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六十五章 惊变
钱宁也不说话,上前拿起字条看了看,然后飞快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宁王,冷冷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王爷要看我的诚意,我给你(明朝好女婿965章)。现在就看你的了。”
  
  宁王小心地收了字条,放进怀里,然后又在另外一张字上签下名字,给了钱宁,连声道:“得罪,得罪。”
  
  交换了字条,二人现在算是一条心了。
  
  先前的相互戒备也消失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看,同时微笑起来。
  
  黄东知道已经到了发动的时刻,也许等不了片刻,这个雅间里就将是刀影纵横。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还是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为好。
  
  立即笑道:“既然正事已经说完,小生就去叫桌酒菜过来。”
  
  说完,就推开房门出去。
  
  然后,再不敢回头,一溜烟跑到楼下,站在大门口。
  
  这才发现自己双腿软得不成,竟是提不起半点力气,只将手扶在门口的柱子上,大口地喘息起来。
  
  黄东带上门之后,钱宁一笑:“宁王手下真是人才济济啊,单是一个刘养正就心思缜密,现在又有黄东,此人也是个人物。可惜本指挥手下却没有得用之人,一遇到事,连个能够商量的也没有,奈何,奈何!”
  
  宁王心中得意,道:“钱指挥使乃国之重臣,将来还怕没有好人才投到你门下吗?”
  
  钱宁呵呵一声:“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王爷的胸怀,钱宁也是佩服的。前日夜宴,我对不住你了。”
  
  “无妨,无妨,正如苏木苏子乔的那句诗说得好,‘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嘛!说起胸怀,本王倒是佩服钱指挥。说起来,前日夜里,你我都闹得颇为不快。却不想,钱指挥使竟然主动约见本王。”
  
  “主动约见?”钱宁一楞:“王爷,不是你要见本指挥的吗?”
  
  宁王:“不是本王啊,黄东说钱指挥你在《太白居》订下了位子,要和我说话。”
  
  话还没有说完,宁王面色就变了:“糟糕,中圈套了!”
  
  立即朝门口走去。
  
  钱宁也感觉不妙,“呼”一声站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砰一声,变成碎片,竟被人用器械撞开了。
  
  从外面冲进来一群壮实的汉子,为首那人霍然正是锦衣卫经历司经历,胡顺胡侯爷:“捉反贼了,捉反贼了!”
  
  宁王一时不防,竟被冲进来的卫士直接按在了地板上。
  
  动手的几个卫士动作也快,在扑倒宁王的一瞬间就将他的下巴给卸掉了,不给宁王说话的机会。
  
  “胡顺,果然是你!”钱宁大惊,身上立即出了一层冷汗,他知道自己今天已经中了人家的埋伏,看样子是凶多吉少了。
  
  他这人本有一股子狠劲,手一翻,就抽出了腰刀。
  
  可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就有一个卫士冲上前来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按说,以钱宁的武艺本不该如此就轻易被人抓住胳膊的。但雅间实在太小,里面又挤满了人,即便他武功盖世,也没有腾挪转圜的余地。
  
  钱宁大怒,吸了一口气,喉咙里发出一声咆哮,一抖,将那卫兵甩开,手中的腰刀一砍,正中那人的肩膀。
  
  以他的本事,这一刀定然能将对手一刀两段,可刀刃刚入肉,胸口却是一痛,接着就是喀嚓一声。
  
  原来,胡顺就在这一个刹那间想前跨出一步,一拳印在他的胸膛上面。
  
  这一拳看起来好像是绵软无力,却隐含着一股沉雄的力道,竟是少见的内家拳功夫。
  
  顷刻之间就打折了钱宁的一根肋骨,剧烈的疼痛袭来,叫他再提不起半点力气。
  
  钱宁心中吃惊:听人说这个胡顺以前受过很重的伤,十停武艺现在剩不了六成,却不想依旧如此厉害。他侄子胡进学比胡顺更加强悍,却不知道高明成什么样子。
  
  敌人人多势众,且胡顺武艺高强,而自己又受了重伤,若不尽快逃脱,今日只怕真要折在这里。
  
  好个钱宁不愧是从下层出身的狠人,也不废话,猛地一跃,撞破窗户,径直从二楼落了下去。
  
  “好个钱宁!”胡顺也没想到钱宁如此果决,忍不住喝彩一声。
  
  这个时候,黄东正立在楼下喘息,听到楼上一声响,忍不住抬头看去,就看到钱宁叉手叉脚落了下来。
  
  这一下惊得黄东魂不附体,忍不住叫了一声。
  
  听到黄东的叫声,钱宁回过头冰冷地看了他一眼,手一挥,腰刀飞出,将他直接订在墙上。
  
  “啊!”黄东惨叫一声,鲜血如泉水一样喷出来,眼见是活不成了。
  
  好个钱宁,虽然断了一根肋骨,一动就疼得冷汗直流,却没有丝毫停顿,又是合身一扑,直接跳进河中,顺流飘走,再也看不到人影了。
  
  看到外面死了人,酒楼里的客人同时发出一声尖叫,纷纷逃将出去。
  
  胡顺扑到窗台上面,正好看到钱宁跳河逃跑,心中叫了一声:“糟糕!”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钱宁应该是跑回去调兵。他如今已经是山穷人尽了,要想活命,或许只有去皇帝御前告状的一条路可走。
  
  虽然不明白慈圣皇太后和太康公主为什么一心要置钱宁于死敌,可做为一个官迷,能够搬倒自己的上司做锦衣卫指挥使,胡顺也是很乐意的。
  
  他也知道,办钱宁和宁王肯定不是皇帝的旨意,否则哪用费这么大周章。
  
  忙回头下令:“来人,立即将贼王押下去,找个仔细地方关押。小二子。”
  
  一个叫小二子的锦衣卫走上前来,“到。”
  
  “立即去驸马府将今日的情形禀告太康殿下。”
  
  “是。”
  
  “果然是太康。”被按在地上的宁王凄厉地惨笑起来,只苦于被人卸了下巴,不能说话。
  
  胡顺也够狠,突然从桌上拿起一根筷子,折断了,用断口在宁王口中一刺,瞬间就挑断了他的舌头。
  
  一股鲜血喷在地上,宁王也在剧烈的疼痛中昏厥过去。
  
  胡顺铁青着脸下令:“其他人立即随我去西苑,钱宁贼子已经反了,咱们过去护驾。”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