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八十章 歹毒心肠
而此刻的囡囡究竟在什么地方,又是被谁抓去了呢?
  
  这个时间,在座看起来很是普通的小院子里(明朝好女婿880章)。
  
  这座院子皆由青成,一共有三个房间,就其制式,也就是大同城中普通民户模样(明朝好女婿880章)。
  
  不过,挤在一大堆用黄土夯制的民居之中,却显得气派。
  
  实际上,这是一座看起来规模不小的的镇子,如果站在屋顶,放眼看去,都是连绵的房舍,至少有一百户人家。北方的村落规模都大,一个村子有上千人也不希奇。
  
  太阳早早地升上天空,薄雾淡漠如烟,朦胧中,院子里,路边上的柿子树正萌发着新绿,空气中迷茫着青草和炊烟的味道。正该是一个静谧的清晨,但村子里却热闹起来,街巷之中满是扛着农具的民夫,有说有笑地出去出门耕作。一时间,狭窄的街道竟然显得有些挤,也破坏了这淡淡的田园牧歌般的景致。
  
  宫贵是被这片喧哗声惊醒的,实际上,这样吵闹声对他来说并不陌生。自从两个多月前,千户所一下子安置了上千流民之后,这里一直都是如此。
  
  新任的山西行都司都司谢大老爷来大同任职之后,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将逃难来大同的流民收容安置到各个千户所里,说是要用开垦荒地来抵偿卫所养活流民的开支。
  
  开玩笑,开垦荒地是那么容易的。一年恳,二年生,这地要到第三年才能略微有些肥力,到那个时候才能看到一些产出。而要养活这一千多口人,却是要将大把大把的粮食撒出去的。
  
  这么看,这笔生意见效得慢。
  
  不过,就算心中不愿意,又能有什么法子。女婿虽然是个千户老爷,在这孤店所也是咳嗽一声地皮就要颤三颤的大角色,可同谢大老爷比起来,却是如同芝麻绿豆一般,不值一提。
  
  人家谢大老爷什么人物,山西都指挥使的佥事老爷,统管着整个山西的兵马。
  
  在宫贵看来,简直就是高在云霄。
  
  军令一下,女婿敢不答应?
  
  为了供养这一千多流民,虽说上头也拨下来不少棉布和谷子,可人实在太多,杯水车薪,最后还不得女婿汪千户自掏腰包贴补。
  
  就宫贵所知道的,汪千户这两个月是穷得精光底掉,不但库房里的谷子都被这么多人口吃得干净,连这些年积下来的储蓄也都扔进这看不到底的黑窟窿里。
  
  女婿的日子过得如何,宫贵才不关心呢。只不过,汪连这鸟人手头没钱,供养起自己这个老丈人来就没那么大方了。
  
  若是在往年,他和儿子整天躺在家里什么事也不做,每个月也有六两银子入项,这点钱,足够普通人家过半年的了。在过去的两年,宫贵只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钱,日子过得极滋润。
  
  这且不说了,关键是,他是千户老爷的岳父,别的地方且不说了,至少在孤店千户所里却是能横着走的。别人见了他,都得恭敬地叫一声“宫老爷”,作为一个种地农民的,能够有今天这般风光,宫贵已经非常满意了。
  
  可自从流民安置到千户所之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首先是女婿没钱了,每月的六两银子孝敬也变成了一两。这点钱管个屁用,还不够老子喝两台大酒呢!
  
  去问女婿讨,可汪千户好象也碰到了大麻烦,听人说新任都司谢大老爷对汪连非常不满意,经常在人面前说这人不是条汉子,早迟得将他给拿下了。
  
  最最麻烦的是,女儿梅娘也被谢大老爷,好象叫谢自然吧,给关在监狱里,说是要判死刑。
  
  梅娘被关见监狱之后,汪千户见天朝大同城中跑,将大把银子撒出去,想救她出狱。这两个月过去了,扔出去的银子没有一千,八百总是有的,但人还是关在城中。
  
  端着茶杯坐在院子里,美美地喝了一口浓茶,宫贵惬意地吐了一口长气,面上带着一丝冷笑:“将那么多钱扔出去,还不如都给老夫喝酒来得快活。现在好了,钱没了,人也没救出来,这个汪连啊,就是个蠢货,脑子都坏掉了。”
  
  没错,这人就是梅娘的父亲宫贵。
  
  “他这个千户乃是世袭的,从小顺当惯了,看问题还没我这个老人家看得透。那姓谢的大老爷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一心要杀梅娘这个弱女子,人家是冲着你汪连来的。估计是你这笨蛋不听说,或者犯了人家的忌讳,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要给你下马威呢!照我看,谢大老爷是想让你挪位子,估计是他的人盯上了你的千户宝座。哼,不然,怎么另外派了一个姓班的副千户过来,就是为了顶你。若我是你,干脆先想办法弄一大笔钱,看能不能在上头走个路子,大不了调出大同换个地方当官。只要你一走,梅娘自然就会被放出来。”
  
