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六十八章 陛下救命
“钱宁要造反,怎么可能?”苏木心中大惊,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明朝好女婿968章)。
  
  据真实厉害和在这片时空同钱宁的接触来看,这家伙也就是一个小人。向正德皇帝献媚讨好,那是驾轻就熟。这人胸口中的格局极小,也就满足于仗着皇帝的势头在别人面前作威作福。
  
  要说他有更高的政治追求,那却是没有的。
  
  更别说造反了。
  
  而且,就苏木看来,造反这种事情,尤其是对一个普通官员来说,在明朝的政治大环境中几乎没有任何可能。首先,你得军政两方大权在手,可以轻易调动京城乃至全天下的军队,且得到全天下官僚系统的拥戴和认可。
  
  钱宁小人一个,别说做皇帝,以他的威望,能够在锦衣卫指挥使一职上干多少前都还两说。
  
  不过,听外面的声音,似乎来了好多卫兵,钱宁大半夜调兵入豹房,究竟想干什么?
  
  按照苏木原先的想法,自然是要立即冲出去,忠心护主。
  
  可想了想,外面情况不明白,钱宁估计也不知道我苏木正好藏在书房里面,何不先躲在这里,看个究竟再说?
  
  想到这里,苏木也不放出任何声音,蹑手蹑脚地走到书房门口。
  
  书房门口正好放着一面大屏风,将内外隔绝。
  
  苏木站在屏风后面,从缝隙中偷偷看去出,就看到钱宁身着一身戎装,跪在正德皇帝面前。
  
  而皇帝则昂然而立,他身边还有一人,正是冲虚道人。
  
  冲虚道人一脸的平静,好象外面的事情同他没有任何关系,全然一副出世神仙模样。
  
  听到正德皇帝的呵斥,钱宁“哇”一声大哭起来:“万岁爷,万岁爷啊,你可是儿子的亲爹啊。儿子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做不出这种忤逆不孝的事来。”
  
  钱宁是正德皇帝的义子,平日里在外都以皇庶子自居。
  
  “哼,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看到外面影影绰绰的武士,正德皇帝全然不惧。能够带并沙场厮杀,并亲手格杀一个鞑靼人的他,什么险恶的情形没遇到过:“那么,朕且问你,带这么多兵进豹房,你,究竟想干什么?”
  
  一字一句,如同霹雳雷霆。
  
  每说一个字,钱宁的身子就颤上一颤。
  
  “万岁爷啊,有人要杀儿子,儿子逼不得已,这才带上护卫,不是想谋反啊!”钱宁用力地在地上磕着头,大声地号哭起来。
  
  这情形到叫藏在书房中的苏木心头疑惑:有人有杀钱宁,谁呀,这个钱宁虽说手握重权,可做人做事都异常失败,说句难听的话,对于朝中的任何一方力量来说,这人连杀的价值都没有。
  
  正德倒有些摸不着头脑,皱了一下眉头:“钱宁你不要哭了,你已经是锦衣卫指挥使,国之重臣。没有朕的旨意,谁敢杀你?”
  
  苏木也是心中疑惑,但钱宁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差一点叫出声来。
  
  钱宁哭号道:“陛下,陛下啊,是胡顺要杀臣啊!”
  
  正德吃了一惊:“胡顺要杀你,怎么可能,他不是你的部下吗?虽然说他现在是侯爵,可职司却低于你,没道理的。再说,胡顺是苏爱卿的丈人,也是个识大体的人,断不敢乱来的。”
  
  苏木也是尖起了耳朵。
  
  “不不不,不是胡顺,胡顺只是一个打手。”钱宁连声道:“陛下,是慈圣太后和太康公主殿下要杀臣,救命啊救命啊!”
  
  说着就跪在地上向前走了几步,将脑袋磕得蓬蓬响。
  
  正德一呆:“太后和太康要杀你,钱宁你胡说什么,她们怎么可能杀你?如果太后和朕的御妹真要杀你,肯定有杀你的原因,一定是你在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惹恼了她们。恩,应该是一场误会,要不这么,朕马上带你入宫,当着太后的面将这个误会说清楚。”
  
  “不……”一听到皇帝要带自己去见皇太后,钱宁身子一颤,面上失去了血色。
  
  “怎么,你不愿意?”正德大为不快:“有朕在,还有什么过节揭不过去,放心好了。”
  
  钱宁哀叫一声:“陛下……不,臣不去见太后,臣若是真的去了,那才是活不成了。”
  
  正德:“太后为人宽厚慈祥,不过问政事已经多年,怎么可能杀你,这事倒是奇了?钱宁,你马上撤去兵马,随朕进宫吧,这是圣旨。”
  
  听到皇帝用圣旨来压自己,钱宁知道如果真这么干,自己却是没有生理。感觉胸口断掉的那根肋骨疼得厉害,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一咬牙,道:“万岁爷,太后和太康殿下要杀臣,那是铁了心的,就算陛下亲自出面,臣也是逃不过这一劫。因此此事关系到福王,关系到我大明朝的皇嗣。”
  
  苏木在里屋听到这话,心中一跳,暗叫了一声不妙:难道钱宁已经知道福王是我苏木的儿子,这可如何是好?
  
  身上的汗水顿时如瀑布一样流出来,只想立即跑出去,一刀将那钱宁格杀当场。
  
  可用手在腰上一摸,却摸了个空,自己随侍在正德身边,却是一点武器也没有带。、
  
  而依他看来,钱宁的武艺非常好。且不说钱宁一身批挂,就算赤手肉搏,他也根本不是钱宁的对手。
  
  心中正混乱间,正德却惊讶地叫了一声:“钱宁,太后要杀你,和福王又有什么关系?”
  
  钱宁既然已经将话说白了,这个时候再也顾不得其他,道:“陛下,臣有确实证据证明,福王并非万岁爷的血脉,而是被人从外面抱进宫来冒充的。”
  
  “什么!”正德惊叫了一声:“冒充……钱宁,老实禀来,福王究竟是什么来历,怎么又不是朕的血脉了?”
  
  钱宁飞快地说:“臣查这事已经有多年了,如果臣猜得没错,福王应该是顾驸马和太康殿下的儿子。陛下没有生育,慈圣太后怕陛下百年之后,皇位旁落到其他藩王之手,这才让谈贵人假装怀孕,而太康殿下又假装小产,确实是寻个隐秘的地方生下福王。然后秘密抱进宫来冒充,不然,又如何解释谈贵人在产下福王之后难产而死,定然是遭了太康公主的毒手了。”
  
  说到这里,钱宁放声大哭:“陛下啊,太康公主此行简直就是大逆不道,陛下千秋万岁之后,这朱家的江山岂不是要旁落到外姓人之手?也因为臣知道这个天大秘密,太康殿下才容臣不得,要杀臣。陛下,请救小臣一命吧!”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