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七十章 计划启动
钱宁大为不快,大声道:“敢问苏学士,什么地方不成?”
  
  说话的声音已经有点不客气了,钱宁也知道苏木最近圣眷正隆,不好得罪(明朝好女婿870章)。可不知道怎么的,一看到苏木,他心中就嫉妒得发狂。
  
  他也知道,苏木是皇帝东宫时的旧人,无论自己怎么逢迎,也不可能达到他在正德皇帝心目中的地位。
  
  可是,若论起拍马的功夫,这苏木怎么比得上我,凭什么就能简在帝心。
  
  不过是比我先认识陛下,这个好运的家伙!
  
  苏木道:“朝廷自有制度,若要处决人犯,得先由所在省提刑按查使司审核,然后转去刑部堪合。若没有问题,这才转呈御前,由天子勾决,这才能行刑。而且,就算天子勾决,也不能说杀就杀,得等到当年秋天。钱指挥使此议,不合朝廷规矩。”
  
  钱宁好不容易逮着在皇帝面前出风头的机会,如何更让苏木坏了自己的好事,忍不住冷笑道:“反正最后也得万岁爷起笔勾决,中间的程序咱们就不麻烦了,杀几个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苏木还在摇头:“不成,所谓死囚,那得刑部最后审觉才算是。这其中,说不准有人身坏冤屈。若是枉杀了,岂不坏了陛下的圣誉?钱宁,你这个建议真是荒唐。”
  
  开玩笑,人命关天,怎么能说杀就杀了?
  
  “苏学士,你推三阻四,意欲何为?”钱宁气体得鼻子都歪了,坏我好事,那就是跟我钱宁过不去:“若因为此事,堕了我大军士气,最后不能打败鞑靼小王子,苏学士,你吃罪得起吗?”
  
  苏木没想到钱宁居然同自己上纲上线,眉头一皱,正要说话。
  
  正德皇帝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将大同府羁押的死囚都解送去应州,本帅要亲自誓师。”
  
  “陛下……”苏木正要再说。
  
  正德摆了摆手,对他道:“苏木你也不用多说了,朕乾纲独断。”
  
  苏木无奈:“是,陛下。但陛下得答应臣,不可亲自动手行刑。”如果正德亲自去做刽子手,还有人君之相吗?传回京城,又是一桩大风波。
  
  正德无奈,只得道:“好,朕就答应你好了。”
  
  皇帝很是失望。
  
  钱宁却用挑衅的目光看了苏木一眼。
  
  实际上,对于苏木他是羡慕嫉妒恨,本来,他也不想这么挑衅苏木的。可是,从京城到大同,这一路上皇帝对苏木的态度很是恶劣。他为了投皇帝所好,对于苏木也是诸多轻蔑,言语之中颇是刁难。
  
  却不想,一到大同,苏木却重获圣眷,叫钱宁有点措手不及。
  
  既然已经将苏木得罪到死,钱宁也没想过有同苏木修复关系,索性就跟他作对到底了。
  
  见大家没有异议,正德皇帝哈哈一笑:“杀人祭旗,这个主意好。其实啊,这军人,见过死人和没见过死人,根本就是两回事。就算你平日间将武艺练得再高,没亲眼见过横飞的血肉,上了战场,也会被震得不知所措。想当年,朕登基那一日,如此凶险,朕开始也被吓住了。可一看到死人,经过短暂的震撼之后就彻底冷静了下来,这才知道,沙场对决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杀人,也就那么回事。大家各自散去准备吧,明日一早就去应州,一场大战开始了,诸君努力!”
  
  明日就要去应州,如果预料得不差,鞑靼小王子见到正德卖出的这个破绽定然全军来攻。
  
  如此,必然落入正德和苏木事先设置的大包围之中。
  
  如果真如真实历史上应州大战一样,此次规模空前大战将在十日之中落幕。
  
  而苏木所等待的和这几年所计划的,就要在这十来日中水落石出了。
  
  议论完毕,苏木立即叫住胡顺:“泰山老大人你这是要去哪里?”
  
  胡顺:“作为陛下的锦衣亲军经历司经历,我自然要护卫在陛下驾前,这就去做准备,明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用了。”苏木摇头。
  
  胡顺不解:“什么不用了?”
  
  苏木淡淡道:“你不用去应州了,另有事情交代你去办。”
  
  “什么?”胡顺低呼一声,忍不住道:“贤婿这话老夫怎么听不明白,你等的不就是这个机会吗,不在天子大旄下护驾,不上战场,又怎么立下封侯大功?”
  
  “封侯大功,怕是没那么容易?”苏木冷笑一声:“我且问你,钱宁是不是对你诸多忌惮?”
  
  胡顺:“是,那小子出身低微,根本就没什么本事,锦衣衙门里的人根本就不听他的。那小子,已是恨我入骨。”
  
  苏木点点头:“那就对了,你就算上了前线,只怕钱宁根本就不会给你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军令一下,你答应不答应。不答应,立即用军法办你了。答应吧,只怕也就是个在后面摇旗呐喊的角色。”
  
  “估计他做得出来。”胡顺抽了一口冷气,面色难看起来。
  
  苏木:“还有,你想立护驾之功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这次皇帝陛下去应州是做诱饵的,到时候只稳守营盘,根本就不会出营和鞑靼人野战。你若真去应州,估计也就在老营呆上几日,然后此次战役就结束了,”
  
  “那却是,这可如何是好?”胡顺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苏木:“泰山老大人且放心好了,只需你依小婿所言,封侯之功必然是跑不掉的。”
  
  听苏木如此肯定地说自己有封侯之功,胡顺兴奋起来:“那可好,那可好。只要封了侯,咱就算给我那乖孙子弄了个可以继承的爵位了。克己虽然乖,可老夫也看得明白,这小子为人善良老实,将来怕是做不成什么事情的。不过这样也好,只要袭上一个爵位,太太平平过上一辈子,也是一件好事。”
  
  对于苏木这个女婿,胡顺有一种盲目的信心。既然他说能够封侯,那就肯定可以。
  
  “你现在去叫上进学,咱们走。”
  
  “去哪里?”
  
  苏木:“去山西行都司衙门谢自然那里。”
  
  看了看天上耀眼的阳光,苏木暗子捏了捏拳头:计划启动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