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三十七章 苏木,朕该如何封你
“朕要下旨褒奖威武大将军朱寿,用明旨传诏天下,并载入史册(明朝好女婿937章)。”正德得意洋洋,开始了表扬和自我表扬。
  
  苏木大惊:“陛下不可!”
  
  “怎么不可?”正德茫然不解。
  
  苏木苦笑着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须:“陛下,杀敌一名确实是一件不得了的战绩。可没上过战场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要想在战场上斩首一级又多难。普通百姓可都是看演义小说长大的,对于战争的认识也停留在《三国演义》的程度。在他们看来,做为一个大将军,就该和赵子龙一样,来一个长坂坡七进七出,在百万军中取敌首级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这样才算是值得夸耀的武功。在百姓心目中,真正不过是两军大将军的事情,双方鸣锣,大将出阵单挑,赢的那方就算是获得最后的胜利。而士兵所担任的不过是呐喊助威的角色,跟稻草人一样。陛下斩首一级确实了不起,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陛下打了一整天,才斩首一级,传出去。让看惯了演义小说的百姓知道了,岂不要被他们当成无用之人?真明诏天下,大家不但不会对陛下心生敬畏,反多了一丝不敬,感觉这事就是一场笑话。”
  
  “啊!”正德目瞪口呆:“朕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苏木好心地提醒着正德:“陛下要发旨,臣也不反对。要不,这道旨意就由臣来起草吧,怎么着也得跟赵子龙一样才行。斩首,就一百级吧!”
  
  “不行不行,这不是骗人吗?”正德皇帝气得一张脸红了起来,不住摇头:“这根本就不对,斩首一百级,就算是楚霸王再世,叫一百个人排队站在他面前叫他砍,砍上一会手就会累得没劲了。斩首一百级,那不是笑话吗,朕不能骗人!”
  
  “陛下。”苏木还待在劝。
  
  正德气得又给了他一拳:“你不要说了,朕没那么厚的脸皮。其实啊……”
  
  “其实如何?”
  
  正德突然又高兴起来:“其实啊,斩首一级也不错啊。你想,从古到今,做皇帝的又有谁在战场上砍下过敌人的头颅?唐太宗和成祖皇帝也被亲手杀过一个敌人,至少在做登基之后没有。说起来,朕也算是古往今来的皇帝之中的头一份儿啊!”
  
  看样子是没办法说服正德了,他的性子苏木最清楚不过,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来。不过,正德如此光明磊落,还是叫苏木暗暗佩服。
  
  不像后面的康熙皇帝,去狩猎吧,偏偏要给他自己脸上贴金,说一日之内猎杀一千多只兔子。猎杀一千只兔子,想想都不可能。其他得且不说,叫你连开一千次影,弓,就算是奥运选手也得累趴下了。
  
  正德:“爱卿,你说说伏杀小王子一事,朕已经等不及听了。”
  
  听到正德皇帝问,苏木忙凝起精神,将这一仗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只隐去了钱宁叫冯敌和刘养正跑来夺军权一事。
  
  倒不是他畏惧钱宁的权势,实际上,对于这个愚蠢小人,苏木还没有放在心上。
  
  只不过,谢自然杀了三个锦衣卫,这事若是传出去,免不了有麻烦。况且,刘养正身上还带着一个大秘密,关系到福王的身世,若是传了出去,立即就会引爆大明政坛。
  
  苏木本就能说,这一番说来,当真是跌宕起伏,一波三折。
  
  特别是在描述那天晚上的凶险残酷一战时,更是听得正德忍不住连声惊呼,继而一身微颤:“我大明朝竟有如此勇士,爱卿,朕心甚慰,朕心甚慰啊!”
  
  正德吁了一口长气:“还好杀了小王子,白登营虽然元气大伤,但牺牲却也值得。谢自然这人不错,可堪大用,朕倒是有意重组白登营。”
  
  这可是关系到自己未来女婿前程的大事,苏木忍不住竖起了耳朵。
  
  正德低声道:“前一阵子朕接到福建江浙那边的折子,说是扶桑那边的倭寇常于沿海刁民勾结,为祸我大明朝。福建那边的军队不堪使用,既然谢自然有如此本事,倒不妨派他带着白登营去福宁镇。”
  
  苏木“啊”一声:“陛下圣明。”
  
  谢自然若派去福宁镇,那地方可是个大军镇啊,虽说不能同九边相比。
  
  谢自然还年轻,派过去,也许用不了多少年,就能成为一镇的总兵官,那可是妥妥的军界大姥。
  
  到时候,苏木在内阁,女婿谢自然在军队,自己老丈人在锦衣卫,一个大型政治团体就算是成型了。任何人想动我苏木集团,都得掂量掂量这其中的分量。
  
  正德微笑着看着苏木:“这也算是朕对谢自然的恩典,对了,爱卿,你立下了这样的大功,朕又该如何封你?”
  
  戏肉来了,苏木心中一片欢喜,但表面上还是说:“臣在陛下那里的恩遇已是极厚,只愿报效君父和国家,至于待遇却不敢多想。”
  
  谦虚到这里,苏木心中一动,又补充一句:“陛下若是要赏臣,臣倒是有个不情之请。”
  
  正德皇帝:“你说。”
  
  苏木:“臣想请陛下宣布一桩婚姻无效,然后同一人解释一下臣当年化名梅富贵去沧州公干一事。”
  
  正德有些迷糊:“朕怎么就想不明白了,你仔细说说。”
  
  苏木只得硬着头皮将自己和梅娘的恩恩怨怨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正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苏木:“你啊你啊你啊,哈哈,哈哈!”
  
  苏木:“陛下在笑什么?”
  
  正德:“你啊,竟然威胁那叫什么梅娘的和你睡觉,哈哈,堂堂苏大才子,海内第一名士,至于用上胁迫的手段吗?”
  
  苏木一张脸涨得通红,再也说不出话来。
  
  正德不住笑,待到苏木眼见着就要爆发的时候,这才道:“难得看到爱卿你如此窘迫,哈哈,放心好了,这事朕帮你办了。无论如何,得叫那女子从了你。实在不才成,朕直接下一道圣旨将那梅娘配给你就是。”
  
  “陛下不可下旨。”苏木大惊,开玩笑,如果为这事下一道圣旨,弄得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苏木还有脸见人吗?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正德得意地耸了耸肩膀:“走,进城去。”
  
  两人谈完话,万全左卫的官员们帮将皇帝接进城去。
  
  皇帝入城,自然又是一番轰动。
  
  钱宁提议将小王子的头颅呈上来,让皇帝查验。
  
  正德却不去行宫,反说:“不急着去看,朕先去苏爱卿家。”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