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四十六章 开诚布公
太康何等精明之人,立即就发觉苏木的不对劲(明朝好女婿946章)。
  
  她伸出细长的手臂抱住苏木的脖子,腻声问:“苏郎,你怎么了,流这么多汗?”
  
  苏木定了定神,假意笑道:“天气这么热,汗水自然多,娘子你不也是汗流浃背?”
  
  “讨厌啦!”太康妩媚地唾了苏木一口,接着问:“那你怎么还在发颤?”
  
  “我这是激动的,美女在怀,任何人都会同我一样。”
  
  “真的吗?”太康咯咯地笑起来:“苏郎,咱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早就熟透了,怎么可能激动成这样?”
  
  “娘子对苏木来说,每一天都是新鲜的。”
  
  “好可能说的苏学士。”
  
  苏木又装着有意无意的样子,随口问:“儿子现在可好,还是同以前那样胆小胡闹吗?”
  
  苏木说的正是福王的性格,在他看来,福王这小家伙懦弱胆怯,偏偏又调皮胡闹,很是让人头疼。
  
  太康不疑有他,也随口回答:“还能怎么样,那孩子叫人操心……啊!”
  
  太康终于清醒过来,猛地盯着苏木,目光变得冰冷,从牙缝里吐出一句话:“汝南侯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木苦笑一声,伸手要去抱。
  
  “啪!”一声,太康就苏木的手拍开,低声咆哮:“说话,你刚才这句话什么意思?”
  
  苏木也坐直了身体,道:“我什么意思殿下还不清楚吗,其实,殿下小产一事,怕是假的吧,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
  
  “你胡说什么?”太康眼睛里开始出现杀气。
  
  苏木指了指太康芳草凄凄之上的小腹,淡淡问:“这如何解释?”
  
  太康一把抢过衣服飞快地遮在自己身上,狞笑着看着苏木:“我说汝南侯今日怎么突然变得柔情蜜意起来,原来是存着这么一个目的。咯咯,本殿却是忘记了,你一向是个冷静之人。今日之行,可不是你的风格。”
  
  这一句话,已经变相承认她育有一子。
  
  太康眼神越来越冷,已经开始琢磨今天该如何处置苏木。
  
  按照她的性子,自然是杀了干净。可是,苏木如今地位尊崇。不明不白死在自己府中,却免不了天下震动。
  
  此事,却是不好了局。
  
  对于太康和张太后的手段,苏木自然是清楚的,也不敢轻易尝试。再拖延下去,也许下一刻太康就会叫一饼和二饼进来,将自己利索地弄死。
  
  苏木忙低声喝道:“你所生的孩子究竟是男是男,现在何处,等下再说。太康,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的恩恩怨怨现在提起来也没有什么意思。这事如果不尽快处置了,不但我苏木要人头落地,只怕你也有极大麻烦。”
  
  “什么大麻烦,叫别人知道了又如何?”太康悠悠道:“我太康乃是有夫之妇,和丈夫生一个孩子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不济,将他接回府中就是了。要想解释,也容易。”
  
  “说什么胡话?”苏木额头上有青筋突突跳动:“接回来,又有那么容易接回来的,都到火烧眉毛的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实话告诉你,这事已经泄露出去了。”
  
  “什么,泄露出去了?”太康一张脸苍白起来,低声问:“可真?”
  
  苏木点点头:“你当我是无的放失,今日既然不顾一切跑来见你,就是为了同你商量一下该如何处理此事。我带了一个人证过来,如果殿下有兴趣,不妨问问他。”
  
  太康现在再顾不得其他,连声道:“好,快快快,快告诉我人犯在哪里。”
  
  “在驸马府门口的大车中。”
  
  太康公主急冲冲地穿好衣裳,冲出书房。
  
  这一去就是老半天,苏木知道太康肯定会找个隐秘的房间审讯刘养正。
  
  他就坐在书房里,抽出一本《逍遥游》读起来。可此刻的他心中乱成一团,又如何读得进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天完全黑尽,太康才一脸惨白地回到书房。
  
  然后坐在苏木身边,一言不发。
  
  “审过刘养正了?”苏木问。
  
  “恩。”太康点了点头。
  
  苏木:“殿下做何打算?”
  
  “还能做何打算,知道这事的人都要死!”太康咬牙切齿:“刘养正必须死,还有那个钱宁,也得死。不过那个钱宁……”
  
  太康接着说:“钱宁好歹也是锦衣卫指挥使,在皇帝那里正得宠,要想板倒他却不是那么容易,苏木,你可有法子?”
  
  “这么说来,福王就是咱们的孩子了?”苏木虽然已经预感到福王的身世,可一直不敢肯定,这句话一说出口,心脏就忍不住突突跳动起来。
  
  “恩。”太康点了点头:“皇帝哥哥没有生育,难不成这皇位还能落到别人手上?与其将来便宜了别的藩王,还不如紧着咱们自家。”
  
  说到这里,她叹息一声,幽幽道:“当初你去做福王老师一事,就是我提议的,想的就是让你们父子团聚。说来也怪,福王谁的话都不听,偏偏对你非常依赖,果然是父子连心啊!如此也好,看着你们在一起,我心中也是高兴,一家人团圆了。”
  
  苏木苦笑:“殿下啊殿下,你这是要害死我呀!”
  
  太康怒道:“怎么了,你将来的儿子要做皇帝,难道不值得开心?”
  
  “开心,开心个鬼,这事一个不好,大家都要一起完蛋,我不想做吕不韦。”苏木也怒了:“太康,你做出这种事情,当初怎么不同我商量?”
  
  “商量,本殿犯得着同你商量吗,你是我什么人?”太康冷笑:“我太康的丈夫自是顾润,可不是汝南侯你。放心好了,就算将来事发,我一口咬死福王是顾润的儿子,就算要诛三族,被抄家灭门的也是他顾家,可扯不到你头上来。”
  
  苏木气得不住摇头:“殿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气话?福王可是我的骨血,你又是我的女人,难不成将来我还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出事?”
  
  这话说得真挚,太康的表情柔和下来:“苏郎,那你说如何是好?”
  
  “其实,要想板倒钱宁也容易,这事只需太后出手就成。”以张太后的权势和手段,要收拾一个锦衣卫指挥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太康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却好,我明日一大早就进宫去找太后,禀明此事。”
  
  “对了,皇帝陛下今日又是什么情形?”苏木问。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