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四十五章 五雷轰顶
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太康还没有回来(明朝好女婿945章)。
  
  苏木很是烦闷,却又不能走,只得继续留在驸马府听顾润神神叨叨。
  
  吃过晚饭之后,正当苏木在书屋百~万\小!说的时候,太康公主终于回来了。
  
  一看到书房里的两个男人竟然融洽地相处了一整天,太康面色诡异。
  
  见她过来,苏木站起来,一拱手:“见过殿下。”
  
  顾润也起身,温和地问:“殿下怎么才回家,可用过晚饭,若没有,我马上叫人给你做点。你一出去就是一整天,累不累,若是累了,我叫人给你准备洗澡水。对了,汝南侯已经在书房等你一天了,估计是有很要紧的事情要同你说。你是先吃饭、先沐浴,还是先同汝南侯说话?”
  
  如此唠叨,苏木听得脑袋都大了一圈。
  
  “吃过了,不用沐浴,你下去吧。”太康不耐烦地朝顾润挥了挥手,如同面对着一个奴仆。
  
  顾驸却一脸平静:“阿弥陀佛,那我就下去了,殿下还是早点歇息。”
  
  然后,就出了书屋。
  
  看着顾润的背影,太康忍不住气着对苏木说:“你看看,你看看,这还是个男人吗?”
  
  太康没有叫自己起来,苏木还保持着作揖的肢势:“依我看来,驸马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驸马是修行人。”
  
  “咯咯。”太康忍不住笑起来,然后看了苏木一眼:“汝南侯如今也是勋贵了,不用多礼,起来吧。”
  
  “谢殿下。”
  
  太康淡淡地看着苏木:“汝南侯在我这里等了一整天,可有要事?本殿进宫侍奉慈圣太后,已然倦了,你有事快说。”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若是不知道两人关系的看到了,肯定会以为两人是敌非友。
  
  苏木已经有几年没同太康单独接触过了,来之前心中本还在打鼓,生怕太康还念着她同自己从前的情分再来痴缠。到时候,他苏木免不了许多麻烦。
  
  按说,太康此刻冷淡的神情正和了他的意。
  
  可作为一个男人,被自己曾经的女人如此冷落,苏木的自尊心还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心头忍不住有一股莫名其妙的邪火涌上来,心中突然想:福王的身世,太康当初怀的那个孩子究竟是流产了还是生下来都是一个不解之迷。如今好不容易得了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正好查个究竟。
  
  但是,看她现在的态度,直接问,恐怕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不如……
  
  不如直接把她给拿下。
  
  想起昨天夜里自己和吴夫人在一起的情形,苏木心中那一股渴望就再也遏制不住。
  
  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他突然伸出手去,抱住了太康。
  
  入手,竟然是如此的温润柔软,腰依旧是那么细,那么挺拔。
  
  太康显然也没想到堂堂汝南侯翰林院侍读学士竟然如此大胆,吃惊地瞪大眼睛看过来,低喝:“做死!”
  
  “死就死吧!”苏木低笑,猛地将她拉进自己怀里,伸出嘴朝太康樱桃小嘴上吻去。
  
  太康大怒,想挣扎,可作为一个女子,力气又如何大得多苏木。想叫,却又怕被府中其他人听到。
  
  忙将头转到一边。
  
  苏木这一吻落了空,正好亲在太康的脖子上。
  
  “啊!”太康忍不住惊叫了一声,身上如同触电一般,酥麻得再没有半力气。
  
  苏木得了这个机会,如何肯放过,一口亲在太康的嘴上。
  
  长长一吻,感觉太康的身体逐渐软下去,最后彻底瘫软在自己怀里。
  
  直到再没有空气了,苏木这才松开太康的嘴,接着往下亲,往下,往下。
  
  太康目光开始迷离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等到身上的衣裳被苏木脱光,太康口中喃喃道:“你不爱我,你不爱我。不爱我,就别……”
  
  实际上,当初太康和苏木在一起,纯粹就是为了接种。两人的关系非常特殊,也不知道彼此之间是否存在男女之情,至少两人口头从来没有过山盟海誓。
  
  “什么就别,当初你胁迫我的时候怎么不说这句话?”苏木有些恼怒。
  
  玉体横陈,苏木又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如何把持得住。、
  
  当下也顾不得查看太康的身体,半是报复,半是享受,竟大力征伐起来。
  
  春风一度,却半个时辰,就连苏木也吓了一跳,想不到自己的体力却是如此之好。再看身下的太康,身上的汗水如同溪水一样流淌,已是再无半点力气了。
  
  就那么湿漉漉地躺在地毯上,目光如丝,神情妩媚,爱怜地看着苏木。
  
  这个时候苏木突然有些明白,这个女人其实是喜欢自己的。只不过她是皇家公主,骄横惯了,不善于表达自己真实的情感而已。、
  
  抱着着具的身体,苏木感觉到巨大的满足。发泄之后,他突然想起自己这次来见太康的目的,目光禁不住落到太康的小腹上。
  
  这一看,身子一震,冷汗淋漓而下。
  
  却见,太康的小肚子上有两条横着的褐色花纹,不长,大约四分米左右,更西瓜的表皮一样,看起来非常醒目,不是孕纹又是什么?
  
  所谓孕纹,就是妇女在怀孕期间,因为婴儿在体内不断长大。孕妇的小腹也跟着膨胀,到最后,竟被胎儿的身体撑断了腹部肌肉纤维。
  
  断裂的肌肉纤维愈合之后,因为色素沉淀,就形成醒目的条纹。
  
  太康公主小产时不过是三个月,肚子还不大,腹中胎儿还不至于撑断她的小腹肌肉纤维,也不会留下孕纹。
  
  一般来说,能够在独自上留下这么显眼孕纹的,至少也该在七个月以上。
  
  七个月,就算是早产,胎儿也能存活,并顺利长大成人。
  
  所以,看到太康的肚子,苏木已经能够肯定一件事情:太康小产一事是在说谎。
  
  如同五雷轰顶,苏木惊得微微颤抖起来:孩子呢,孩子在哪里?他会是福王吗,会是吗?
  
  如果不是,那就没问题了,大了以后多照顾些就是。
  
  又自己这个侯爷父亲,和一个身为皇家公主的母亲,未来也不愁吃穿。
  
  可是,如果他是福王。这个消息一但泄露,我苏木人头不保不说,就连家里人,也要被牵连其中。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