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一十八章 胡话连篇
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宫贵,谢自然淡淡地问:“你是孤店所的军户,刚才来营里侍弄战马?”
  
  “正是,小人宫贵,这是随大老爷被征发到了这里(明朝好女婿918章)。”宫贵匍匐于地回答。
  
  谢自然也不废话:“你说有紧急之事禀告,可是战马有什么不妥?”
  
  宫贵:“回大老爷的话,不是战马?”
  
  听到说不是战马出了状况,谢自然心中一松:“那么,究竟是什么事情,报来。”
  
  “回大老爷,小人实际上不是军户。”宫贵抬起头,小心地看着谢自然。
  
  “你是流民?”
  
  “小人也不是流民。”宫贵道:“说起一人,不知道大老爷可有印象。”
  
  这人竟然同自己卖起了关子,谢自然心中顿时不快:“宫贵,你说有紧急要事,究竟是什么,快快报来?”
  
  看到谢大老爷面色一沉,宫贵心中突然有些慌乱,忙磕了一个头:“倒没有什么要紧事。”
  
  “什么,没有要紧事你跑过来擅闯中军大营,想来消遣本帅?”谢自然本是个少年人,不觉变了脸色,就要发作。
  
  宫贵大惊,冷汗都下来了,忙到:“大老爷,说起一人你大约识得。前孤店所千户军官汪连。”
  
  “汪连,怎么了?”谢自然一楞。
  
  宫贵:“汪连乃是小老儿的女婿。”
  
  “哦,原来你是汪连的丈人。”谢自然看了看宫贵一眼,发现这老头生得倒是五官端正,只可惜形容猥琐,看得人心中生厌:“对了,本帅倒是记得这事。你女儿不守妇道,谋杀亲夫,已经被人拿住下到狱中。那汪连堂堂男儿,竟然没有半点做男人的气节。本帅手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怂货。”
  
  一想起这事,谢自然就发起了脾气。
  
  对于汪连,他自然是心中厌恶。
  
  最让他恼火的是,汪连的娘子好好地关在监狱里,竟然被钱宁派人过来直接提走了。
  
  这无疑是打他谢自然的脸,是对他权威裸的挑衅。
  
  没错,锦衣卫指挥使的职权是大过他这个山西都指挥司佥事。可官场自然有官场的规矩,钱宁此举已经彻底触目了谢自然。
  
  谢自然冷笑:“想来你定然是冒死来替你女儿求情的……嘿嘿,对了,是不是也想替汪连求情啊!”
  
  他呼一声站起来,绕着宫贵走了一圈:“实话告诉你,你女儿谋杀亲夫,本官是要治她一个死罪的。还有那汪连,猥琐庸碌,这样的人也不配做一个千户军官,本官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至于你们父子,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竟然拿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来叨扰本帅,来人。”
  
  “不不不。”宫贵连连摆手:“大老爷,小人今天不是为这事来的。”
  
  “不是为这事?”
  
  宫贵:“小人家教不严,出了那么一个女儿,致使咱们宫家蒙羞,本该由国法处置,小人也不敢有怨言。至于我女婿汪连,他没本事做军官,本就应直接罢免了,把他的位置让给贤能之人。小人今日来这里,其实是为大老爷而来的。”
  
  “为我?”谢自然倒是一愣:“本帅又怎么了?”
  
  “是为大老爷而来的。”宫贵也不敢起身,就跪行着朝前几步,到了谢自然跟前,小声道:“大老爷,小人虽然没什么本事,可眼睛却是雪亮的。这次大老爷调集的军队虽然只有几百,可都是骑兵,且装备精良。这样的军队,即便是大同镇总兵官麾下的亲兵也抵不上,只怕已经是当世第一了。小人以前成天厮混在军中,也懂得些事理。一个骑兵能够当七个步兵使,大老爷的兵有是精锐。五百骑,相当于五千人马了。”
  
  “而且,大老爷行军如此之急,定然有紧急军务要办。大老爷,你说小人说得对吗?”宫贵装着胆子抬起头看着谢自然。
  
  谢自然却是抽了一口冷气,这委琐的老头竟然能够看出自己的军事行动,果然刁滑。
  
  他抿着嘴,冷冷道:“你见本帅就为说这些?”
  
  宫贵:“大老爷一身系着将士们的安危,所谓将为军之胆。将军连日劳顿,得好好休养身子。若是休息得好了,将来若有战事,也好为国家立下功劳。”
  
  “你说什么废话?”谢自然心中不耐烦,心头火起。
  
  这样的小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时间。
  
  今日定叫人好好处罚一下这不开眼的东西,也好叫人知道这中军节堂却不是任何人都能乱闯的。
  
  就在这个时候,远方传来一阵清脆的马蹄声。
  
  谢自然心中一动,心想难道是探马回来了,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
  
  现在,小王子究竟败没败,如果失败,又是走哪条路北归。而恩师那边的联络也断了,也不知道他过不过来。
  
  这一切,都仿佛被笼在一片浓雾之中,叫人看不真切。
  
  谢自然所能做的只有将探马放出去,尽量扩大侦察范围,也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现在有探马回来,想必是有什么发现。就算没什么发现,也是一个有价值的情报。
  
  谢自然猛地提起精神来,就要下令让人将宫贵带下去。
  
  宫贵何等奸猾之人,一听到马蹄声,面色也是大变。心中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最危急时刻,如果不能在尽可能断的时间内将这事说完,以后怕是再没机会见到谢自然了。
  
  汪连已经落势,根本就没办法依靠。而自己又没有其他能耐,可以说没有任何营生的技能。如果不能尽快依上一座靠山,将来怕是只有饿死一条路可走。
  
  而且,看得出来眼前这个谢大老爷可不是一个和气的人。
  
  听人说,他来大同之后,为了抓权,手上可没少粘不听话的军官的血。能够在几个月之间能整肃大同军户,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个活阎王。
  
  自己今日带着儿子和囡囡擅闯中军节堂,惹恼了谢自然,搞不好还真要掉脑袋了。
  
  而且,看情形,马上就有探子过来,谢自然估计也没心思再搭理自己了。
  
  时间紧迫,宫贵忙叫了一声:“大老爷身肩重任,你若休养得好了,那就是大伙儿的福气。老话说得好,孤阴不长,独阳不生,听人说大老爷尚未娶妻,来大同任上也没带家眷。小老儿有个外孙女,生得国色天香,愿献给大老爷侍寝,为大老爷解乏。”
  
  “什么!”谢自然忍不住叫了一声,他万万没想到这个老头大半夜闯自己的中军大帐,胡话连篇,就为了把他的孙女送给自己睡觉。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