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百八十七章 好贼子竟敢骗我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王成说这几年来,梅娘连一根手指都没有让汪连碰过(明朝好女婿887章)。为了此,甚至不惜犯下杀人罪,苏木禁不住暗自欢喜:好女子,好女子,我苏木的女人怎么能让别人碰,这个汪连怎么不去死,梅娘啊梅娘,你下手也太软了点吧?
  
  这个心理有点阴暗,怎么说,从礼制上来看汪千户乃是梅娘法律意义上的丈夫,自可行使他做丈夫的权力,明朝可没有婚内强x一说。
  
  不过,正因为这样,苏木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再次见到梅娘。然后对她说:梅娘,囡囡已经做我好几年女儿了。你若对你的婚姻不满意,干脆嫁给我好了,咱们一家团圆。
  
  当然,这也只能想想。毕竟,汪千户还横在他和梅娘中间,这事却不好解决。
  
  难不成我堂堂苏子乔,天子重要臣,将来还有可能成为内阁辅臣,还欺男霸女不成?
  
  当然,人还是必须救的。
  
  不然,以后我苏木还怎么去见囡囡。
  
  而且,若是梅娘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这辈子也不会心安。
  
  苏木心中虽然波澜万丈,却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要救梅娘,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去找皇帝说情,也就是正德的一句话而已。而且,以正德那随意的性子,肯定会答应的。但是,如此一来,自己的名声可就毁了。因为,梅娘和自己非亲非故,人家还有个丈夫,你横插一杠子算是怎么回事?而且,你勾引有夫之妇,德行有亏,将来还怎么见人。
  
  明朝官场对于官员的道德,尤其是文官,有苛刻的要求。
  
  苏木做官这么多年,难免不得罪人。保不齐有人会在下面搞风搞雨,这个政治上的风险苏木承受不起。
  
  如果不通过皇帝,又该如何?
  
  苏木一时陷入了沉思。
  
  王成在旁边等了半天,却没有等到任何动静,心中也是忐忑。
  
  不过,看苏木刚才的表情,他好象也明白了什么。看模样,苏学士应该是认识这个梅娘的,并有过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交往。而且,搞不好还真同梅娘育有一女。
  
  作为一个审案审老了的特务头目,王成心思慎密,又想起一事,心中突然一震:苏学士不是有个女儿叫苏之华,小名囡囡吗?苏之华是苏学士的长女,可说来也怪,她的母亲究竟是谁,却没有任何人知道。而且,看她的模样,那嘴巴那眼睛,那鼻子和眉毛,简直就是同梅娘一个模子做出来的。难道……
  
  囡囡随着苏木从北京一路到大同,加上生性活泼,王成等一众锦衣卫士早就将她看熟了。
  
  王成现在一想,心中顿时大震,然后又暗自欢喜:没错,没错,那梅娘定然是苏之华的生母,而梅娘就是苏学士没做官前的红颜知己,且很受宠。我这次带信过来,可谓是替未来的阁相立下了大功,发达了发达了!
  
  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条金光大道,王成自然不会放这个天大机遇从自己手头溜走。
  
  见苏木依旧在思考,王成沉不住气,忍不住提醒:“学士,天快要亮了,最多一个时辰,就要杀人祭旗。下官冒昧问一句,不知学士有何主张?”
  
  “啊,天要亮了!”苏木抽了一口冷气,看了看窗外,面上带着一丝苦笑。
  
  是啊,现在不能耽误,必须尽快地将梅娘救出来。
  
  既然皇帝那条路子走不通,就得想其他办法。
  
  其实,这事若是放到平日也好解决。梅娘虽然是杀人未遂,因为违背人伦,可判绞刑。但法律不外人情,是有弹性的。到时候,只需到刑部打一声招呼,将梅娘的案子驳回去。然后,再命夫家将人接过家看管就成。
  
  但现在因为涉及到钱宁,却不是那么好处理了。
  
  苏木顾虑,王成这个人精自然看得出来,低声道:“学士,其实,放一个人犯也没什么大不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学士可是在顾及钱指挥不肯,不如……”
  
  “不如怎么样?”苏木忍不住问。
  
  这是王成进屋来,第一次看到苏木表态。只要苏木问出这么一句,就已经说明梅娘是他的人。王成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小心道:“苏木可以找个理由,先下手去牢房将人犯提走。到时候,若是钱指挥问起,就说人犯逃了,推个一干二净。这兵荒马乱的,走脱一两个犯人,也没什么大不了。难不成,钱指挥还能拿学士怎么着?”
  
  这话说得在理,苏木心中也是一动:是啊,都什么时候了,什么法子都用不上,眼前最要紧的是先将梅娘带走。至于以后怎么办,下来再说。
  
  可不知道怎么的,他心中突然升起一丝警惕,目光犀利地看王成。
  
  他始终怀疑这个王成是钱宁派来给自己设套的,可想了想,难道就因为怀疑就不管梅娘了。
  
  就算是个圈套,自己也得硬着头皮朝里面钻。
  
  眼见着王成被自己看得局促不安地将头缩了下去,良久,苏木才淡淡道:“王成前面带路,本官倒想去看看明日要被祭旗的人犯现在是何情形。此事关系到我大军的士气,关系到陛下对鞑靼做战的彩头,马虎不得。做为陛下身边的参赞军务,本官得亲自走一遭,你前面带路。”
  
  “是,学士请随下官来。”王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面上露上笑容。
  
  当下,王成也不废话,就在前面领着苏木在大营中走了半天,就来到锦衣卫关押三个犯人的牢房里。
  
  一开门,苏木就率先冲了进去,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多年了。
  
  梅娘就在眼前,他也顾不得未来大学士的体统,推开王成,就朝里面喊:“梅娘,梅娘,我可算见着你了,咱们之间虽然有诸多误会,却有不得已的苦衷……”
  
  可话还没有说完,苏木却是一愣,屋中只关了两个男性囚徒,又哪里有梅娘的踪影。
  
  “糟糕,被人骗了!”一刹间,苏木产生了一个不好的念头,猛地转身,一把抓住王成的领子,眼中喷火:“好贼子,竟敢赚我?”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