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凶心
“学士,学士,我……我怎么办?”
  
  刘养正的声音将苏木从混乱中惊醒,深吸了一口气,苏木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明朝好女婿926章)。可刘养正刚才所说的话实在是太骇人听闻,顿觉一颗心跳得仿佛要从腔子里出来了,讷讷道:“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听到说不将自己交给东厂,刘养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从刘养正那里出来,苏木心中就如果的开水一样,又是惊惧又是混乱,自然没办法再去睡觉。
  
  他呆呆地坐在烛光前面,想了半天,还是不敢确定。
  
  半天,他一咬牙,心道:大战在即,我想这些做什么。不管那福王究竟是什么来历,回京城之后大不了找太康问问。
  
  可一想到太康,苏木心中却有些犯怵。如果径直去问,她会正面回答吗?
  
  对了,我好象想出一个主意。
  
  上次太康说她所怀的我苏木的孩子已经小产了,这小产和顺产区别可大了。首先,产妇的肚子上就会有很明显的孕娠纹,一看就能看出来。
  
  如果太康肚子上真有难纹路,到时候就要让她解释孩子究竟去哪里了,为什么要骗人说当初流产了?
  
  除了这个,还有个很明显的标志,只要一进入她的身体,就能明显地感觉到其松紧度,男人都懂的。
  
  “难不成我回京之后要与太康再续前缘,不不不!”一想起太康以前拿自己当种马使,苏木就毛骨悚然,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可否认,太康公主是自己穿越到明朝之后所见过的女子中最漂亮的一个。
  
  同这样的女人鱼水之欢可以说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但这就是一个带刺的玫瑰,碰不得的,一个不好,小命不保。
  
  可是,不这样做,又如何查得出真相。
  
  历来皇位之争乃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关系着无数人的身家性命。
  
  如果福王真是我苏木的种,将来若有事,只怕苏木、谢自然、胡顺等人都跑不掉。
  
  苏木可不想莫名其妙地被人砍了脑袋,一咬牙,心想:“罢了,不管怎么说,等回京城之后,得找个机会同太康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苏木没有表态,刘养正还在旁边惊慌地问:“学士,学士,我……”
  
  这一声喊,将苏木惊醒过来。
  
  苏木忍不住又问:“刘养正,你所说的这事是真是假还两说呢!对了,你手头可有证据?”
  
  实际上,刘养正手头有没有证据已经不重要了,这事既然经过了张太后的手,而福王很有可能有太康的儿子。那么,以慈圣张太后的精明和太康的强干,会将给别人留下把柄吗?
  
  这两个女人可狠得很呢!
  
  而且,正如他刚才所想,这事别人或许没法子,但他苏木要想求证,只需找到太康公主和她亲热一次就清楚了。
  
  果然,刘养正回答道:“我也是查了许久才查到些端倪,倒没有确实的证据,太后和太康公主何等人物,早已经将所有的蛛丝马迹毁掉了。”
  
  “没有证据就好,没有证据就好。”苏木喃喃地说。
  
  突然间,一股杀心从苏木心头升起来。没错,既然如此,干脆就这个刘养正给杀了灭口。
  
  听到他这么说,刘养正好象意识到什么,一张脸瞬间失去了血色,白得怕人。
  
  他朝边上缩了一下,叫道:“学士,学士,你刚才可是答应过我的。”
  
  看到刘养正吓得如此厉害,苏木心中的杀心更是遏制不住。
  
  他忍不住伸手朝腰上摸去,这一摸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自己来万全左卫的时候来得匆忙,却忘记带手铳了。
  
  苏木有将目光落到刘养正的喉头,刘养正被倒剪着双手可以说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况且他有是一个文弱书生,只需扼住他的咽喉,只需三分钟,一切都结束了。
  
  苏木眼睛里的绿光瞒不了人,刘养正连声叫道:“大丈夫无信不立,学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嘿嘿,若我今日不想做大丈夫呢?”
  
  刘养正飞快道:“学士,你就算杀了小生也没用,这事那钱宁大概也知道些。”
  
  “什么?”苏木毛发都竖了起来:“老实报来。”
  
  刘养正也知道自己到了生死关头,用最快的语速道:“小生将这事大概同钱宁说过,请他在适当的机会登高一呼,诛杀国贼,辅宁王登基,立拥戴大功。”
  
  “混蛋东西!”苏木大怒,一脚踢过去,正中刘养正的嘴巴。
  
  鲜血立即流了下来,刘养正惨叫一声,如果滚地葫芦一样在地上滚了几圈。
  
  苏木一脚踏在他脸上,压低声音咆哮:“你该死,这事除了钱宁,你还同其他人说过没有,还有别人知道吗?”
  
  “没有了,没有了。”钱宁知道自己若是一个不慎,只怕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忙叫道:“小生只同钱宁一人说过,并叮嘱钱宁保守秘密,不要对别人讲。”
  
  “那就好,那就好!”单只钱宁一人还好些,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程度。
  
  现在可以说他已经同钱宁势同水火,如果让钱宁查出福王是我苏木的儿子,这鸟人会放过这个置我于死地的机会吗?
  
  上次小王子那一箭怎么没把他射死?
  
  苏木胸中有一口暴戾之气憋在里面,直欲要爆炸开来。
  
  心想:看样子,钱宁是不能不杀了,不杀他,这就是一颗。一旦爆炸,不但张太后、太康要被牵连进去,只怕这明朝的政局也要有一场偌大风波。真到那个时候,任何人也挽救不了。不过,要杀钱宁却不是那么容易,得让张太后点头才行。开玩笑,锦衣卫指挥使,可不是一般人动得了的。
  
  至于眼前这个刘养正,也得死。
  
  正在这个时候,帐篷的门帘子突然被人掀开,一个士兵慌忙跑进来:“学士,原来你在这里,快快快。”
  
  苏木顺手“铿锵”一声将那士兵的腰刀抽了出来,就要朝刘养正刺去。
  
  刘养正大惊:“饶命,饶命!”
  
  那士兵叫道:“学士,发现敌人踪迹,佥事请你过去说话。”
  
  “敌人到了。”小王子来得好快,苏木前脚刚到万全左卫,还没等到一个时辰,他后脚就到了。
  
  苏木瞳孔猛一收缩,大事要紧,他也没心思杀刘养正。
  
  将刀往地上一扔,然后指着刘养正对那个士兵道:“从现在开始,你什么地方也不用去,就把他给我盯住了。还有,不许他跟任何人说一句话。此人乃是要犯,待此间事了得带回京城去。”
  
  见苏木一脸森然,那士兵一拱手:“是,大老爷。”
  
  刘养正见苏木不杀自己,偷偷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沁透了。
  
  待到苏木离去,刘养正在生死关头走了个轮回,只觉得心力憔悴,头一歪,沉沉睡去。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