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六十六章 内阁增补人选的谈论
一个锦衣卫伸出手去从宁王怀里将那份签了字的纸条掏出来,递给胡顺(明朝好女婿966章)。
  
  胡顺一看,心情总算好了些,冷冷地吐一句:“乱臣贼子!”
  
  有了这张签有宁王和钱宁字的纸条,这二人的谋逆大罪算是坐失了。无论逃走的钱宁又做出什么动作,说出什么话来,也不足于取信他人。
  
  当下,胡顺等人立即从《太白居》出来,分别行事。
  
  ……
  
  西苑豹房之中,苏木已经快要累倒了。
  
  表面上看来,明日黎明也不过是一场献祭太庙的大典而已,大不了当时候召集诸王和百官到地头集合,然后将小王子的头颅往历代明朝皇帝的灵前一供了事。
  
  等真着手办理此事的时候,苏木才感觉到事情的麻烦。
  
  国之大事,惟祭与戎。祭祀一事,就其政治高度而言已经等同于对外战争,是封建社会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且,正德皇帝自继位以来,在百官和普通百姓心目中不过是一个荒唐国君。这次明朝对鞑靼作战获取了空前胜利,正是正德皇帝树立明君形象的契机。
  
  正德就算在胡闹,再不在乎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究竟是什么模样,但他还是希望能够史书上留下美好的一笔。
  
  苏木和杨廷和自然知道皇帝的心思,因此办理起此事来也分外地把细。
  
  大到整个祭祀大典的各项流程秩序,小到诸王和众大臣该站在什么位置,甚至赞礼官到时候该说什么话,都做了详细的布置。
  
  为了妥当,他和杨首辅甚至还亲自跑到太庙,召集了两百来个太监做了彩排,张永自然是全力配合。
  
  就这样西苑、太庙两头跑,直将二人累到不成。
  
  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睡觉了,到现在,总算布置妥当。
  
  二人瞪着通红的眼睛,相互一笑,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杨廷和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到此已感觉筋骨酸软,脑子里一片混乱。
  
  他看了看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浓茶一边看着函件的苏木,心中忍不住叹息一声:老了,老了,终究是比不上年轻人的。
  
  苏木虽然也累地够戗,可脑子却还是转得极快,说话的声音铿锵有力。
  
  这两天一夜是杨廷和第一次单独和他共事,在这以前,老杨觉得苏木这人虽然有才,可有的时候却没有什么担待。一遇到事,首先就想着厉害关系,缺乏一股敢为天下先的气概,说句难听点的话,就是私心杂念有些重。
  
  这不是君子所为。
  
  不过,通过这两日的接触,杨阁老这才发现这个苏木的做事能力极强,是个干练之人。又想起他以一己之力,不费朝廷一兵一卒平定宁夏叛乱,设伏擒杀鞑靼小王子的功勋,心中对他倒是佩服起来。
  
  至少我杨廷和在他这年纪却是没有这种才干的,苏木如今也不过二十来岁,未来又会成长成什么模样呢?
  
  看着依旧神采熠熠的苏木,杨廷和心中一阵感慨,未来的内阁如果有这样的人物在,也算是国家之福。
  
  至于私心太重,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内阁宰辅,讲究的是调和阴阳,沟通上下左右,说穿了就是裱糊匠的活计。苏木此人长袖善舞,又深得皇帝圣眷,将来入阁,倒也能维持一个平稳的大好局面。
  
  今上性格刚强,也就苏木的话能听进去,内阁缺了他还真不成。
  
  不过,他毕竟还是太年轻了些,需要历练啊,暂时却是不能入阁的。
  
  想到这里,杨廷和心中突然有千言万语想要倾吐出来:“苏木。”
  
  苏木放下手中的文书,抬头看了一眼因为熬夜已经面容苍白的杨廷和:“首辅又何吩咐?”
  
  杨廷和看了看窗外的夜色,沉吟片刻,道:“忙了两日,总算办好手中差事,先歇歇吧,咱们认识有十年了吧?”
  
  苏木:“是,当初陛下在东宫的时候,苏木随侍驾前,在首辅座下读书。阁老的教导之恩,苏木没齿难忘。”
  
  杨廷和叹息一声:“快十年了,岁月过得真快,老了,老了!”
  
  苏木微微一笑:“首辅春秋鼎盛,岂能轻易言老。”
  
  杨廷和面上突然闪过一丝悲戚:“我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家中高堂已逾越古稀。前几日老家来信说,家父的病越发地重了,到如今已经卧床不起,估计也就三五个月的事情。”
  
  说到这里,眼睛里却有泪光闪过:“杨某宦游二十来载,自从中进士之后就没有回过新都老家,没有在他老人家膝前尽过一天孝,我就是个不孝子孙。”
  
  苏木听他说起这事,心中突然想起两世的父母双亲,心中突然有些难过,安慰道:“忠孝不能两全,吉人自有天象,首辅的高堂定然没事的。”
  
  “不,生年不满百,草木荣枯,非人力可以抗拒。”杨廷和摇头,“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苏木你也不用相劝。也许,再过得几月,杨某就要回乡守孝,到时候,内阁就有了一个空缺,补谁上去都需思量。”
  
  按照明朝官场的规矩,官员父母去世之后,都得辞官回家守孝,三年期满之后才能重新做官。据苏木手头掌握的资料来看,杨廷和的父亲好象就在今年去世的。
  
  而老杨也因此离开政坛,三年之后才重新回到内阁。
  
  苏木一惊:“到时候,陛下怕是舍不得首辅的。”
  
  杨廷和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已经三十年没回老家尽孝,如果这次还不回去,还算是人吗?苏木你也不用再劝,就算陛下到时候夺了我的情,也是坚不敢受。说正事吧,本来以你的才干,入阁也不让人意外。”
  
  听他说起内阁增补人选,又涉及到自己,苏木心中一凛,留了意:是啊,看模样老杨的父亲如果去世,他是铁了心要回老家守孝的。如此一来,自己就有机会问鼎宰辅一职。这事,自己已经等了许多年了,如何肯轻易放过?
  
  一刹间,苏木立即精神起来,谦虚道:“苏木何德何能,如何入得了阁?”
  
  这本是一句谦言,却不想杨廷和却点了点头:“苏木你确实当得上一个能字,不过,资历却是不足,现在入阁,却不妥当。你今年也不过二十来岁,现在入阁,将来呢,好好想想吧?”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