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七十九章 希望
“遗言……家人……”梅娘呆住了(明朝好女婿879章)。
  
  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话好说。
  
  父亲和哥哥,他们算是亲人吗。当初,为了一口吃的,就能将我送给汪千户,甚至还用囡囡来胁迫于我。
  
  在他们心目中,我不过是一件能够换钱的什物,现在,我又有什么话好同他们讲。
  
  至于汪连汪千户,虽说我已经同他拜堂成亲,可内心之中却从来没有那他当丈夫看过,也没让他近过身子。就因为他要强娶我,这才使得我和囡囡骨肉分离,对于汪连,除了恨,还有什么话好讲?
  
  唯一想说的是,囡囡,囡囡乖女儿,你现在究竟在哪里?你不知道娘这四年来都一直牵挂着你吗?当年和你在大同分手的时候,你才十岁,如今,定然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也不知道如今生得什么模样,你还记得娘吗?
  
  娘还有四个时辰好活,临走前,娘想对你说:“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想到女儿,顾不得有人在旁,梅娘大声抽泣起来。
  
  王百户面上不忍,转头喝问其他两人:“你们有没有遗言,快说。”
  
  归小二一想到自己天一亮就要被人砍掉脑袋,面容一白,鸡腿掉在地上,一身都颤抖起来:“没……没有了……”
  
  “你呢?”王百户看着乌老大。
  
  乌老大:“我一家人早在十几年就死球光了,也没啥可说的。”
  
  “那就这样了。”王百户退到一边,看着两人吃喝。等他们吃完,也好将碗筷带出去,防止这三人一时想不开,用这些东西自杀。
  
  梅娘还在哭,听得人心中发酸。
  
  乌老大喝了一大碗酒,将酒壶一摔:“哭得人心烦。”
  
  “对不起,对不起。”梅娘忙说,面上带着歉意。
  
  乌老大心中一软,柔声道:“妹子别怕,不就是一死,就算活上一百年,不也有那么一天,任何人都逃不脱的(明朝好女婿879章)。放心好了,这黄泉路上,我会照顾你的,也没有小鬼敢欺负你。”
  
  说着,就狠狠地看了归小二一眼。
  
  梅娘心中感激:“多谢乌大哥,如果不介意,将来就算到了阴曹地府,咱们也以兄妹相称。怕就怕,乌大哥瞧不起我这个妹子。”
  
  乌老大哈哈大笑:“好好好,想不到我乌云临死前还有了你这么一个亲人。其实,自从干上了这没本钱的买卖,我早就把自己当成死人了。如今却有了个家人,死而无撼了。妹子,说起来,你的模样还有些像我的娘,没准几百年前咱们还是一家,身上还流着一样的血。只可惜我娘,十二年前却因为没钱病死在家里了,是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孝没本事给她抓药。”
  
  说着,竟落下泪来。
  
  梅娘听他说得凄惨,再也忍不住,哭得更大声:“囡囡,囡囡,乖女儿,你究竟在哪里,你不知道娘在想你吗?娘不想死,娘想再看你一眼啊!”
  
  王百户不忍心听下去,“收了碗筷,走吧!”
  
  就率先出了牢门。
  
  梅娘已经陷入了痴狂,口中只不住说:“我要见囡囡,我要见囡囡,我不能死,不能死!”
  
  声音越来越大。
  
  归小二:“疯了,疯了!”
  
  突然间,他看到梅娘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光彩,大叫一声:“王百户,请留步,小女子想问你一句话。”
  
  王百户本就同情梅娘,听到喊,禁不住停下脚步,回头:“你想问什么,尽快。”
  
  梅娘一咬牙,颤声道:“那天那个骑在马上的文官究竟叫什么名字?”
  
  “什么文官,哪天?”
  
  梅娘:“就是出大同第一天,早上看到的那个文官,你们说他将来是要做宰相的,究竟叫什么名字?”
  
  “哦,你是在问苏学士啊。”王百户道:“苏学士姓苏名木,字子乔,怎么了?”
  
  “啊,苏木!”梅娘仿佛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一连后退了几步,直到撞到墙上才停了下来,失惊:“他竟然是苏木,以前不过是一个巡检,怎么做到宰相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果然是有些不妥当,疯了。”王百户叹息一声,正要回头。
  
  突然间,梅娘大叫起来:“我要活下去,我要见囡囡。王百户,请去告诉苏木,就说梅娘被关在这里了。”
  
  王百户抽了一口冷气,目光犀利地看着梅娘:“你认识苏学士,你是他什么人?”
  
  梅娘大声道:“我是他娘子。”
  
  “啊!”乌云乌大老大吃惊地张大嘴,一块鸡肉落到地上。
  
  归小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汪宫氏,说我怕死,我看你比我更怕死,这种弥天大谎也编得出来。你就是一个芥子般的民妇,人家可是当朝宰相,你说是他娘子,哈哈,也要有人信啊!”
  
