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零三章 欺骗
“是啊(明朝好女婿903章)!”正德也感叹一声,看着满目的血色,用手拍着已经被火烧焦的木栅栏,长啸一声:“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苏木:“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更多的歌声加入进来:“岂曰无衣,与同仇……”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
  
  歌声越来越响亮,就如同波涛一样传递开去,不片刻,几万明军都在大声歌唱、嘶吼!
  
  苏木深深地为这雄浑的男儿气震撼了,眼眶也湿润了,忍不住大吼一声:“我----大明---威—武!”
  
  “威武,威武!”
  
  “万岁,万岁!”
  
  所有的人都同时挥舞着手中的兵器。
  
  ……
  
  王勋总算回到了中军大帐,他身上全是伤痕,铠甲也是破烂不堪。
  
  因为喊叫了一整天,已经彻底哑了,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只不住喘息。
  
  同他接触了这么长时间,对于王总兵官,苏木是非常了解的。
  
  同这个时代的所有军官一样,这家伙能够做到一镇的大员,为人也是非常圆滑的。一上了战场,首先想的就是如何减少损失,获取最大的利益。
  
  以前鞑靼人或者草原民族入侵的时候,他多是虚晃一枪做做样子,将敌人驱除了事。
  
  事后,也是琢磨着如何推卸身上的责任。
  
  所以,到后来,这家伙倒像是一个官僚,而不是军人。
  
  但今天他是真的拼命了,毕竟,皇帝就在营中坐镇,由不得他不奋力杀敌。
  
  这次大同镇独抗鞑靼主力,伤亡惨重,王勋损失极大。现在总算可以歇一口气,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见苏木来访问,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只苦涩地笑了一声。
  
  苏木安慰他道:“今日若不是王总兵官奋力杀敌,这应州老营怕是就被人破了。皇帝御驾亲政,若是能大败小王子,王总兵居功至伟。你的功绩和大同镇的损失陛下可是看在眼中的,王总兵且放心。大战之后,所缺的人马、器械和粮秣朝廷定然会第一时间给你补满的。”
  
  既然要想王勋要马,甜头还是要给一点的。反正是慷国家之慨,又不用他苏木掏一分钱腰包。而且,王勋损失实在太大,朝廷也有责任给人家补上。
  
  听到苏木的承诺,王勋眼睛亮了。
  
  因为不能说话,他就站起来,朝苏木深深一揖,面上都是感激。实际上他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户部那群人的德行他又不是不知道,问他们要一文钱,比杀头还难受。有苏木帮忙,这事就好办了。
  
  一把扶起王勋,苏木斟酌了一下语气,道:“王总兵,明日就是我军同鞑靼人决战的日子。苏木虽然坐镇中军,不用随陛下出阵,可做些准备还是需要的。听闻大同兵甲于天下,苏木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王总兵帮个忙。”
  
  王勋连忙点了点头,示意苏木尽管说话。
  
  苏木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想问你借十匹上等好马,人马两日所需粮草。”
  
  王勋点点头,朝一个副将指了指,意思是说,苏学士你找他办就是了。
  
  那个副将心中雪亮,暗想:文官果然怕死,未战就先想着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明日我军若是战胜了敌人自不用多说,若是败了,苏学士可以第一时间骑着快马逃走,这倒是可以理解的。
  
  “苏学士,末将这就下去安排。”
  
  苏木点点头:“劳烦,等下我会让一个叫王成的人过来找你取马的。”
  
  然后又对王勋道:“王总兵今日辛苦,苏木就不打搅了,告辞。”
  
  从王勋那里出来,天已经彻底黑下去。
  
  苏木累了一天,这才想起还没有吃饭,浑身都酸软了。回到住处,向王成交代了这件事情之后,他又让人取来两个馒头,顾不得翰林学士的体统,一手一个大口地啃着。
  
  正在这个时候,乌云偷偷过来,跪在苏木面前。
  
  苏木:“怎么了?”
  
  乌云一脸的担忧:“大老爷,梅娘她……”
  
  “梅娘她怎么了?”
  
  乌云:“梅娘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就那么坐在屋里发呆,怎么劝她也不肯动筷子。”
  
  苏木吃了一惊:“不吃东西怎么成,去,再端一盘馒头过去,我去劝劝。”
  
  梅娘还是不肯吃东西,就那么坐在床边,眼神已经呆滞。
  
  苏木说了半天,她还是一动不动。
  
  到最后,苏木竟有些冒火了。
  
  如果不出意外,明日一大早他就要带着梅娘离开应州去怀安卫和谢自然汇合,伏击小王子。这可是骑马不眠不休跑上两日两夜的,天气又冷,如果还不吃东西,怎么撑得住。
  
  她撑不住不要紧,耽误了自己的大事可就麻烦了。
  
  苏木更要发作,转念一想,这梅娘外柔内刚,用强只怕是不成的,还得另外想个法子。
  
  想到这里,苏木有了主意,低声道:“梅娘,你还是吃点吧。实话告诉你,明日一大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要在路上走上两日。你若不吃东西,如何坐得了马。”
  
  梅娘也不说话,只是摆着头。
  
  苏木缓缓道:“我们这次要去宣府怀安卫和人汇合,你不是一直想见囡囡吗,囡囡就在那里。”
  
  “囡囡!”梅娘身子一颤,猛地回过来来。
  
  一刹那,她的目光又恢复了神采:“真的?”
  
  苏木点点头:“我怎么可能骗你,囡囡就在那里。实话告诉你,三年前我就和囡囡在一起了,也将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收养在府中。这次,却随我一道来大同了。”
  
  “囡囡和你在一起,你不是在骗我吧?”梅娘忍不住叫了一声。
  
  苏木:“你快吃,吃了身上就有力气去见囡囡了。听我慢慢将这事同你说。”
  
  梅娘一听到可以见到女儿,伸出手去抓起一个馒头,大口大口地咬了起来。
  
  吃了两口,就说饱了。
  
  苏木身上冷得够戗,脱掉外衣跳上床,裹上被子,慢慢地将当初囡囡如何被谢自然从人拐子手头买了,又如何同自己相遇一事从头到尾详细说了一遍。只隐去了囡囡第二次失踪的消息,若是叫梅娘听到女儿又被人给拐了,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此刻,为大事计,也只能暂时瞒住她了。
  
  梅娘一边听,一边留泪,她也没想到事情有如许曲折。
  
  本来,她对苏木有很强大戒心,对于他的话是绝对不肯相信的。
  
  可听苏木复述囡囡离开大同那日,偷听父亲和兄长的谈话,以及怎么从他们手头逃脱的经历之后,已经信到十足。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