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一十五章 伏击地点
果然,又走了十里地,前面却出现一道绿色的长廊,如同一条长蛇,在前方蜿蜒横亘,无头无尾(明朝好女婿915章)。
  
  定睛看去,却是大叶杨树林。
  
  空气顿时清新起来,深吸一口气,竟有一种中人欲醉之感。再不像前几日那样,每一口气中好象都带着灰尘。
  
  过了树林,就看到一条宽阔的河流。
  
  和其他地方的河流都干涸了不同,河流竟然还有水。正是初春季节,河流上的冰已经融化了不少,到处都是浮冰。
  
  “洋河已到,恩师说得果然没错,这里竟然有水。”谢自然率先冲到河边,看着河流,咧嘴笑了起来:“若只是有水,以这条河的水量,战马可以轻易过去。只不过,现在河里全是流凌,要想过去,却不是那么容易。”
  
  说着话,他提着鞭子朝前指了指。
  
  胡顺也微笑着点了点头:“运气真是不错。”
  
  谢自然:“现在需要的是选择一个合适的过河地点,斥候。”
  
  一个军官一拱手:“在!”
  
  “出发吧,找到地方。”
  
  “是!”
  
  十几骑冲了出去。
  
  胡进学忍不住低声问:“君服,洋河这么长,若是小王子过来,会从哪里过河?咱们又不可能沿途布点,就算知道了,要想伏击他,也来不及?”
  
  谢自然却是一笑:“进学你这就不知道,如果没有猜错,小王子的人马应该在三到五百之间。他们都是快马。而我们又带着辎重,我们能够过河的地方,自然也是贼酋的过河地点。所以,不用担心。”
  
  胡进学恍然大悟:“还是君服想得明白。”
  
  不片刻,探马就来回报,说下游三里的地方有个合适的过河地点。
  
  谢自然等人忙骑马过去,到地头一看,同时心中欢喜。
  
  原来,这是一片滩涂地,河水流到这里之后突然变缓,很多地方的冰都还没有融尽。而且,水也非常浅,只没到人的小脚肚子,战马可以轻易涉水过河。而且,水中又有泥沙,战马一旦下了水,根本就跑不起来。
  
  “不错的地方啊!”谢自然和胡顺都同时叫了一声。
  
  谢自然下令:“大军过河,找个地方隐蔽扎营。”
  
  胡顺摸了摸已经被北地冷风吹得粗糙起来的面庞,忍不住叹息一声:“走了这么多天,总算到了,希望一切都如子乔所安排的那样。”
  
  谢自然自信满满:“恩师不会猜错的,走!”
  
  率先骑了马冲过去,马蹄在河中翻起滚滚浊浪。
  
  其中也人是一声呼啸,跟了上去。
  
  主力战兵过后,接着就是辎重队了。
  
  囡囡刚一入水,就被那冰冷刺骨的喝水冻得一个哆嗦。
  
  等到过完河之后,她一张俏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身子也颤个不停。
  
  可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好换衣裳,只能强咬着牙忍受。
  
  至于其他军户,却也管不了那么多,都脱下衣裳,大声的咒骂着。结果,自然引来一阵呵斥。
  
  有人生起了火,但迎接他的却是一阵劈头盖脸的鞭子。
  
  开玩笑,以鞑靼人的马力和速度,搞不好他们就在离白登营不远的地方,火光若是引起了小王子的警惕,这么多天的辛苦岂不都白费了?
  
  不能生火,今天的晚饭自然都是冷食。
  
  咬着冰冷的干粮,身上却不能感觉到一丝暖意。囡囡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了,身体颤抖得更厉害。
  
  辎重队的营地在洋河北面四里的地方,而白登营则在辎重队的南面。
  
  放眼望去,前面都是绵延的帐篷。
  
  宫勤靠着大车,朝白登营的营地吐了一口唾沫:“奶奶的,这些贼厮鸟有暖和的帐篷和被子受用,咱们却要睡在野地里,也不怕半夜里钻进去蝎子,蛰死他们。”
  
  宫贵:“人家可是要上阵厮杀的,你这小畜生若是也想要热被窝,可以报名啊,没人拦着。”
  
  宫勤缩了缩脖子:“那还是算了,还是保命要紧,我这人若是上了战场,估计比别人死得都快。”
  
  宫贵突然叹息一声:“原本想将囡囡这小丫头送去给那谢大老爷,可这营地戒备森严,咱们也靠不近啊。”
  
  “确实是,得想个法子,看眼前白登营的营盘扎得甚紧,看样子是到地头了。咱们得快想法子,否则,再在这野地里住上几日,咱们都要被折磨死了。”宫勤虽然是个泼皮,还是有些见识的。
  
  正说着话,就有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过来,喝道:“来几个人,营地那边需要人侍弄战马,你你你,你你你。”
  
  就开始点名。
  
  宫家父子神色同时一动,然后举起了手。
  
  这几日他们一直没有机会接近谢自然,如今得了这个巧,自然不肯放过。
  
  那士兵是认识宫家父子的,忍不住冷笑一声:“你们两个游手好闲,废物一个,也懂得侍弄大牲口,知道战马多少钱一匹,侍侯坏了,小心脑袋?”
  
  宫勤赔笑:“二驴子兄弟,你这就不知道,咱们一家人原先在真定的时候可是替人赶车的,是个内行。”
  
  那个叫二驴子的人想了想,点头:“好吧,你们去,那边可都是大老爷,你们识趣得,别胡说乱动,否则还真要被人砍了。”
  
  宫勤连连点头:“咱们识的。”
  
  就拉了一把囡囡,就要过去。
  
  宫贵:“等等。”
  
  “怎么了,爹?”宫勤不耐烦起来。
  
  宫贵指了指一身津湿的囡囡,对儿子道:“囡囡这模样,又脏,等下看到那谢大老爷,人家未必能够看上她,还是还上一身干净衣裳吧。”
  
  宫勤连连点头:“还是老爷子你心思便给,佩服!”
  
  “那是自然,你这个小畜生知道什么,你老子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
  
  换上干净衣裳之后,又被舅舅和外公灌了一口酒之后,囡囡身上热了起来。她本就美貌,此刻面上还带着一丝红润,看得那个叫二驴子的兵丁眼睛都直了:“好俊的女子,宫贵,你外孙女真漂亮。”
  
  宫贵得意洋洋:“我家的女子可都是美人,将来搞不好是要嫁给大人物的,二驴子你休要得罪老夫。”
  
  一想到就要见到谢家哥哥,囡囡一颗心跳个不停,却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就算见不到谢自然,谢自然身边的人可都认识她,只要走过去,就自由了。
  
  可事实并不如囡囡所想象的那样,等到白登营的营地,过来侍弄战马的军户就被严格局限在一个地方,不许乱说乱跑。
  
  这让囡囡心中一阵叫苦。
  
  不但囡囡,就连宫家父子心中也是急噪起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