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五十三章 坤宁宫中
坤宁宫中(明朝好女婿953章)。
  
  秋日的眼阳照耀在琉璃瓦上,金光闪烁。
  
  “小王爷,小王爷,你可悠着点,别跑别跑,仔细摔着了。”在一片肃穆和庄严之中,吕芳小声惊叫着。
  
  前面是福王在咯咯笑着在花园里飞快地跑着,几个太监跟在后面,一脸的惊慌。说来也怪,这小家伙小手短腿,速度却是极快。精舍中坐着慈圣太后和太康殿下,大家又不敢惊动了宫中的两个主子,动作也是蹑手蹑脚,如此却更是追不上福王殿下。
  
  终究还是惊动了慈圣太后,张太后转过头去看着不住奔跑的孙子,或者说是外孙吧。一张刚强的脸,线条突然柔和下来,露出慈祥的笑容:“福王的身子可比从前好多了,这孩子以前就好动,哀家还有些担心他不成体统。”
  
  身边,一直侍侯在母亲身边的太康公主笑道:“太后,苏木不是说过吗,这小孩子就应该多活动筋骨。血脉一旦活动开了,胃口才好,个子才能长高。所谓男长十六慢悠悠,若是错过了这个年纪,将来无论如何补养,先天已是不足。哎,我是看明白了,福王顽皮,杨廷和师傅拿他也是没有办法,至于王鏊师傅,只怕更是莫可奈何。还真得要让苏木来教导福王才好。”
  
  说着话,太康的目光却是一刻也舍不得离开儿子的身影。
  
  话还没有说完,张太后就轻轻地冷笑一声:“苏木,又是苏木,太康,你句句话都离不开这个人。最近是不是同他见面了,你老实回话?”
  
  听到母亲问,太康一张脸难得地红起来,甚至还娇羞地低了下去。
  
  “果然如此。”屋中再无他人,张太后说话也没有顾及,冷笑声大起来:“太康,你可想明白了,你如今已嫁做他人妇。而且,那事搞不好已经传了出去。你若是同苏木再往来,难免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你要风流快活哀家不管,可若是涉及到福王,休怪哀家无情。”
  
  这话说得冷酷,太康还是第一次遇到,心中一惊,面上的红霞退去,低声道:“是,太后说得是,女儿错了。还请太后放心,太康以后不会在同苏木往来。”
  
  “看来你还真和汝南侯有过往来了。”
  
  太康回话道:“也就是那么一次,皇帝哥哥亲征还朝的那一天,苏木竟然找到女儿。他是女儿今生唯一的男人,女儿当时心一软,就从了他,结果……”
  
  “结果就被他套出了福王的身世,太康啊太康,你叫哀家说你什么才好呢?”张太后痛心疾首:“你这人看起来精明能干,可在关键时刻怎么就把持不住呢?”
  
  太康突然眼圈一红,有些发泄似地说:“太后你别说了,人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当年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儿只喜欢苏木一人,本就该将他招为驸马的。还不是那苏木是先帝给皇帝哥哥留下来使的人才,是要入阁的。可是将来的内阁没有了苏木,难道就不是用其他人。年轻一辈的人物中,杨廷和的儿子杨慎也很有才干。难不成这国家大事,还比不上女儿的终生幸福吗?太后,难道你就不知道女儿这些年是在守活寡吗?”
  
  说着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混帐,祖宗的江山自然要比你得一个如意郎君要紧……”太后还要骂,可一看太康流下了眼泪,心却软了,叹息一声:“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如今咱们可谓是走在悬崖边沿,一个不慎就要跌落进那万丈深渊。你我有事情不要紧,可福王该如何?把眼泪收起来!”
  
  太康瞬间冷静下来,一抹脸:“太后教训得是,我也是软弱了些。”
  
  太后:“各地的藩王都已经进京过正月十五,要来参加你皇帝哥哥的那个献俘太庙大典,这是陛下的旨意,咱们也不好说什么。这么多王爷入京,其中难保有野心勃勃之辈。尤其是那个宁王,得注意了,说不准他已经得了什么风声。太康,你布置得如何了?”
  
  “已经布置好了,我准备派人以刘养正的名义前去联络宁王和钱宁,让他们见一次面,到时候,我们就在他们碰头的时候发动。这次,不但是宁王,就连钱宁也是一个也跑不了。”太康面上露出狰狞之色。
  
  “如此就好,动手的是谁?”张太后还不放心:“东厂?”
  
  “不,东厂不行,不能由他们来动手。”太康:“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张永是一头老狐狸,见咱们这个布置,难免不心生疑窦。这事女儿已经联络到了锦衣卫经历司经历胡顺,他也答应了。”
  
  张太后一呆:“胡顺,是不是苏木的老丈人,不不不,应该不算是正经的泰山丈人吧。他这次可是封了侯的,已是荣华富贵了,叫他来干合适吗,这事你可是瞒着苏木的,难道你就不怕胡顺将消息泄露给了苏木又生事端?”
  
  太康淡淡一笑:“也不过是一个侯而已,还算不上什么荣华富贵。别说京城,就算是在南京,公侯伯男子还不是一抓一大把,也没什么权势。女儿已经许了他,如果这事办成,就抬举他做锦衣卫指挥使。胡顺现在在锦衣亲军和钱宁为权势斗得厉害,这次能够扳到钱宁这个大敌,他如何肯放过。太后放心好了,胡顺并不知道福王的事情,女儿也叮嘱他不要将设局查办钱宁一事告诉苏木。”
  
  “如此就好,胡顺是个老锦衣,办老了案子的人,他来做这事哀家也放心。”张太后点了点头:“抓捕钱宁之后,先录了口供,然后交给东厂,张永办事,哀家还是很信任的。”
  
  说到这里,张太后又想起一个细节:“对了,前去联络钱宁和宁王的人选很是要紧,着落在谁头上,可堪用?”
  
  “是一个叫黄东的秀才。”太康公主回答说:“母后放心好了,此人是苏木的同窗,颇有才华。在我手下历练了几年,很立了许多功劳。”
  
  “恩这人哀家好象听说过,上次苏木平定宁夏叛乱回朝的时候,就是他去联络的。”太后点点头:“既然是苏木的同学,想来也有几分本事。”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