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五十五章 秋狩
射出去的这一箭箭头中空,装了胡哨,发出凄厉的呼啸(明朝好女婿955章)。
  
  听到这一声尖锐的破空声,骑在马上其他骑士仿佛是得了命令,同时拉开大弓,将羽箭如泼水一样朝鹿群射去。
  
  不断有奔跑的梅花鹿被射倒在地,鲜血中,秋天的艳阳仿佛也被染红了。
  
  “万岁,万岁!”所有人都是大声喊。
  
  “陛下神射!”这其中,锦衣卫指挥使钱宁喊得更大声。
  
  正德猛地拉住缰绳,已经跑发了性的战马愤怒地扬起前蹄。
  
  他将手中的彤弓扔了过去,哈哈大笑道:“今日当真有意思,战马已经跑脱了力,就这样吧。朕亲征鞑靼一役,损失了六千匹好马,先帝积攒的底子也耗得差不多了。现在损失一匹战马,朕都心疼得打哆嗦。”
  
  钱宁也停了下来,小心地捧着皇帝大弓:“陛下说得是。”
  
  然后挑衅似地看着远方立在帐篷下,手搭凉棚看过来的苏木,心中忍不住一阵冷笑:苏木小人,你不是要跟我争宠吗?这几日的秋狩,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这鸟人骑不得快马,拉不得强弓,就是个无用的书生。陛下喜好武艺,也只有我这样的人侍侯得了,你将来还凭什么跟我争?
  
  说着话,钱宁朝身边的卫士递过去一个眼色,那卫士抽出一只小旗在空中挥了挥。
  
  前头芦苇荡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埋伏了一支骑兵,见到命令,都同时涌出来,在前头截住鹿群,手中的长矛飞快地刺下去。
  
  不片刻,那群鹿就被刺了一地,再没有一个站着的。
  
  正德看得欢喜,不住叫道:“过瘾,过瘾,真是过瘾,前一阵子在皇宫里还真将朕给憋坏了。朕没病,你看,朕现在看起来就好的得很,太医院的郎中都是危言耸听。钱爱卿,这事你办得不错。”
  
  钱宁听到皇帝的夸奖,更是得意,笑道:“陛下,太医们干得就是给人治病的活,好人落到他们手上,就能给你找些毛病出来,否则,你叫他们吃什么用什么?”
  
  正德听他说得有趣,哈哈大笑:“说得对,这就好象棺材铺的人恨不得天天有人死一样。太医们,那是巴不得宫中全是病人,朕可不能上了他们的当。以后朕依旧回西苑住,那里却要自在得多。”
  
  钱宁好不容易盼到了皇帝搬回豹房的机会,如何心中欢喜,讨好道:“陛下已经累了一天了,还是回行宫吧,也好叫御膳房进些饮食过来。”
  
  一说起吃饭,正德满是汗水的面上却显出气恼的神色,恨恨道:“别说进膳,一听到这两个字,朕气就不打一处来。除了素还是素,好不容易见着荤腥吧,尽是没有放盐的海鲜和鸡,朕都快要吐了。”
  
  确实,自从搬回西苑之后,正德仿佛又过回了当年的日子。只可惜,吃得实在太糟糕,坏了心情。
  
  刚开始的时候,听说是小蝶送来的食单,正德皇帝还蛮期待的,小蝶的手艺他是知道的。确实,那菜吃起来也非常不错。可吃了三天之后,换成荤,却是没盐没味的食物,当真是如同嚼蜡。换回素菜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痨得厉害,这些菜吃起来也是痛苦万状。
  
  看到正德面上的苦恼,钱宁笑道:“陛下贵为天子,若是想吃荤,谁敢拦着?”
  
  “不好吧,朕答应过苏木要严格按照他给的食单调养身子的。”正德摇着头。
  
  钱宁眼珠子一转:“今天又是陛下带着诸王秋狩的大日子,今天猎杀了这么多野味,正好尝尝献。大庭广众之下,睡敢废话,那不是君前失仪吗?”
  
  正德眼睛一亮:“钱爱卿说得是,朕今天晚上要吃烤肉,你安排个好一些的厨子。”
  
  “是,陛下。”
  
  “等等。”
  
  “陛下……”钱宁以为正德反悔,面上变了颜色。
  
  正德想了想:“准备些酒,要上好的蒸馏白酒。是不是没有准备啊?”
  
  钱宁大喜:“有有有,早已经准备妥当了。”
  
  ……
  
  浓香的烤肉味在行宫里弥漫开去,让苏木这个资深吃客忍不住抽了抽鼻子:今天晚上有烤肉,好得很。而且,还都是野味,哈哈,正好借机会好好享受一下。
  
  今日正德皇帝秋狩收获不小,除了梅花鹿还有野猪、獐子、野兔、野鸡……
  
  苏木瞄上了一只褐马鸡,这玩意儿在现代社会可是保护动物,就算你有钱也没地方买去。就算买了,被人抓住也得被判刑。当然,这里是明朝,可没有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好了此心愿。
  
  今日皇帝要在行动里设宴招待进京参加献俘大典的王爷们。
  
  这次一共有三十多个藩王进京,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宁王。
  
  宁王可是苏木的老熟人了,按照真是的历史,这小子将来可是要造反的。不过弘治皇帝死的那夜,宁王因为牵涉进了淮王叛乱,事后受到了朝廷的监视,就算要反,也没有任何机会。
  
  不过,这小子不知道怎么的同钱宁勾结在了一起,还真不得不小心了。
  
  因此,这两日苏木都冷眼旁观监视着宁王。
  
  宁王这些年大约是日子不好过,这次来京之后一直深居简出,有点夹着尾巴做人的架势,也没有同钱宁接触过。
  
  但苏木而已知道着不过是假想,不敢放松警惕。
  
  进了御膳房之后,太监们还在忙着,苏木对于厨艺本有兴趣。虽说皇宫的饮食就是做猪食的,可烧烤还算不错,有些看头。
  
  正看得上劲,安公公走了过来,神情有些着急:“学士,学士。”
  
  “哦,原来是安公公,怎么了?”苏木拱了拱手问。
  
  安公公:“学士,不好了,张公公不是说过不能叫陛下乱吃东西的吗?张公公今日不在,陛下竟然想着要吃烤肉,还说要用些烈酒,我不过是一个奴婢,也不好阻拦。”
  
  苏木一惊:“吃烤肉,喝烈酒,这怎么可以。陛下龙体尚未痊愈,若是吃出个好歹来却如何是好?”
  
  “谁说不是呢,学士,你可都去劝劝万岁爷!”安公公也是急得跳脚。皇帝不能食荤腥,这一点宫里的人都是知道的。若今天真吃出个不妥,作为御膳房的管事牌子,他肯定要承担责任的。
  
  苏木:“好,我这就去劝劝陛下。”
  
  “多谢学士。”安公公露出感激神色。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