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心脏病
正德皇帝和苏木在里面说了些什么,别人也无从知晓(明朝好女婿939章)。
  
  钱宁在外面等着,只觉得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心中的羡慕嫉妒恨让他几乎要发狂了。
  
  见皇帝和苏木有说有笑出来,钱宁知道自己一辈子都达不到苏木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而且,苏木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大仇人。
  
  以他的狡诈,将来肯定会不停设圈套让自己钻。
  
  也许,我钱宁就是下一个刘瑾。
  
  不,先下手为强,得想个法子将这鸟人给治了。
  
  可是,这人圣眷实在太盛,背后又是强大的文官团体,又怎么斗的过他?
  
  想到这里,钱宁一颗心都凉了。
  
  正德皇帝出来之后,众人慌忙一涌而上。
  
  走了一路,刚要到万全左卫的衙门,小王子和阵亡的鞑靼人的头颅就放在衙门的库房里,用石灰、樟脑等物细心腌着。
  
  正德突然站住了:“不不不,不去看小王子了。”
  
  苏木一愣:“臣不明。”
  
  正德:“先去看鞑靼俘虏,看完之后才去见小王子。这就好象是一出得趣的大戏,小王子是压轴段子,得放在最后才过瘾。”
  
  苏木和其他官员同时微笑,齐声道:“皇上圣明。”
  
  鞑靼俘虏有三百多人,都关押在白登营里。
  
  这一仗,白登营超过一大半人死在敌人手头,可以说已经被打残了。白登营的士兵都是谢自然从山西行都司选拔的精锐,军户士兵乃是世袭,明朝开国两百多年,整个山西军户中但凡有些来历的人物,都是粘亲带故的。
  
  这一战下来,幸存的士兵可是说人人都死了兄弟、表兄、堂兄弟。
  
  对他们来说,鞑靼俘虏可谓是仇深似海。
  
  俘虏落到他们手头,自然不会客气。古代战争可没有日内瓦公约,也没有优待俘虏的普世价值。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才是军队的道德标准。否则,你就是瓜怂。
  
  这三百多俘虏进了白登营,自然是十大酷刑侍侯着,毒打肯定是少不了的。每天也只有一碗薄粥可吃,甚至还有俘虏被明军士兵用绳子穿了琵琶骨,折磨到半死。
  
  若不是苏木有言在先,这些人可都是要献俘太庙,只怕不出两天,这三百鞑靼人就要被他弄死光了。
  
  等到正德和苏木进了白登营时,就看到旗杆上吊着两个鞑靼人,几个白登营士兵正拿着烙铁在他们身上烙着。
  
  鞑靼人自然是一阵接一阵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动手行刑的那个明军士兵也在放声大哭:“还我弟弟命来,还我弟弟命来。我答应过我娘,要把我弟弟平安带回家去的。狗日的,我该如何想我娘交代啊?”
  
  “怎么搞成这样?”正德怒了,忍不足住发出一声愤怒的叫声。
  
  苏木见情形不妙,连声喊:“住手,都住手。”
  
  见苏木和皇帝过来,士兵们忙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钱宁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机会,立即叫道:“谢自然,你是怎么带兵的,怎么放任手下折磨俘虏?”
  
  谢自然是苏木的未来女婿,也是最得力的干将,钱宁眼珠子乱转,就想安他一个罪名,剪除苏木一条臂膀。
  
  谢自然脸色一变。
  
  这个时候,正德铁青着脸检查起俘虏的伤势来。
  
  看见皇帝脸色不好,所有人都沉下脸不敢说话。
  
  半天,正德又愤怒地叫了一声:“朕这次亲征,不过才手刃一名敌人,根本就没杀过瘾。正打算叫你们放几个俘虏,让朕再一场。谢自然,你可恶,竟然把这些敌人弄成这样,叫朕等下还怎么和他们决斗。欺负只剩半条命的鞑靼人,胜之不武,胜之不武。”
  
  听到皇帝这话,谢自然面色一松。
  
  其他官员更是一脸古怪的表情,遇到这样的天子,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啊!
  
  苏木摇了摇头:“陛下,既如此,就回万全左卫的衙门去看小王子的头颅吧。”
  
  “对对对,现在就过去看。”一想到小王子竟然死了,正德心中一阵激动。
  
  既然没办法同鞑靼俘虏交手,那就去看看那个老对手也好。
  
  回到衙门之后,不片刻,就看看到谢自然和胡顺捧着一个硕大锦盒进来,跪在地上:“臣胡顺(谢自然)叩见陛下,这是小王子的脑袋,请万岁御览。”
  
  一刹间,几乎所有人都伸直了颈项,就连苏木也不能免俗。小王子的尸体他见过,可被砍下的脑袋究竟是什么情形,心中却还是非常好奇的。
  
  这其中最关心的却是钱宁,他心中不住祈祷:不是不是不是,最好不是小王子。
  
  硕大的锦盒打开了,一股强烈的冰片、麝香、樟脑的味道传来,熏得人忍不住鼻翼抽动。里面是一坨黑糊糊的东西,块头却不大,也就一个小南瓜尺寸。不过,却是五官俱全。
  
  这颗头颅大张着嘴巴,露出焦黄的牙齿,眼睛微闭。
  
  苏木没想到腌制之后的人头竟然是这种模样,这他妹跟木乃伊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从这颗脑袋上还是能够很清楚地认出,这人就是小王子。
  
  心中突然一阵恶心,将头转到一边。
  
  不过,堂中众人都是军人,死人见得多了,却也不害怕。都将目光落到小王子脑袋上,仔细研究起来。
  
  钱宁忍不住叫道:“大胆苏木,你怎么弄个婴孩的脑袋过来骗圣上?”
  
  苏木忍住气:“钱指挥使,当初你我可都是见过小王子的,只要眼睛不瞎,自然能够认出他的模样。”
  
  钱宁还要再胡搅,正德却呼一声站起来:“没错,就是小王子,朕认出他来了。这人的脑袋被腌制了几天,脱了水,自然是要变小的。”
  
  既然皇帝已经发话,钱宁只得无奈地闭上了嘴巴。
  
  突然间,正德皇帝一个出奇的举动叫所有人大惊失色。
  
  他一个大步走上前去,抓住小王子脑袋上的头发就将之提了起来,然后系在自己的腰上,并放声狂笑起来:“小小鞑靼蛮夷,竟敢侵略我大明边境。朕将佩带小王子的头颅班师回京,献祭太庙,叫天下人都看到朕的赫赫武功。犯我大明天威,虽远必诛!”
  
  大堂中所有人血液都快要了:“万岁,万岁,万万岁!”
  
  可就在这个时候,正德面上却突然出现一种酒醉之后的血红,红得更鸡血石一样。
  
  接着,正德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手中那颗小王子的头颅也在大堂地面上骨碌碌地滚动。
  
  苏木心中如同有惊雷炸响,一个不好的念头浮起来:正德皇帝的心脏病发作了!
  
  (本卷终)
  
  第九卷血疑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