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一十章 艰苦的行军 一
“快,快,快,快,跟上(明朝好女婿910章)。”
  
  “跟上!”
  
  不断有骑兵从辎重队旁边疾驰而过,扬起连天黄尘。
  
  从这天开始,队伍突然加快了速度,所有人都在大声催促:“快点走,快点走。”动作也粗野起来,稍微动作慢点,就有人一棍抽来。
  
  看情形,竟用的是军队勒束部队的法子。
  
  可惜,明朝的军户虽然头上顶着一个“军”字,其实就是种地的农民,在战场上根本就派不上用场。他们这次过来,也不过是相当于民夫的角色。
  
  走了这几日的路,顿时叫苦连天。
  
  特别是宫贵和宫勤两父子以前在卫所里仗着女婿汪连汪千户的势,做威做福,游手好闲惯了。每日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耍钱赌得手抽筋,成天醉熏熏无所事事,可以说早就被酒色淘虚了身子。
  
  这次莫名其妙地就裹进了辎重队,父子二人也是运气不好,别人多脚夫,要么是驾着马车,要么是侍侯大牲口,他们却分到一辆独轮车,上面驮着四百斤大豆作为战马的草料。
  
  可怜父子二人一个在前面拉车,一个在后面推,却死活也跑不动。
  
  走了两日,二人只感觉浑身都累得快要散架了,晚上宿营的时候,直接倒在地上,只不住喘着粗气(明朝好女婿910章)。
  
  以两人的脾气,自然是想逃的,可是周围全是士兵,外面又是兵荒马乱的,就算想逃也是无处可去。
  
  到第二日,两人脚上的血泡全磨得破了,血水渗出来,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独轮车也时不时倒在地上。
  
  相比起二人,囡囡虽然不能说话,可面上的表情却显得异常平静,每天只低头赶路。
  
  旁边的人看了,倒对这个小姑娘的坚韧大觉佩服。
  
  不过,宫家父子却是眼珠子一动,同时说:“囡囡,你来推车吧,我们来拉。你力气小,在面前也派不上用场,干脆在后面好了。”
  
  囡囡不认为舅舅和外公会有这个好心,她这几日也累得厉害。好在她着几年被苏木养在府中,营养跟得上。再加上,苏家又有锻炼身体打熬筋骨的习惯。即便是一个女孩子,她也的身子也是非常健康,完全不想府外的小脚女人那样弱不禁风:公侯伯爵之家,女人没外间世界那么多的莫名其妙的束缚。
  
  而且,她小时候也是吃过苦的,心志坚韧,却也能坚持得住。
  
  这几日,她都在想着该如何逃出去。
  
  囡囡也知道,这个千户所以前班建侯统帅的,到时候,只要能够见到班建侯,就能从新获得自由。
  
  可是,大军前行,防备森严,周围的士兵她一个也不认识,就算想上前去说,也说不出话来。而且,外公和舅舅对她又是寸不不离地看管着,根本就没有机会。
  
  囡囡也是没有办法,只能低头忍受,希望能够等到看的班建侯的那一日。
  
  可是,等了这么久,班建侯却死活也不出现,这让她心中大觉奇怪。
  
  囡囡却不知道,班建侯虽然是这个千户所的千户军官,却志不在此。他整日都呆在谢自然那边,想的就是在沙场上获取功勋。至于辎重队这边,只派了几个军官过来看管罢了。
  
  前几日,囡囡不过是在辎重队中打打杂,倒没有什么。
  
  不过,今日外公和舅舅让自己在后面推车之后,这一路走得就艰苦起来。
  
  一般来说,像这种独轮车,在后面推车那人主要任务是掌握平衡,一天下来最多手臂发酸。而真正出力的,则应该是前面拉车那日。
  
  而且,因为是独轮的关系,轮子和地面的摩擦力小。只要掌握好平衡,一但跑起来,依着那股惯性,倒也轻松。
  
  可宫贵和宫勤这两人在前面根本就不肯使力,走到后面,宫贵甚至还爬上车去,坐在上面,并道:“我老人家走了几日路,身子骨都散了,先歇歇气!。”
  
  宫勤:“哈哈,老爷子你倒是懂得享受啊,我也要上来坐坐。”
  
  “滚,少跟老子争。”宫贵瞪了儿子一眼:“车上面就这么大点地方,挤不下两个人。”
  
  “挤不下你就下来啊,光一个人舒服可不成。”
  
  “可我是你老子,你这个不孝子啊!”
  
  “什么孝不孝的,少说废话,要么大家轮换着来,要么大家都不坐。”说着话,宫勤就伸手去拉自己的父亲。
  
  因为动作有点大,险些将小车给拉翻了。
  
  宫贵:“小兔崽子别拉了,依你,依你,一人坐半个时辰。”
  
  就这样,父子两人就这么轮流地坐在车上歇气,这一路到也过得舒服。、
  
  旁边的军户看得不住摇头,好歹也是做外公和舅舅的,还算是人吗?
  