  乌云:“妹子,你醒醒,你醒醒。”
  
  王百户也觉得梅娘是疯了,心中更是怜悯。但表面上还是沉着脸,喝道:“汪宫氏,苏学士何等人物,你自是一个千户军官的妻子,休要污了学士的清誉。仔细告诉你,苏学士的家事我也知道,他正妻姓吴。两头大姓胡,娘家泰山老大人正是我锦衣卫经历司胡经历。”
  
  “不不不,你听我说。也许是我说错了,我不是苏木的妻子,是他的小妾,小妾。”一想到女儿,梅娘产生的了强烈的求生,也豁出去一张脸不要了:“当年,我在没嫁汪千户之前和苏木一道住了几个月,还有个女儿。苏木离开我们娘俩的时候,还留下了地址,叫我到时候去京城寻他。”
  
  说着,就将苏木在京城的地址同王百户说了。
  
  王百户乃是胡顺的人,苏木家住哪里他自然是知道的,听梅娘一说,果然不差。
  
  心中大震,为了保险,他又道:“苏学士名满天下,他在京城中的府邸也有不少人知道啊,光这一条,并不能说明什么?”
  
  梅娘:“王百户,民女一直住在大同,若是要欺瞒于你,又怎么可能知道苏木在京城的家究竟在哪里。还有……”
  
  “还有什么?”王百户乃是北镇抚司出身,办惯了案子的人,心思也缜密,听梅娘说得有理,心中也是一动,却信了三分。
  
  慎重起见,他还补上了一句,问。
  
  梅娘面上突然带着一丝红晕:“还有,苏木有……有痔疮,经常便血……”
  
  “有痔疮的人多了,这不能说明问题。”
  
  梅娘一咬牙:“苏木谷道有外痔,肉眼可见。”说到这里,她羞得将头低了下去,只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丝!”王百户没想到梅娘能够将这样的都说出来,心中却是完全信了。
  
  他深深地看了梅娘一眼,森然道:“梅娘,希望你说的话就是真的。”
  
  说完,就指了指三人,对手下道:“看好他们,尤其是这个女子。”
  
  说完,就大步朝外面走去。
  
  王百户却没发现,在他身后,梅娘深深一拜,目光中露出了希望。
  
  他决定,这事无论真假都得向苏木禀告。
  
  当然,如何问,得讲究技巧,千万不能得罪苏学士。如果此事不真,也没什么,大不了白跑一趟。自己是胡顺的亲信,苏木作为胡经历的女婿,最多心中不块,也不会拿他王百户怎么样。
  
  况且,苏学士是一个和气的人,对人,你地位越低,他越客气。
  
  如果梅娘确实是苏木从前在外面置的外室,自己如果能够把她给救下来,那才是真正的攀上了未来的内阁大学士了。有这份人情在,将来想不飞黄腾达都难。
  
  无论如何,这事都值得一试。
  
  一想到自己竟然救了大学士的女人,王百户一身的血液都兴奋得起来了。
  
  ……
  
  梅娘竟然认识苏学士,这个消息实在太让人震撼了。
  
  半天,乌云才问:“妹子,你真认识那位大人?”
  
  梅娘点点:“乌云大哥,我不会认错人的,确实是他。难道你不相信我?”
  
  “我自是相信你的。”乌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面上露出笑容:“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却不知道那位苏大人能否救你出去。”
  
  旁边的一个锦衣卫突然一笑:“如果这女人真是苏学士的女人,要放她,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乌云哈哈笑起来:“那就好,那就好。”
  
  看得出来,他的笑是发自内心。
  
  旁边归小二冷笑:“没准是骗人的,乌老大,你就别做梦了,还幻想着你这个新认的妹妹真的认识什么大人物,到时候也好顺手把你给救了。咯咯!”
  
  “你!”乌云大怒,横了他一眼,因为有人在场,他也不便发作。
  
  经过归小二一打岔,大家都沉默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
  
  梅娘身子一颤,直起脖子朝外看去。
  
  乌云忍不住叫了一声,走到门口:“可是王百户来了?”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腿踢倒在地。
  
  进来的确实是锦衣卫,不过却不是王百户。
  
  守在门口的人问:“林大哥,你来这里做什么?”
  
  姓林的锦衣卫看了梅娘一眼,一挥手,就有两个随从进来脱着梅娘就走。
  
  林姓锦衣卫邪淫一笑:“钱指挥听说汪宫氏貌美如花,叫我来带她过去侍寝。”
  
  “啊,不!”梅娘惊呼一声,就要朝墙上撞去。可她又如何是那两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力士的对手,就算想死也死不了。
  
  立即被人提了出去。
  
  “救命……囡囡,囡囡……苏木,大恶人……救……”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