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二十一章 聚在一起
听到这一声惨叫,所有人都回头看去(明朝好女婿921章)。
  
  这才发现,在大帐边上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一个猥琐的中年人捂着流血的手掌,不住地叫着。
  
  而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却满面泪水地看着苏木,身子颤个不停。
  
  发出这一声惨叫的正是宫勤,而那个小姑娘自然就是囡囡了。
  
  原来,囡囡先前看到谢自然的时候,心中原本就极度的惊喜,正要向前和谢自然相认。可这个时候,冯敌和刘养正却来了,她也被舅舅捂住嘴拖到一边。
  
  囡囡虽然年纪小,却也知道谢家哥哥遇到了莫大危机,就闭上嘴不发出一丝声音。
  
  而谢自然和囡囡团聚,心中也是一阵惊喜。他心中也是疑惑,囡囡怎么成了汪连丈人的外孙女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可锦衣卫的出现却打断了他和囡囡的重逢,偏偏那冯敌又乱七八糟地说了一通,心中顿时又急噪有恼怒。
  
  这个时候,苏木突然来了,谢自然心中固然惊喜。
  
  囡囡更是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爹爹,爹爹来了,一切都过去了,都好了!
  
  就猛地咬了宫勤一口,跑了出来。
  
  “啊,囡囡,你怎么在这里!”苏木大为惊喜,只感觉眼泪都要落下来了。此刻,他的眼睛里只有女儿,至于其他人,管他娘的。
  
  苏木三步并着两步,猛地冲上前去,一把拉住囡囡的双手:“囡囡,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好个谢自然,果然把你给寻到了,你却不知道,我是多么地挂念着你。”
  
  囡囡心中激动,可口中却不能言,只不住地点头,泪水如泉水一样涌出来。
  
  “囡囡,我的乖女儿!”突然间,又是一个女人发出尖叫。
  
  正是梅娘,她猛地跑过来,一把抱住囡囡,泪水撒落在地:“囡囡,我的囡囡,你都长成一个大人了。五年了,五年了,娘快要想死你了。”
  
  囡囡突然猛地推开母亲,冷冷地看着她,这神情叫梅娘一呆。
  
  同时,谢自然的脑子里嗡的一声,顿时混乱了:怎么回事,这女人不是汪连的浑家吗,怎么和恩师走到了一起,怎么又变成了囡囡的母亲……想不通,想不通!
  
  而且,囡囡的娘还差一点死在我谢自然的手上。
  
  天啦,我差一点杀了我未来岳母。
  
  如果那样,我谢自然以后还有什么面目面对囡囡,面对恩师。
  
  想到这个可怕的后果,谢自然一张俊脸变得苍白起来。
  
  胡顺和胡进学也在大叫:“囡囡,囡囡,你怎么在这里?”
  
  眼前的情形乱成一团,冯敌倒被冷落到了一边。
  
  冯敌大怒,他这次可是奉了钱宁的手令过来办大事的,苏木虽然位高权重,可自己也不能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人不理睬了不是。
  
  就忍不住大喝一声:“谢自然,快快交出兵符,束手就擒!”
  
  就在这个时候,谢自然突然朝前跨出一步,手中腰刀“唰”一声挥出。
  
  只见到一颗硕大头颅猛地跃上半空,半天才落到地上。
  
  半天,一具无头的尸体摇晃了一下,一股冲天血光这才如喷泉一样从那断颈处喷出,直接冲到帐篷顶上。
  
  然后,那血雨淋下来,落了刘养正一头一脸。
  
  众人定睛看去,那颗落到地上的头颅不是冯敌又是谁?
  
  谢自然喝道:“可恶的东西,磨磨几几,好生厌烦,杀了!”
  
  那张脸上,竟满是不耐烦。
  
  看到地上的头颅,梅娘猛地尖叫一声,眼睛一翻,晕厥过去。
  
  “娘,娘,谢家哥哥,快来,我娘晕了!”这个时候,囡囡突然能够说话了,声音却异常的沙哑。
  
  刘养正被血雨一淋,身体也是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的血泊之中。
  
  听到这一声“杀!”谢自然的几个卫兵同时将长矛朝前一捅,可怜另外两个锦衣力士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捅成了蜂窝。
  
  这几个卫兵已经被谢自然使用苏木所传说的现代练兵之法练成了杀人机器,听到主帅的命令,立即就下意识地执行。
  
  也是刘养正运气好,一屁股坐了下去,这才没有被第一时间杀掉。
  
  谢自然身上的狼劲和狠性,叫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苏木也是大叫一声:“谢自然,你在做什么?快住手!”
  
  也亏得这一声,这才救了刘养正一条命。
  
  谢自然扔掉手中的刀,跪在地上:“恩师,好不容易找着了囡囡,这可是天大喜讯。这几人实在可恶,竟然破坏了咱们的合家团圆,该死!”
  
  他将右手在衣摆上擦了擦,满面狰狞:“这下清静了。”
  
  “你啊,你啊,果然这辈子就是个带兵的料。”苏木苦笑。
  
  他心思何等便给,立即想到这冯敌过来夺兵权想必须是自己来伏击小王子的事情已经被钱宁知道了,那姓钱的这才过来抢功。
  
  若是被他摘了桃子,自己还真白忙了。
  
  想到这里,苏木心头也是光火,这几人却是该死,杀了也好,也免得麻烦。
  
  看到梅娘晕到在地,而囡囡也哭成一团。
  
  苏木也没有心思管其他人,又着急知道囡囡是怎么找到的,再她失踪这段日子又过得如何。
  
  苏木忙道:“快把这里收拾一样,不相干的人都退下吧。”
  
  然后有朝胡顺和胡进学拱了拱手:“泰山老大人,进学,苏木还有点家务事要处置,也有事要问君服,军中的事务还请你们暂带。”
  
  胡顺和胡进学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胡顺一把提起刘养正,就和侄子一起走了出去。
  
  其他几个护卫,也飞快地拖了尸体,退下。
  
  宫贵和宫勤见情形如此之乱,虽然看不明白,可两个小人也知道囡囡一说话,事情好象有些不妙。
  
  也悄悄站起身来,朝帐篷外挪去。
  
  这个时候,囡囡突然尖叫一声:“抓住这两个贼子,我就是被他们拐走的!”
  
  因为嗓子还没有恢复正常,显得又沙又哑,声音听起来甚是怪异,其中还带着愤怒的颤音。
  
  “什么!”所有人都大叫起来。
  
  谢自然脑子里更是乱了:这二人既是汪连的丈人和舅子,又是囡囡的外公和舅舅,哪里有外公、舅舅拐买自己外孙女和侄女的道理?
  
  “站住!”苏木一声厉喝,张开右臂拦住二人去路。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