  不过,这是他们的家务事,别人也不好说什么。
  
  囡囡气得眼泪都没有了,在她心目中,早就不将这两个人当成自己的直系亲人,也不肯叫他们看到自己的懦弱,就那么咬牙坚持着。
  
  单纯的推车倒好,但肩膀却非常难受,走不了多长时间,肩膀就被套在上面的带子磨得火辣辣地疼。不用看,就知道已经破皮了。
  
  血水一点一点渗出来,不片刻,衣裳外红了一片。
  
  因为车上加了一个人,囡囡年纪又小,独轮车自然走得满。
  
  这个时候,一个骑兵从后面冲了上来,提起鞭子就朝坐在车上的宫贵当头一鞭子抽去,喝骂:“混帐东西,竟然偷懒,滚下来!”
  
  宫贵一时不防,被抽个正中。
  
  一条鞭痕从左眉斜到右嘴角,清晰可见。
  
  他陈叫一声,从独轮车上滚落到地,说不出的狼狈。
  
  看到他被抽得如此之惨,囡囡感觉肩上一松,心中不觉大块。
  
  这个骑兵也不知道是从那个千户所抽调进白登营来的,看着面生。
  
  宫贵大怒,从地上爬起来:“打我,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汪千户的丈人,你惹火了……”
  
  “住口!”又是一鞭子抽去。
  
  那骑兵见宫贵无力,这一鞭含愤而出,将他身上的棉袄都抽得破了,白色的棉絮暴出:“什么汪连汪千户,实话告诉你,这鸟人触怒了谢佥事,早被免了职务,变成了一个普通小卒。你少在爷爷面前摆你千户丈人的威风,再废话,打不死你。”
  
  宫贵这才记起汪连已经不是千户老爷了,顿时泄了气。
  
  忙不出拱手作揖:“军爷,军爷,是我老糊涂惹恼了你,我该死,我该死。”
  
  说着就不住地装腔作势地抽自己耳光,看起来动作凶猛,却其软如棉。
  
  骑兵见他如此猥琐,心中厌恶,喝道:“好了,少污了爷爷的眼睛。”
  
  然后又用鞭子指了指囡囡,道:“你一个大老爷们,也好意思让一个小女娃娃推车,自己却坐在上头?”
  
  宫勤赔笑道:“禀军爷,这是我的外甥女,我爹爹身体亏虚,她一定要尽孝,咱们也没法子。”
  
  “真的?”
  
  囡囡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白登营的人过来,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偏偏口不能言,只得哇哇地比画了半天。
  
  “原来是个哑巴,却是可惜了。”那骑兵见囡囡虽然一脸污垢,却依稀能够看出其端庄的相貌,满面都是惋惜:“你可有话要说?”
  
  囡囡心中一阵惊喜,连连点头。
  
  宫家父子大惊,急忙上来拉住囡囡。
  
  囡囡竭力挣扎着,慌忙有脚在地上画下一个“谢”字,本意是想将谢自然的名字写出来。只可惜一个谢字还没有写到一半,就被外公和舅舅拖开了。
  
  那骑兵看囡囡用脚在地上写字,又叫了一声:“原来你这小姑娘识字?”面上的惋惜之色更重:“你想写什么呀,可惜我不认字啊!”
  
  宫家父子同时心中一松,赔笑:“她脑子有些毛病,见了人就喜欢乱写乱画。”
  
  听到那骑兵不识字,囡囡心中极度失望,差一点落下泪来。
  
  那骑兵见囡囡如此表情,顿时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又用鞭子点了点宫家父子,“你们两个,马上背起麻包,一人两口袋,叫一个小孩子推这个多车,算什么回事。你们已经落到队伍最后了,再磨蹭,耽搁了佥事老爷的大事,仔细用军法办了你。”
  
  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个骑跑过来,看模样,竟然是一个千户,喝道:“怎么了,怎么了,还不走?”
  
  那骑兵回道:“回副千户大人的话,这三人动作慢,拖延了行军速度。”原来,这人却是信任的辎重队副千户。
  
  “谢佥事的性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可是下了死命令给班千户的,班千户有给我下了死命令,说是再拖延,就用军法办了我等。”副千户一脸的杀气:“既然这三人不堪使用,杀了就是。”
  
  这句话一说出口,宫家父子同时面色大变,慌忙放在囡囡,各自抢过一个六十斤的大口袋扛在肩膀上。
  
  那副千户说完话,一提马缰,冲了出去。
  
  囡囡本欲上前比画,却没有任何机会。
  
  只得呆了片刻,这才推了车朝前行去。
  
  车上少了宫贵,又少了一百多斤的粮草,立即便得轻快起来,倒也能跟上队伍。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