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七十四章 女囚被带走了
“是(明朝好女婿874章)。”谢自然点了点头,大战马上就要开始,如果恩师的计划不发生大的变故,就是他建功立业的时候,但表情上却看不出一丝波动。
  
  功勋古人重要,但囡囡如果有任何意外,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问题是,这事急也急不来。
  
  苏木知道他的心情,也不劝慰,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为了活跃一下气氛,他又说起钱宁提议用死囚祭旗一事。
  
  谢自然和胡家叔侄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关知府不住摇头,说不经刑部终审就行刑,置国法于何地,这个钱宁也是个奸佞,厂卫之中能有好人吗?
  
  胡顺叔侄知道关知府这是无心之话,但表情还是有些尴尬。
  
  苏木咳嗽一声,关继宗才知道自己失言,忙道:“若说起死囚,大同府衙门的牢房里还关了两人,都是十恶不赦之辈。本来早在几个月前就该押送山西提刑按察司的,鞑靼人入侵,隔壁了南北交通,就一直羁押在大同,这次正好交到大同镇军正法。”
  
  谢自然想起一事,啊地轻叫了一声:“说起这事,我却想起一人。前阵子我们行都司牢房里还收押了一个谋害亲夫的女囚。”
  
  一说起是谋害亲夫的女囚,关继宗来了精神,忙问:“可是那妇人红杏出墙,君服你说说。”
  
  看到关知府一脸的亢奋,苏木心中好笑,他也没想到这个老知府会如此八卦。
  
  正要喝止,又看到胡顺和胡进学也将目光转过来。心想,刚才关继宗说错了话,大家正尴尬,让谢自然说说八卦,缓和一下气氛也好。
  
  “其实,那妇人就是我手下一个千户军官的妻子,并没有红杏出墙,也就是看不上那个千户军官的相貌,心中嫌恶,不肯让他近自己身而已。”
  
  谢自然毕竟是举人出生,读书人,说这种闺房之事也甚是不堪,就用尽可能简略的话将这事说了一遍。
  
  大约是对这种事情实在厌恶,谢自然甚至没有提汪千户和梅娘的名字,最后道:“这妇人品德有问题,依照国法,当绞,学生当秉公办理。正如刚才关府君所说,因为南北交通断绝,一直关在牢房里,这次正好送去军前祭旗。”
  
  说到这里,谢自然愤慨起来:“恩师,学生手下那千户军官也甚是丢人。男儿大丈夫何患无妻,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至于如此下贱吗?”
  
  苏木一笑:“国法不过人情,其实,依我看来,那女子也没有将那千户杀害,也不是死罪。人命关天,君服你如此处置好象有些不妥。”
  
  谢自然摇头:“不然。”
  
  苏木打断他的话,微笑着问:“君服扪心自问,如果这女人不是你手下军官的妻子,而那个千户军官又不是如此下贱,这案子你该如何判?”
  
  谢自然一愣,然后回答道:“或许会将让那妇人的夫家来人带回去,严家管束。”
  
  “那就是了。”苏木点点头:“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一心要用国法办了她?显然,君服是带了情绪断这件案子的,也又失公允。君子讲究的是仁宽恕之道,君服治军固然要严刑峻法,可别望了,你根子里还是个读书人,得饶人处且饶人。毕竟是一条人命,老实说,如此草率地杀人,你已经算不得是君子了。”
  
  关继宗也连连颔首:“学士说话切合圣人之道。”
  
  谢自然一脸的羞愧:“恩师教训得是,学生判决此案的时候确实是怒发冲冠,却有失天和了。”
  
  说完话,他就大喊了一声:“来人……”
  
  过了片刻,一个书办进来:“见过各位大老爷。”
  
  谢自然:“去,将牢房里汪千户的娘子给放了。”
  
  那书办却不动,一脸的为难。
  
  谢自然:“怎么了?”
  
  书办:“禀大老爷,人犯已经被提走了。”
  
  “什么!”谢自然大怒:“谁,那么大胆子竟然在我这里将女犯给提走了?”
  
  “是……”见谢自然发怒,那书办颤声道:“就在刚才,锦衣卫生进衙门来把她给带走的。说是得了钱指挥使的命令,让将大同城中所有的死囚都带回行宫,也好明日一大早就去应州祭旗。”
  
  “混帐东西,你怎么不过来禀告?”
  
  书办要哭的样子:“刚才大老爷议事,说不听你传,任何人都不能进来打搅。再说了,他们可是得了锦衣卫指挥使的命令啊,小人就算是有千颗胆子也不敢惹他们。”
  
  谢自然冷笑:“你怕钱宁,难道就不怕某?不要忘了你吃的是谁的饭,某要你何用?”
  
  书办冷汗就下来了,忙跪在地上不住磕头,叫道:“大老爷饶命,大老爷饶命!”
  
  “拖下去,打三十军棍!”
  
  “算了,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君服,你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苏木缓缓开口。
  
  谢自然森然地看了那书办一眼:“还不快滚?”
  
  书办:“多谢谢佥事,多谢苏学士。”
  
  等书办离开,谢自然冷笑道:“钱宁嘿嘿,钱宁,算什么东西。听胡经历说,这人不过是个佞进小人,不过是会吹牛拍马而已,还真以为他是个权贵?”
  
  胡顺也冷笑:“君服放心好了,以后咱有的是机会收拾这个家伙,跟你出气。”
  
  苏木道:“钱宁表面上是来找君服的不自在,实际上是冲着我来的。而且,杀人祭旗的事情是他提议,自然要迫不及待地办成,好在天子驾前邀宠。一个小人,一件小事,也不值得放在心上。今天之事就说到这里,大家各自准备去吧。”
  
  说完,就匆匆地离开山西行都司回到皇帝驻跸的行宫,开始收拾行装。
  
  明日卯时就要出发去应州,作为皇帝身边的贴身秘书,他比任何人都忙,直忙到子时,才上了炕,可炕实在太热,在上面滚了一个时辰,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一听更鼓,已到申时。
  
  苏木叹息一声,到大军出发,还有一个时辰,这个时候已经没办法再睡觉了。
  
  就披了衣裳起床,准备带两个随从四下巡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