  其实,这两个月宫贵也看得明白。自从那个叫什么班建侯的人调来做副千户之后,就将汪连彻底架空,到现在,所中之人只知道有班千户,而不知道汪千户究竟是谁。
  
  不但如此,班副千户来的时候,还将汪连的三十个亲兵都给调走了,安置在谢大老爷在白色登山的新军里。
  
  到现在,汪连无钱无人,就是光棍一条。
  
  “这个笨蛋!”宫贵摇了摇头,心想:“谢大老爷估计是不会拿梅娘怎么着的,不过,汪千户看样子是不成了,我父子二人再跟着他,好象也没什么意思,得另外想个法子。”
  
  想到这里,他摸着尖下巴上的那一缕山羊胡子,眼珠子一阵滴溜溜地转动:“汪连就是个夯货,指望不上了,搞不好过上一阵子就要被贬成一个普通军户。梅娘再跟了他,也没有任何意义。不如,另外嫁给他人。这些年,梅娘艳名在外,正妻就不指望了。可若是给一个千户军官做个小妾,估计还是有人愿意的。到时候,我父子的吃穿不就有着落了。咦,班副千户好象就没有成亲,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
  
  想到这里,宫贵心中开始盘算起来。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主意:“梅娘现在还关在牢房里,估计要等到汪连这厮彻底垮台之后才能放出来。而且,班副千户也没见过梅娘,再说,梅娘的年纪好象比班副千户还大些,又结过两次婚,人家前途远大,未必肯要这个二手货。年轻有位的千户老爷,真想成亲,有的是黄花大闺女可供选择。”
  
  一想到汪连就要失势,宫贵心目中那个乖女婿也变成了“这厮。”
  
  “黄花闺女,咦,我怎么忘记囡囡了,哈哈,老夫年纪虽大,心思却也便给!”
  
  宫贵来了精神,将茶杯,放在几上,走到靠西的房前,身手拍了拍门,挤出一丝笑容:“乖外孙,可起来了,外公有话同你说。”
  
  说完话,就从腰上扯下一把钥匙,开了门走进去。
  
  房间里很暗,他也是在门口站了站,眼睛才逐渐适应了里面的黑暗。
  
  眼前好象突然亮了起来,却见到一个窈窕女子坐在床头的椅子上,目光晶莹而锐利地看来。
  
  这女子五官娟秀端庄,唇红齿白,年纪虽然次十四五岁,却有一种让人无法逼视的美。不但如此,她身上还带着一种让人心中不安的威严。不是囡囡,又是谁?
  
  看到囡囡的目光,不知道怎么的,宫贵心中忽然打了个突,忍不住退了一步,心中竟有种畏惧的感觉。
  
  几年不见,这小丫头也长成大人了。这身上的气势……怎么有些可怕……
  
  宫贵被吓得一颤的同时,立即又羞又恼:哪里以后外公怕孙女的道理,还反了你?
  
  哼了一声,宫贵又想起自己今天的来意,面上换上一副笑容,走到囡囡身边,道:“乖孙女,嗓子还疼吗?”
  
  “恩恩。”囡囡淡淡地点了点头,喉咙发出暗哑的声音。
  
  “还不能说话吗,想必是受了凉,哎,你病成这样,外公心中也难受得紧。”宫贵面上强挤出一丝悲戚:“你娘现在还有事耽搁了,不能来看你。外公知道你想娘了,且按捺几日,她就会过来看你的。只要你不再折腾,咱们一家子就会团圆的。”
  
  听到“一家子”三个字,囡囡面上露出深重的厌恶,又想起好几年没见过面的母亲,眼圈就红了。
  
  宫贵假惺惺地安慰道:“对对对,只要你不再闹,什么都好说,你现在病成这样,又不能说话,若再没事找事,对你的身子可不好。”
  
  囡囡突然愤怒的叫了一声:伸出手在桌子上写了一行什么。
  
  可惜宫贵不识字,也看不懂。
  
  见这个叫外公的人一脸的迷惑,囡囡不觉摆了摆头,伸出手去将上面的字抹了。
  
  那行字正是:“你用药毒哑了我的嗓子,真当我不知道吗?”
  
  有何必假惺惺来说些,有用吗,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过,以外公和舅舅的歹毒心肠,想必要对我不利的。
  
  想到这里,囡囡一颗心悬在嗓子眼处。
  
  果然,宫贵假意地说了几句话,就笑眯眯道:“囡囡,你也是半大不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外公给你说了一门亲事,这可是天大的造化。若是成了,你这辈子吃香喝辣,受用不尽。”
  
  囡囡的脸色就变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