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二十八章 设伏
苏木也已经到了,树林很大,几乎是沿着洋河两岸生长成一道长廊(明朝好女婿928章)。
  
  此刻正值春出,杨树叶子还没有萌发,但树林生得很密,部队藏在其中却不容易被敌人发现。
  
  春寒料峭,夜风吹在身上,即便里面穿了一件软甲,苏木依旧冷得直打哆嗦:“君服,可确定了?”
  
  “确定了,有三到五百人之多,一人双马,应该是鞑靼人精锐。”谢自然一脸的冷厉。
  
  “那么说来,应该是小王子了,会是他吗,会是他吗?”苏木喃喃道,心中却有一种无法遏制的担心。
  
  这次鞑靼人入寇,小王子部可说是举族南来,加上裹胁的其他鞑靼部族,人数不少。
  
  来的是小王子的吗?
  
  他会不会不在其中?
  
  如果不是小王子,就算我军在这里设伏,获得胜利,也是毫无意义。
  
  怕就怕鞑靼人分期分批过来,这不过是他们的前锋。
  
  这边一开打,将小王子给惊动了。
  
  而且,这一仗下来,白登营肯定会筋疲力尽,如果小王子在后面……事情将不堪设想。
  
  苏木心中不住地乱跳着,为了这一仗,他在几年前就开始准备了。这次更是冒着临阵脱逃的嫌疑来万全左卫,如果袭击的不过是一队普通的鞑靼骑兵,将来又该如何向正德皇帝交代?
  
  这一场豪赌,赌的是他苏木的前程。
  
  却是输不起。
  
  胡顺也沉声道:“方向正南,直奔我们这里。看来,鞑靼人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了解,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因此……”
  
  “因此什么?”苏木忍不住问。
  
  谢自然插嘴:“因此,这一队鞑靼人肯定是精锐,而且经常南下的精锐。三到五百人,一人双马,就算不是小王子,也是鞑靼人中的大人物。”
  
  苏木喃喃道:“谁能肯定,谁能肯定呢?”
  
  事到临头,他竟然忐忑起来。
  
  胡进学却没有发觉苏木的不妥,一脸激扬,低声笑道:“咱们北地男儿同鞑靼人仇深似海,大同、宣府、陕北的边军就不说了。即便是我们河北的军户,谁家没有几个士卒死在前线。上一次,大约十十年前吧,我和叔叔一起同敌人在沙场厮杀,卫所里去了六人,就我和叔两人回了家。这次来大同,大仗咱们没捞着打,这次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如何肯放过。子乔你也别管来的是谁,只要是鞑靼人就好,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看着胡进学的模样,再看看身边士兵那一张张朴实的脸和身上闪亮的铠甲,每个人眼睛都是激昂,却没有丝毫大战将起的畏惧。
  
  突然间,苏木心中平静下来:是啊,管他来的是谁,打就是了。只要获得胜利,那就是确实的战功。大战之前我还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做什么,至于以后,无论是官场角力,还是笔墨官司,以后再考虑,难不成朝堂政争我还能输于别人?
  
  苏木微微一笑:“进学说得是。”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坚定。
  
  如果探马的侦察没错,敌人有三到五百骑。而在真实的历史上,小王子北逃时身边只带了五百骑,料敌从宽,就算他五百骑兵。
  
  这里离草原只有几十里路,如果用快马,也就一天时间就能突破长城,回到鞑靼人的地盘。
  
  苏木选择在这里设伏,取得就是鞑靼人在眼见着就要逃出生天最后一刻,精神松懈的时候。
  
  否则,若是以堂正之师和敌人沙场对决,他不认为草创不过几个月的白登营是鞑靼精锐的对手。如果白登营真有那个本事,谢自然还不成明朝第一军神了?
  
  而且,这是鞑靼人北归的最后一道关口,可以想象敌人会有多疯狂。
  
  “君服,这一仗你是如何安排的?”苏木问,作为决策者,具体该如何打这一仗,苏木并不想插手。术业有专精,打仗的事情自己是外行,还是任由专业人士来安排好了。
  
  “背靠杨树林,待敌人过河,半渡而击之。”实际上,这一带也只有这里的水浅,人马可以轻易涉水而过。
  
  胡顺也道:“等到敌军过了一半,先以弓箭火枪乱其阵势,然后重骑攻击。我和君服是这么分工的,我负责弓手、火枪手,君服负责冲锋。”
  
  胡进学不满地叫了一声:“叔、子乔,等下我也要冲阵,躲在后面放箭酸怎么回事。”
  
  苏木一想,胡进学应该是这行人中武艺最高强的一个,如果放在后面确实可惜了。而且,在应州时他也见识过小王子的厉害,也不认为白登营中有任何一人是他的对手。要想斩阵杀敌,胡进学是关键。
  
  就点了点头:“冲锋陷阵,当用勇士,怎么少得了进学。”
  
  “多谢子乔。”胡进学兴奋地一挥手:“你们且看好了,看我怎么收拾鞑狗。”
  
  他回头看着苏木:“子乔,我辈无论学文还是习武,不就是为报效国家,守护我大明江山吗?这一天,却是盼到了。无论胜负,无论生死,这一辈子总算没有白活。”
  
  苏木一腔子血液起来,举起右掌在胡进学掌心狠狠地击了一下:“男儿行处是,等的就是这一天,把鞑狗通通杀了,一个不留。要让他们的血将这洋河染红,将着浅滩添满,要让他们再一想起我大明天威就瑟瑟发抖!”
  
  “娘的!”谢自然哑然一笑,突然冒出一句粗口。
  
  月亮更大了,冷得紧,突然间,有一股浓雾顺风飘来,渐渐地,河两岸的树林都被一片白色笼罩了。
  
  正好方便白等营藏匿行踪,其实,在初春的黎明,尤其是在靠河的地方,这样的雾并不让人意外。
  
  白登营这次出动了五百人马,基本上都是骑兵。
  
  只一百来人手拿弓箭和火枪,这年头火枪和弓箭的杀伤力有限,他们主要的目的是给敌人制造混乱。
  
  真正要想彻底解决战斗,还得靠重甲骑兵。
  
  随着雾气的飘来,士兵们铁甲上都结起了露水,微微一动,甲叶子轻轻响动,晶莹的水滴落下。
  
  所有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但目光都投向正南方向,再不肯移开。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