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一十九章 冯敌刘养正来了
也许明日就是一场空前大战,这鸟人竟然把自己的孙女献给我谢自然?
  
  一刹那,谢自然就明白这老头想干什么(明朝好女婿919章)。
  
  对于汪连被他妻子谋杀一事,乃是谢自然刚到任后所碰到的第一桩案子。当初之所以要办汪千户老婆一个死罪,除了处于儒家的伦理道德考虑,还有就是对汪连这人心中极度厌恶。
  
  内心之中甚至有个阴暗的想法,想借此敲山震虎,震摄大同卫所的军官。
  
  当初在处置这件案子的时候,谢自然也将汪连的社会关系摸了一遍。自然知道汪千户的丈人和小舅子是什么德行,这两人攀了汪连之后在卫所里作威作福,坏事干尽。
  
  这就是两个二流子,这次之所以将外孙女动过来,估计是要要来献宠。一来顺便救出汪连娘子,二来也好攀上他谢自然的高枝。
  
  如此小人,当我谢自然是色中饿鬼了。
  
  可笑,可笑。
  
  我谢自然在别人的心目中就是这么一个人物?
  
  外面的马蹄声清晰起来,已经进入了营地。
  
  谢自然不禁恶想胆边生,大喝一声:“无耻小人,滚!”
  
  就一脚朝宫贵的脸踢去。
  
  谢自然的脚力何等之大,他脚上又穿着踢死牛皮靴。‘
  
  这一脚出去,正中宫贵的嘴巴。
  
  宫贵惨叫一声翻倒在地,口中涌出殷红的鲜血来。
  
  事情到了这一步,宫贵也知道自己到了最危急的关头。时间已经不允许自己再废话下去,听外面的马蹄声,探马下一刻就要到大帐前。到那个时候,谢大老爷也不会再让他说话了。等待他宫家父子的,搞不好就是严酷的军法。
  
  像宫贵这种小人,虽然人品低劣,可却是混不吝的性子,有的时候脑子却非常好使。这一刻,他内心中一片清明。
  
  忙扭头对帐外大叫一声:“小畜生,还不快将囡囡带进来。”
  
  如今,唯一的生路就是让谢自然看到囡囡。我就不信,如囡囡这样的美女,谢自然看了不会动心。
  
  话一喊出,他口中就掉出两颗牙齿来,鲜血也涌了出来。
  
  听到囡囡的名字,谢自然如遭雷击,用尽全身力大吼:“什么?”
  
  外面,宫勤也知道情形不妙,立即带着囡囡就要朝里面闯。可他刚一动,脚上弯上就中了卫兵一脚,竟被踢得跪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的谢自然又大叫一声:“让他们进来。”
  
  话音刚落,囡囡已经率先冲了进去,口中“啊啊啊啊”地不住大叫。
  
  “等等我。”宫勤也顺势跑了进去。
  
  门帘开了,谢自然就看到自己魂牵梦绕的囡囡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同以前相比,囡囡瘦了许多,看着谢自然不住比画着,满面都是泪水。、
  
  谢自然欢喜得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也没想到囡囡会以这个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一切就如同一场不真实的梦境。
  
  还没等他叫出声来,却看到囡囡猛地冲上前去,对着宫贵就是一记耳光。
  
  宫贵大叫:“乖外孙女,你怎么打我?”
  
  宫勤忙将囡囡抱住。
  
  囡囡又哭又叫,偏偏口中不能说话,只能不住地用手去抓舅舅的脸。
  
  “囡囡,囡囡,你怎么了?”谢自然大叫一声,正要上前。
  
  就在这个时候,马蹄声已经奔至帐篷之前,有人跳下马来,掀开门帘进来。
  
  见有人进来,囡囡也住了手,回过头看去。
  
  却看到进来的是三个锦衣卫和一个文士模样的人。
  
  “你们是谁,怎么过来了?”谢自然强忍着和囡囡说话的冲动,回头喝问,心中却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为首那个锦衣卫生喝问:“谁是谢自然,某乃锦衣亲军北镇抚司千户冯敌。”
  
  “我就是谢自然。”
  
  “原来你就是谢佥事。”那文士朝谢自然一拱手,“小生刘养正,现在钱指挥使幕中当差。”
  
  “原来你们是钱宁的人,来找我做什么?”一听到是钱宁的人,谢自然心中叫了一声不妙,暗自警惕。
  
  还没等谢自然说话,门外又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什么人来了,出什么事了?”
  
  然后,两具高大魁梧的身影走了进来。
  
  正是胡顺和胡进学叔侄,他们两人刚才也是听到马蹄声甚是劲疾,以为探马发现了敌情,急忙穿了衣裳跑过来。
  
  刚一进屋,两人就发现了囡囡,同时一楞,然后面上露出喜色。
  
  他们心中也是奇怪,谢君服什么时候找到囡囡了。
  
  不过,一看到几个锦衣卫,两人心中同时一紧,也顾不得同囡囡说话。
  
  胡顺:“嘿,我倒是谁,原来是北镇抚司的冯敌啊!想当初,你在地方上做千户的时候,咱们还见过一次面。上回你调到北衙,好象咱们还说过话,是老夫盖的印章。”
  
  作为经历司经历,胡顺相当于后世的组织部部长。
  
  想当初,为了回京,冯敌可是走了胡顺门子的,还送过许多礼物,态度也极其谦恭。
  
  提到他提起这岔,冯敌气焰为之一窒,竟然有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一拱手:“见过胡经历,真是巧啊,下官倒是奇怪,胡经历竟然在这里。”
  
  胡顺:“白登营新建,按制应该在军中设置锦衣卫监军。某身份锦衣卫经历,过来看看也是职责所在。怎么,冯千户有意见?”
  
  说着话,他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冷笑着盯着冯敌。
  
  冯敌一来就被胡顺给镇住了,讷讷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下官,下官哪里敢?”
  
  胡顺就一摆手:“冯千户既然来了白登营,来者即是客。这一路走得想必也是辛苦,大半夜的,不如下去吃点酒,早早歇了吧!”
  
  如今的胡顺在锦衣卫中已经继承了前指挥使牟斌的衣钵,举手投足中大有以前牟指挥的风范。
  
  霸气逼人,将冯敌等人彻底地压住了。
  
  只见满屋都是鲜明的锦衣卫飞鱼服,宫贵宫勤父子不过是寻常市井小人,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势,都被吓得浑身颤抖,下意识地缩到一边。
  
  见冯敌派不上用场,刘养正心中对他也是鄙夷,咳嗽一声,然后狠狠地看了冯敌一眼。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