”
  
  钱宁得意洋洋道:“陛下说了,既然已经到了大同,拿你也没什么用处。你若想回京,自去就是。反正你也不过是一个幌子,叫你一道过来,不过是要你手上的通关文谍。”
  
  大笑声中,钱宁也去得远了。
  
  只留囡囡一个人在山梁子上大声喊:“喂喂,你们要去哪里,怎么不等我?”
  
  赵葫芦和冲嘴坐在马背上,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良久,赵葫芦才道:“大老爷,万岁爷已经走了,看他老人家的模样好象是不想让你一道去大同。要不……咱们回京城吧?”
  
  苏木被皇帝甩在半路上,大觉尴尬,心中恼怒,几乎忍不住要一拂袖子,扭头回北京去。
  
  正要说话。
  
  突然间,远处传来一阵高亢的歌声:
  
  “对坝坝那个圪梁梁上,
  
  那是呀一个谁?
  
  那就是我那有名的二妹妹。
  
  你在你那个圪梁梁上,
  
  哥哥呀我在那沟。
  
  看中了那个哥哥,
  
  妹子你就招一招哟手。”
  
  却是一口陕北腔调。
  
  苏木一听,突然笑起来:“听口音,应该是谢自然的人,哈哈,能够在山西听到陕西信天游,倒是难得。”
  
  果然,山梁上的囡囡也惊喜地大叫一声,喊道:“沟底的人,可是谢家哥哥的人?”
  
  一个骑兵从沟里跑出来,惊讶地大叫一声:“什么人,怎么识得我家大帅?啊,是囡囡小姐,小的班建侯啊!”
  
  没错,此人正是谢自然以前的伙计班建侯。
  
  苏木大喝一声:“某是苏木,班建侯你过来,我有话要问。”
  
  班建侯:“啊,是苏大老爷。”
  
  急忙滚落马下,远远地拜了下去。
  
  苏木和囡囡等人急忙骑马过去,下了马后,苏木将他扶起:“班建侯,你怎么在这里?咦,你做军官了!”
  
  班建侯看到苏木和未来的主母囡囡,激动得身子都在打颤:“回大老爷的话,承蒙谢老爷不弃,小人如今正在前边孤店千户所做副千户,今日听探子来报说来了二十多个形迹可疑的骑兵,小人不放心,就亲自过来查看,想不到竟然碰到大老爷。如果谢老爷知道大老爷和大小姐来大同,却不知道好欢喜成什么样子。”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